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78:。

    隔日下午,因為要采購的緣故,大家在做完自己訓練的部分就可以自由活動。(www.495630.live)

    倪葉已經漸漸習慣了生活節奏,回到寢室里沖洗了一回,換好衣服之后就朝醫療室走去。

    遠遠看去,葉笑兮正在忙活著收拾房間,動作簡練,看起來倒像是一個真正的助理。

    只是她的情緒似乎不太好,全程一直低著頭,在倪葉走近時還看到了打在她身上的一只玩偶。

    她“喔”了一聲。

    原來是叫我過來清理垃圾的啊。

    倪葉情緒很快放開,做出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沖進去。

    屋里,八十圈小姐正氣憤地指著葉笑兮的鼻尖罵:“你干嘛把那東西送進來?我之前和你說的你都沒聽懂嗎?”

    葉笑兮將頭壓得極低,肩頭時不時地抽動兩下,一副快哭出來卻又勉強憋住的委屈模樣。

    倪葉很給面子。

    她沖過去,迅速地將葉笑兮拉到自己的身后,氣憤地怒瞪向八十圈小姐:“你在做什么?”

    八十圈一見倪葉,更來氣了:“你過來做什么?我在教訓下人,你怎么什么都愛摻一腳?”

    倪葉心想,我明明沒有動腳,你怎么能這么誣陷人?

    她反駁:“笑兮姐姐才不是什么下人!”

    葉笑兮忙拉住倪葉,怕她現在就說出自己的身份。

    畢竟現在在一起的事爆出來,只會給她增加麻煩而已。

    感覺到了葉笑兮的拉扯,倪葉臉色不虞,但還是移開了話題:“她只是醫療室的助理而已,再說了,就算是下人,你想要教訓,也得講個基本法,給出個理由吧?”

    八十圈聽著,總覺得哪里好像怪怪的。

    但她暫時沒空去搭理,她指著葉笑兮說:“剛剛我丟她身上的那個玩偶,是我最討厭的玩偶,我讓她拿出去扔了,結果她又偷偷摸摸送回來,還塞到我的枕頭下面,擱你身上你不氣?”

    葉笑兮忙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

    倪葉本來想說話,聽到這句,她移開了兩步,問葉笑兮:“那事情是哪樣的?”

    葉笑兮:“……”等等,這個劇本不對勁。

    倪葉怎么會這么冷靜?

    ----

    她整張臉僵成了一塊木板,好一會兒才支支吾吾地說:“我……我只是看那個玩偶還很干凈,以為……以為只是她心情不好一時賭氣,而且我也只是隨手放在床上,她原本不是這張床的。”

    葉笑兮低下頭,一副委屈十分的模樣。

    八十圈小姐簡直氣爆。

    她看向倪葉,后者回看過來,又迅速地移開目光,安撫地將葉笑兮的腦袋摁進懷里,狠狠瞪了八十圈一眼:“這床都不是你的,誰知道你是不是看到床上有個玩偶,你就生氣地想要罵人,找了笑兮姐來背鍋?”

    八十圈終于發現哪里不對勁了。

    倪葉這一口一個笑兮姐的,敢情兩人這是認識?

    而且還故意讓這個叫葉笑兮的來惹怒她,再過來倒打一耙?

    屋子里靜了幾秒。

    八十圈哼的冷笑一聲,正打算開口說完,倪葉搶白問:“你說話啊?你是為什么突然要換床?”

    八十圈一愣,她沒有想到倪葉會給她開口說話的機會。

    葉笑兮也一愣,她也沒想到,倪葉面對這種事還這么冷靜。

    不是說兩人第一天就鬧不合,成了死對頭的嗎?

    她揪著倪葉的手指一緊,正想抬頭,頭頂一只手就將她的腦袋往下摁,接著傳來倪葉一派安撫的聲音:“別怕,有我在。”

    八十圈別開臉,厭惡著說:“我早就告訴她我要換床了,她不可能不知道!”

    葉笑兮趕忙回:“我,那是因為我忘記了!”

    八十圈立馬瞪圓了眼睛:“你忘記了?那今天是誰幫我整理的床?”

