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他已死(一)

    陳材雖然知道的并不多,,不過一路而來根據發生的一切猜都猜得差不多,明白這些事能不說就不說最好,他倒沒有主動開口問。(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麻煩姑娘將何少極的事都跟我我說一說。”

    “我們只是聽聞過這何少極的一些事跡,只是好奇,并無惡意。”

    陳建解釋說道,雖然她答應說了,確還不知道她會不會騙自己二人。

    “我知道的并不多,二位不用客氣。”將那靈獸喚回,她也是有點不好意思,自己與這個何少極不過一面之緣,除了其名字之外好像也沒別的了。

    “這何少極是帝玄國南域的人,宗門……宗門并不知道,我知道的好像就這么多了……”喚回靈獸來,她細想了一番最后如此說道。

    “不是,你說這靈獸是他抓的,他不會白幫你吧?”陳建再開口問道,她說的這跟沒說的一樣,除了一個地名就沒別的了,這地名還不一定準。

    “這靈獸還真是他白幫我抓的。”她應聲道,很是自然。

    “有這么好的事……”這話怎么聽都令人懷疑,不過話說到這里了,二人沒有再細問。

    “我們還有事要辦,姑娘自己小心,就此告別吧。”陳材見問不出什么來這才站擋在了陳建面前開口說話,說完一點不客氣的去挨個搜那些尸體。

    不管什么東西,只要有點價值的全部收起來,她一旁見此笑容都慢慢凝固了,這二人手段非常,可是這作為卻讓人一言難盡。

    要不是他二人剛出面救了自己二人,都會懷疑是不是跟前面那伙人一樣的目的了。

    “咳咳……”陳建差點也跟他一樣上去搜尸去了,好在被他搶先了一步,注意到旁邊之人臉色變化,他故意咳嗽提醒。

    “我們要找的東西應該不在這些人身上,不用搜了。”陳建這一提醒他抬頭看了一下,愣了會直接起身走回,應聲道:

    “寧錯搜不放過,萬一錯過就不好了。”

    “姑娘有所不知,我們之前有個朋友的東西正是被修士所奪,我們正幫他四處搜尋,就此告辭了。”陳建再開口如此解釋了一聲,然后二人直接離去。

    她正好還有疑問,看他們走得如此之急也是無奈搖頭,喃喃說道:

    “那道劍影感覺好熟悉……”

    二人離開大概有十來息之后那少年這才回頭說道:

    “陳材道友以后可要注意一點形象,現在的我們可跟之前不一樣了,可不能讓人看低了。”

    “我一定注意,這劍影既然有如此可怕的威能,我們大可去跟各方天嬌爭奪玄晶,哪還用管這些,是我愚鈍了。”陳材點頭回道,十分期待的如此說道。

    聽他這樣說那少年本想解釋一下的,這東西不能亂用,能不用最好,畢竟那書中之人交待過的,可話到口邊他也有點猶豫了。

    剛才那感覺是他從來沒有體會過的,那一念可掌人生死的感覺真的是比任何感覺都

    好,如果真的什么都不做,那才是真正的可惜!

    巧的是那書中之人好像去修煉了,這機會仿佛是上天突然給的一樣,自己應該是把握才對啊!

    “怎么樣,道友覺得這樣可行?”

    腦中想著,回過神來時那陳材正好如此問話,他一臉茫然,也沒有多想,直接答道:

    “行,當然行,就照你說的辦!”

    ……

    陳建也不知道他說的什么,不過照他說的辦就是了,也不知道他哪時聽聞到的風聲,知道有一個地方有可能有玄晶,二人直接就乘劍而去。

    速度很快,且方向還跟之前何少極所指的方向一致,如此遁行了一天這才到他所說的那個地方,到此地之后二人一眼便看到了修士,數量不是很多,分散各處,大多都在休息打坐。

    “就是這里了,我還有一個師兄在此,就是他之前傳訊道符說過此事,我一直記得,想必他還在這里才對,我們不如先去找他了解一下情況?”這次二人并沒有將那劍影收起來,直立當空十分的引人矚目。

    “可以你傳訊道符聯系試試,他既然呆在這里這么久了,應該是有所了解才能,只要他開口了,應該能省我們不少的事。”陳建回道。

    經之前一事二人好像十分和氣,兩者相互間都有著救命的恩情,且又是年輕人,并沒有什么心機。

    這樣一說陳材立即開始就道符聯絡他那個師兄,他這剛發出消息去,結果那么立即就有了回應,只見陳材眉頭微皺,開口說道:

    “我那師兄好像遇到危險了,我們要不要去救他?”

