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五十章 套(套(套(娃)

    繩樹突然能夠使用木遁,這確實讓羽生驚訝,然而他腦子里只要稍稍過一遍,就能大致理清楚這木遁是怎么來的了。(m.k6uk.com手機閱讀)

    那種力量,自然不可能是繩樹靠著自己得來的。

    “木遁·木人之術”,羽生絕沒有瞧不起這個忍術的意思,事實上這是個異常強大的忍術,只不過唯一的問題在于“木人之術”跟“木人之術”是不一樣的——初代火影的木人,能夠單手逮住完全體九尾的尾獸丸子往回懟、輕松承擔尾獸玉正面爆炸的木人。

    繩樹呢?眼前的木人看著花里胡哨的,但如果他的木人能夠做到同樣的事情,那羽生就敢在影巖上喝自己倒立拉的稀……好像沒什么賭咒必要,繩樹的木遁真要是有那樣的強度的話,那根本不用搞任何小花招,千手自然而然就能重歸木葉的舞臺中心。

    考慮到繩樹消失的時間段,一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然而羽生寧愿相信一個人能在這樣的時間段里掌握仙術,也不覺得一個人能在這樣的時間段內掌握好木遁秘術。

    羽生的身影飛快的在木葉建筑的屋頂上穿行,片刻之間他就來到了木葉的外圍,停在了一顆大樹的樹冠之上,這個高度,視線剛好能夠與站在木人頭頂的繩樹平齊。

    繩樹只是一直在原地等待著羽生的到來,“高手風范”和“宗師氣度”,大抵如此。

    “看到了嗎,這就是千手的力量。”

    控制著木人的繩樹,并沒有著急著發動攻擊。

    羽生點了點頭,除了認同,這時候他還能怎么辦?

    “繩樹,自始至終我都沒有教過你什么,不過現在,我只想告訴你一個道理……我并不多么喜歡身為忍者的生活,但有一點,你為什么會認為倉促之間得到的力量,能夠勝得過我日積月累、穿梭于戰場、歷經生死,在二十年間積累的經驗?

    繩樹,你有點太小看忍者了。”

    “你之前提到了公平,然而忍者本就是不公平的,你的這些話,我只用一句話就能回答——因為我是千手。”

    “那既然這樣的話,這次我決定換一種戰斗方式。”

    羽生知道自己的實力在什么地方,但繩樹并不知道……既不自知,也無法估算他與羽生之間的差距。

    與這種徒有其表的大型目標作戰的方法,羽生簡直要多少有多少,然而這次他決定拋棄最效率的做法,轉而選擇正面擊潰、徹底將對方碾進地里的攻擊方式。

    很久之前,羽生就曾經表演過他身為手辦達人的能力,而現在,他決定重復之前的操作——如果有什么小小區別的話,那就是這次他需要把手辦捏的稍稍大一點而已。

    在“木人”的對面,羽生開始雙手結印。

    繩樹沒有能力打斷羽生的印,不過現在他根本不打算打斷羽生的印……他的意思也是在說讓羽生放馬過來。

    羽生的第一個印完成,大地隨之向著他的腳下奔涌,頃刻之間,一座與繩樹的木人等高的土遁巨像就出現在了羽生的腳下。

    “土遁·宇迦之御魂神。”

    面對繩樹,羽生特意報出了自己的這個術的名字。

    宇迦之御魂神,即稻荷神,豐饒之神……嗯,也就是土神。

    土神即黏土神,所以這就是“手辦之神”。

    當然,從形象上說,這個土遁巨像得是個女神……羽生只會捏美少女手辦。

    這個土遁之術,瞬間就讓繩樹的表情變得鄙視了起來,他還以為羽生會搞出什么大陣仗呢,就這個?

    “這種卑劣的模仿有什么意義,土塊如何跟木遁秘術相提并論?”