    葉笑兮的臉色出現了一瞬的尷尬。

    她本能地揪緊倪葉的衣服,抬起頭來,眼眶里瞬間浸滿了淚水。

    她聲音在顫抖:“我真的沒有騙人……”

    倪葉努力別開眼,暗暗做了道深呼吸。

    要不是顧及著還不到時候,她現在就能將葉笑兮的本臉都打出來。

    什么垃圾……

    還擱這演呢。

    她出戲收的很快,轉眼就把情緒全都整理完畢。

    倪葉抬手拍了拍葉笑兮的后背,做出絕對信任葉笑兮的表情來,對八十圈說:“這事確實是笑兮姐做錯了,不過你也不能這么羞辱她,我讓笑兮姐向你道歉,你也得向笑兮姐道歉才行!”

    葉笑兮一愣,看向倪葉。

    她不由得想說,倪葉總給人感覺……

    好像突然間變了一個人似的。

    但沒等她多想,倪葉就催促快點道歉。

    她也只好收斂了所有的情緒,低下頭彎下腰,沖八十圈道歉:“對不起,這是我的錯。”

    八十圈哼的一聲:“光這樣就完了?”

    倪葉立馬道:“那不如我們找個能說事的來評價一下,看要選哪種道歉方式?想必你也不想被人在背后指指點點的吧?”

    八十圈小姐頓時臉色一僵,滿是不悅地瞪了倪葉一眼。

    倪葉自如地收下,問:“那我們現在能走了?”

    葉笑兮趕緊點頭。

    出了這么大的丑,再不走她根本不知道事情要怎么發展。

    兩人前后腳走出門,八十圈小姐的臉頓時垮了下去。

    她捏緊被角,眸光透著危險。

    幾秒后,她薄唇微啟,緩緩吐出三個字。

    “葉笑兮。”

    起初八十圈小姐根本不知道葉笑兮的身份,只當她是真的助理,只是她手腳很笨,每次都能完美地惹火她。

    因此兩人一直都不太合盤。

    結果今天突然就出了事,而且葉笑兮和倪葉還認識,這樣事情就很簡單了。

    葉笑兮一定是聽著倪葉的話,故意過來惹她不快的。

    至于為什么會有今天這事,她猜想葉笑兮并沒有和倪葉說葉笑兮負責照顧她的事,而為了得到倪葉的支持,這才有了今天這一幕?

    不過光是演這么一出戲,還達不到能夠陷害到她的地步。

    八十圈小姐小心翼翼地下了床,挪動身體朝門口走去。

    門外的走廊上。

    倪葉將耳側被吹開的風撩到耳后,站在葉笑兮的對面,擔憂地看著葉笑兮哭紅的雙眼,安慰她:“別哭了笑兮姐,你放心,有我在絕對不會讓別人欺負你的!”

    葉笑兮點點頭,抬手抹掉臉上的淚花。

    她背對著房間的大門,因此看不見門口玻璃上隱隱透出來的一張臉。

    倪葉幾不可查地笑了笑,將話題轉回正軌:“笑兮姐,我聽歧若哥哥說你有事找我,是什么事啊?”

    葉笑兮本來還為剛剛的丑而生氣,聽到這話,又連忙堆出笑臉來,來不及擦掉淚花,就這么拉住倪葉的雙手,激動得倪葉差點就能看見她眼里的星星了。

    “不說那些讓人心煩的事了,我要向你宣布一件好消息!”

    倪葉“哦”的一聲沒有半點波瀾:“什么好消息?”

    正激動著的葉笑兮沒有注意到她的興致缺缺:“我和歧若在一起了!”

    倪葉恭喜她:“恭喜呀,你們果然是一對兒!”

    說著,她還很無聊地加了個“兒”化音。

    葉笑兮笑著笑著,總覺得哪里不太對。

    她仔細地分析了一下,一時分不清這到底是在夸獎還是在反諷。

    倪葉又問:“那除了這個呢?”

    葉笑兮:“……”

    “???”還有啥?

    看著葉笑兮的表情,倪葉也猜出了個大概。

    她對葉笑兮說:“不過雖然在這里做個助手掩人耳目,但剛剛的事……想必你還沒有和歧若哥哥提吧?”

    葉笑兮雖然有點小心思,但實際上還是有點傻白甜的特征,做事漏洞太大,看得倪葉都嚴重懷疑,是不是按著原本的劇情,大家都要跟著葉笑兮降智處理。

    葉笑兮自然是不可能將這事告訴歧若的。

    她搖搖頭。

    倪葉又說:“剛剛那個是我的戰友,她大概已經知道我和你的關系了。一旦你被大家所熟悉,定然會有人發現你的身份,到時候就能拆穿歧若哥哥的謊言。歧家若知道你們在一起,恐怕她們會對你做些什么。”

    倪葉早已習慣了切換小兔子和大魔王模式,她頓了頓,繼續恐嚇葉笑兮:“我很為你們高興,但如果因為這種事情,就阻礙了你們的未來,歧若哥哥一定很難受,我前些天看到他的時候,他可苦惱了呢。”

    葉笑兮表情一繃,頓時緊張起來,她反握住倪葉的雙手,著急地問:“那怎么辦?”