    看得出他想救那個人,陳建微微點頭,應聲道:

    “你做主就行,若有什么需要幫忙的,我一定盡力!”

    “如此就多謝了,這邊走……”聽此他為之一笑,指明方向后二人直接遁離而去。

    另一邊,那巨樹相對要少了許多的一個低坑之中,一個渾身是傷的修士被打得不斷后退,因為傷勢在身,一對一的情況下他可以說是節節敗退。

    他身上的服飾雖然破爛不堪了,不過一眼就可以看出跟那陳材的一樣,這正是陳材的那個師兄,退卻之際對方突然兩道靈力兩邊襲來,正后方又正好是一顆巨樹所擋,盡管全力去拼擋了,肩上還是多了一條寸深的傷口。

    “等等!”眼看對方的飛刃都已經離自己不過一尺,他靈識傳聲叫喊道。

    他此時可是重傷之體,在場的可不只他一人,完全沒有任何的擔心,聽此也是沒有下殺手,只是轉而一腳將他踹躺到了樹底下。

    “怎么,你還有什么話要說?”輕抱雙手他略帶笑意的問道。

    如此完全看不出他們有什么仇,就好像只是平常的斗法比試一樣。

    “我師兄就要趕來了,各位不必為了一點靈石四處得罪于人吧?”他就躺在樹底下沒有起身來,開口如此說道。

    “哦?剛才你拿道符就是因為這個?”回想起先前他不顧自己的攻擊拿出了傳訊道符受了不輕的傷,他如此問道。

    “他們應該有三個人,他們過來幾位就算先

    把我殺了他們也不會隨便放過你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各位還是早點收手吧!”繼續開口說道,他口氣還是一點不軟,聽著更像是勸說。

    “三個么?如果三個都只是你這個實力的話我們好像并不用太懼怕,讓他們來吧!”那拿短刃的修士并不在意的樣子,如此回答道。

    “如此你們動手吧,我也不是貪生怕死之人。”聽這般說辭他慢慢的站了起來,吸起地上的那長刀,如此說道。

    這樣求死的人他們還是少見,先前就看他與那些怕死的修士不一樣,這才一對一公平比試的,現在看來是真的不一樣。

    他們也不是第一次殺人了,前面幾次要死的時候哪個不是跪地上救活的,這倒好,興許還有活路都這樣求死。

    “我們也正好有四個人,我們自許有點實力,既然你們有三個人要來,我就話說前面了,我們等著他們來,到時正好一對一比試,輸你們死四人,贏我們便可以不殺你。”他轉身離去,那三人另有話說,他直接抬起手來,開口說道:

    “三位師弟應該是相信自己的實力的吧?如果自己沒有自信的話盡管上前殺了此人,我不阻攔。”

    三人本想著直接殺了他省事的,結果聽他此話感覺不能為了省事了,真上前去殺他,恐怕會被其余三個嘲笑的,而且不是承認自己弱?

    “如此多謝道友了。”見他們突然又不殺自己了,他先道謝了一聲。

    不過也僅僅如此,隨后又開口緩緩說道:

    “幾位道友也不是什么極惡之人,只是聽信他人一句話就來殺我,這不免有點……”

    “道友此言就不對了,我們是不知其言真假,不過我們還有另一層關系,憑關系幫忙可以吧?”他直言回道,即使對方沒有說假,僅僅是讓自己幾人幫忙,那也不會推脫的,那只是客氣話而已,他只是不知道這層關系。

    “原來如此……”突然明白,他也沒有先恢復傷勢的意思,直接站立等人來。

    那少年同陳材可是踏劍影而來,速度之快不用多說,本以為要等不少時間,結果他們話說完不過一息的時間,一道紅光先至,兩個人慢慢降下。

    其中一個幾人倒是明眼看出來是與那重傷之人一個宗門的,另一個卻又完全不同,而且只有兩個人,跟他說的完全不一樣啊……

    “師弟你來了?怎么就你一個人,你不是……”看到只有一個師弟來了,他為之一愣,之前就聽聞他們三個尋至一起了,來這里確只有一個人。

    “師兄莫慌,有我二人夠了,這位是陳建道友,也是來幫我們的。”其他幾個人早死明白了,他直接打斷其話語介紹了一聲。

    “只有你們二人還是算了吧,他們四個實力都不弱,如此你們還是別管此事了。”他苦笑搖頭,如此向二人勸說道,陳建是第一次見他,反倒被他這一句話說得有點懵了。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