    羽生只是搖了搖頭,很認真的解釋道,“我這個人一向擅長兩件事,第一,捏黏土手辦;第二,套娃。”

    說著,羽生的雙手在自己胸前合十,同時掛在他脖子上的那個吊墜中的初代查克拉也跟著逸散了出來——為了確保這次能夠成功進入仙人模式,羽生把所有初代查克拉全都釋放了出來。

    盡管這是特別稀有的東西,然而用初代的查克拉幫初代教訓孫子,火影大人也應該是樂見其成的吧……畢竟他的孫子是個真孫子,好像不太成器。

    大量的自然能量積蓄到了羽生的身上,隨后,代表“仙人模式”的“仙人臉譜”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再來,仙法·土遁·宇迦之御魂神。”

    而羽生一旦開始結印,雙手就很難停下來,所謂的“套娃”,其實真就是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的“套娃”。

    “再來,仙法·土遁·宇迦之御魂神·大天象。”

    一瞬之間,羽生腳下的土遁巨像的高度頃刻膨脹到了一百米開外。單論高度,這已經是繩樹的木人之術的四到五倍了。

    比較體型的話,那就更顯夸張,完全就是巨人與矮子之間的區別——但羽生的套娃依然沒有完成。

    “再來,仙法·土遁·天崄絕沖·宇迦之御魂神·破卻水月·大天象。”

    在仙法和禁術的加持之下,羽生的土遁巨像上,此時呈現出了一種深沉如鐵、堅韌如鋼的質感——這絕不是一捏就碎的拼湊之物。

    “我準備好了,繩樹大人。

    現在你可以進行證明了……請讓我看看,千手何以為千手。”

    羽生輕聲說道,然而現在他所在的位置,繩樹根本不可能聽得到他的聲音。

    細雨仍然在繼續,然而天色已經開始發亮。

    羽生所在的巨像頭頂,已經映照在了透過云層的曲折抵近到空中的晨光之下,而繩樹那邊,依然沉浸在黯淡的夜色里。

    繩樹不是以為一座木人就是最強嗎,那就讓他看看更大個的東西漲漲見識——羽生指責繩樹自以為是、忘乎所以,半點都沒錯。

    “為……什么?”

    為什么呢,千手不是最強的嗎?現在繩樹就連仰望,都望不見羽生的身影。

    可這時候,誰還會在意他的疑惑呢?

    伴隨著隆隆地聲響,土遁巨像抬起了單腿,接著毫不猶豫的向著那座木人踩了下去。

    繩樹所在的角度,是個幸福的角度,因為能夠自然而然的窺視到美少女手辦的裙底,可現在他心里唯一的僥幸,就是希望這個土遁巨像是個如同氣球一樣一碰就炸的東西。

    “來!”

    木人撐起上臂,準備硬頂下這一擊。

    所以……

    “轟!”

    隨著一聲爆鳴,林驚鳥飛,這巨大的聲響就像是這一擊直接砸穿了土層,狠狠地直接敲擊到了巖殼上一樣!

    伴隨著巨力的沖擊力,大地就像水面一樣蕩起一層層的漣漪,奔涌的土浪完全不顧其上密林根系的固植,向著四面八方緊趕著沖了出去。

    “滾滾洪流”沖擊到了木葉外圍的圍墻,頃刻就將其壓的向內斜癱,接著“洪流”乘著墻面的斜面,揚向了天空,然后又在重力的作用之下,向著整個木葉噼里啪啦的撒了下去。

    至于木葉的正門門口,兩扇大門被從門框上沖下,泥土從缺口直接涌進村子,擁塞了街道的同時,把這個正門徹底的封死了。

    羽生的土遁巨像,緩緩地抬起腿來。

    再看下面那座木人,已經是稀碎稀碎的了。很明顯,繩樹的木人沒有一千只手,只有兩只手。

    然后……

    “轟!”

    第二下。

    “轟!”

    第三下。

    大地開始有節奏的顫抖了起來。

    木人看起來已經很碎了。

    但毫無疑問,羽生覺得它還不夠碎。

    (61/100)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