    倪葉眨眨眼睛,看著她:“我記得之前是讓笑兮姐姐去參加機甲助理的吧?笑兮姐完全可以從那方面正當地走進來啊。”

    葉笑兮陡然一怔,臉色迅速地僵硬下來,她松開了倪葉的手,頭像掛了鉛似地再次垂下來。

    倪葉歪著頭,問:“怎么了?”

    葉笑兮聲音細若蚊吶,好半天才吐出話來:“我……我沒過。”

    倪葉差點笑出聲。

    好在她及時地剎住了車。

    葉笑兮沒過是顯而易見的,以她這浮躁的心態,就算是女主光環也不能讓她過。

    況且還有個菱夭在背后做點手腳,更不可能讓她過了。

    倪葉憋著笑,拍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沒有重來的機會嗎?我記得過幾天應該是有個重編,就是候補助理這種職位,也是可以進來的,你要不然試一試?”

    葉笑兮提了口氣。

    她似乎很想說些什么,但微微抬起頭正要觸到倪葉的臉,她突然又收了聲。

    倪葉趁熱打鐵:“歧若哥哥應該也是這么想的,也不過就是幾天的事,你要是同意的話,明天應該就能安排出去了。”

    葉笑兮抿抿唇,又咬咬牙,最后有些幽怨地看了眼倪葉,什么話都沒說,轉身走了。

    臨走之前,倪葉又看了眼門口。

    那道人影已經不在原地,想必已經回到了床上。

    至于她會怎么做……

    倪葉伸了個懶腰,悠哉游哉地蕩回寢室,把自己砸在床上,她由衷地感嘆道:“我今天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上鋪的溫雪察覺到床下的動靜,她探出一個頭來:“做了什么好事?”

    倪葉眨眨眼睛,然后把手按在差點驟停的心臟處,聲音不緊不慢:“沒打死一只嚇人的鬼。”

    溫雪:“???”

    葉笑兮回去的第一時間,就把今天的事告知了歧若。

    她本以為歧若會替她出頭,但沒想到歧若抱著的是和倪葉一樣的想法。

    為了避免被人發現,也為了他們的長久之計,葉笑兮必須馬上離開。

    葉笑兮反抗無果,且她們剛剛確定關系,她也不敢太過大膽張揚,經過一翻狂哄之下,才勉強點了頭。

    為了安撫葉笑兮,歧若當天晚上留在了房中。

    結果剛關上燈,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動靜。

    077沉著一張臉問八十圈:“你確定你的東西是被住在這里面的葉小姐拿走了?”

    八十圈堅定地點點頭:“本來我只是隨口說東西不要了,但沒想到她真的把我的小熊玩偶帶走了,所以我想過來找她要回來,但我一個人過來,又擔心葉小姐會不給我,所以……”

    077臉色逐漸地沉了:“可是據我了解,住在這里的是個男人。”

    “正是因為我所聽說的和您知道的并不相同,所以我才擔心自己搞錯了,這才要您陪我過來!”

    077猶疑地看了她一眼:“你確定她說她住在這里?”

    八十圈再次點頭。

    077不再猶豫,先敲了敲門。

    歧若白天訓練累得很,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敲門,葉笑兮心想這里只有倪葉知道,過來的人應該是她,便沒有多想,從歧若的懷里退出去,上前打開了門。

    剛打開門,她的腦袋轟的就炸了。

    077冷著一張臉皮盯瞧她兩眼,接著眼尾一吊:“歧若那混小子呢?”

    葉笑兮當即一個腿軟,差點跪倒在地,也就在這時,她看到了藏在077身后的八十圈。

    當晚的轟鬧聲并不小,很多寢室的都爬起來看熱鬧,只有倪葉還“完全不知情”地繼續睡覺。

    --------------------------

    另外一邊。

    某間小洋樓二層的一間小屋子里。

    祁羿坐在一張扶手椅里,一手撐著下巴眺望天際。

    屋子里沒有開燈,外面的月光灑進屋子里,他的眸光落到窗外的樹尖上,手指撥弄著脫下來的指環,臉上沒有什么表情,顯得有些百無聊賴。

    這時,指環上嘀的響了三聲。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