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三十八章 姜越

    另外一名老者朝桑言問道。(m.k6uk.com手機閱讀)

    “老盛,你還記得論丹大會的事情嗎”桑言壓低聲音。

    老者叫盛楝,跟桑言一樣,在丹寶閣擔任煉丹師之職,三星煉丹師。

    “當然記得”

    今年的論丹大會,雖不是空前盛大,卻發生了很多事情,不僅誕生了多種丹藥,還破解了他國煉丹術。

    “他就是柳無邪,論丹冠軍”

    桑言指向柳無邪,鄭重的介紹,關于論丹冠軍的消息,帝都城知道的人不多。

    “這么年輕”

    盛楝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絲不可思議,柳無邪太年輕了,這個年紀,他們還是煉丹學徒身份。

    藍若雨沒聽清他們在談什么,從他們兩人表情當中看到一些不對勁,有種不好的預感。

    換成常人,打傷丹寶閣煉丹學徒,身為丹寶閣煉丹師,早就出面懲罰傷人者。

    奇怪的是,桑言沒有任何表示,別說出手懲戒柳無邪,還一副和顏悅色。

    “兩位前輩,事情是這樣的”

    陳樂瑤往前走了一步,如實將剛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道出。

    聽到陳樂瑤敘述,周圍許多人露出不滿之色,刁難柳無邪絕非第一次,很多人前來,都遭受過藍若雨各種刁難。

    “我昨日來的時候,也是此女,竟然要讓我交一枚靈石,才肯讓我填寫考核表格,一氣之下,我放棄考核了。”

    人群傳來議論聲,一名青年義憤填膺,憤怒的說道。

    “還有我,五日前來報考煉丹師考核,遭遇此女百般刁難,說我長得太丑了,逼著我離開。”

    又是一人跟著附和,說出他們自己的親身遭遇。

    “你們還算不錯,我一個月前來,他竟然嫌棄我個子太矮了,還沒有煉丹爐高,別來丟人現眼了。”

    一名只有一米多高的男子從人群鉆出來,指著藍若雨,一臉憤怒。

    身高跟長相,是父母賜予的,他也沒有辦法,藍若雨竟然拿這個來嘲諷他們。

    越來越多的人參與討伐藍若雨的隊伍當中,柳無邪也沒想到,現在無需他出面,這么多人一起討伐,口水就能淹死藍若雨。

    藍若雨臉色紅一陣,青一陣,變得無比難看。

    這些年收到一些小恩小惠,養成了她高高在上的性格,身為丹寶閣煉丹師學徒,收到一些賄賂,是很正常的事情。

    碰到世家公子,藍若雨主動巴結,那些普通人前來,則是換了一副嘴臉,一般人也不會為了小小的刁難,得罪龐大的丹寶閣,一次次忍讓,才讓她肆無忌憚,變本加厲。

    沒想到今天踢到鐵板上了,柳無邪壓根就不在乎丹寶閣。

    “藍若雨,我早就知道你平常刁難一些人,你身為丹寶閣煉丹學徒身份,一般不太過分,我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罷了,但是你今日的做法,太過分了。”

    已經觸及眾怒,這么多人集體討伐,讓桑言還有盛楝騎虎難下。

    藍若雨那些丑事,桑言早就知道,不好意思提及罷了。

    最初藍若雨還算收斂,偶爾刁難一些渾水摸魚之輩,沒有煉丹天賦,前來湊熱鬧,浪費丹寶閣資源。

    這種做法,無可厚非,如果人人都來參加考核,丹寶閣豈不是忙死了,從源頭上,杜絕那些庸才混跡進來。

    誰知后來,她變本加厲,成為斂財的工具,不論是否具備煉丹師考核資格,不交出好處,全部拒之門外。

    “桑前輩,你不要聽信他們一面之詞,我身為丹寶閣煉丹學徒,一直兢兢業業,恪守本分,還請兩位前輩替我做主。”

    藍若雨身體無力的趴在吧臺上,每一句話顯得蒼白無力,面對這么多人指責,依舊在狡辯。

    “念你是丹寶閣學徒,從現在開始,你的身份被剝奪了,離開丹寶閣吧”

    桑言這點權利還是有的,今日不給大家一個交代,恐怕難以平息眾怒。

    直接宣判了結果,不給藍若雨辯駁的機會,這三年來,做了太多抹黑丹寶閣的事情,再縱容下去,丹寶閣名譽都要毀盡了。

    這個結果,超出柳無邪預料,他認為最多懲戒一下,倒不至于攆出去。

    這個結果,讓很多人大快人心,這些年遭到她羞辱的武者,大呼過癮。

    “我不服,我師父是姜越,誰敢逐出我。”

    藍若雨臉色閃過一絲猙獰,目光毫不畏懼,報出了師父的名號。

    桑言跟盛楝相視一眼,從彼此眼神中看到一絲厭惡,還有一絲無奈。

    姜越是誰,他們兩人心里很清楚,四星煉丹師,跟矛大師身份一樣,在丹寶閣地位崇高,連他們見到姜越,都要客客氣氣。

    藍若雨拜入他的門下,沒少花費心思,傾盡了家族之力,才獲得一個煉丹學徒身份。

    失去這個身份,這些年的努力豈不是白費了,連送出去的禮物,全部泡湯。

    只有成為煉丹師,所有的付出,才能得到回報。

    “老桑,此事不如交于閣主來處理,既然柳公子是前來參加考核,我們先考核吧,這件事情稍后再說。”

    盛楝打了一個圓場,不想因為一個外人,得罪了姜越,這對他們以后很不利。

    桑言表現出來的態度,讓盛楝看不懂,就算柳無邪天賦奇高,他們畢竟是三星煉丹師,還不至于這樣巴結。

    沒有親眼見過柳無邪的天賦,盛楝所以體會不到,桑言卻親眼目睹靈丹出世。

    “柳公子,你怎么看”

    桑言沒有真的想要得罪姜越,剛才一番話,已經給柳無邪足夠的面子,事情也該適可而止了。

    真的鬧大了,對誰都不好,他夾在中間也很為難。

    “就這樣吧,我需要煉丹師徽章,才能購買靈藥。”

    柳無邪目光中沒有任何表情,不會因為此事,影響到自己,只想趕緊拿到煉丹師徽章。

    “還不拿表格出來”

    桑言低喝了一句,藍若雨很不情愿的從吧臺里面拿出一張表格。

    填寫好了之后,跟著桑言還有盛楝進入門戶后面,陳樂瑤還有松陵只能在外面候著,不是考核者,不準進去。

    剛才的白公子,可是帶著下人進去的。

    今天報名結束,藍若雨簡單收拾一下,快步離開了,直奔丹寶閣深處。

    穿過門戶,出現一座院落,里面有十幾人已經等候多時,都是今天參加考核的人員。

    考核一共分為三關,跟論丹差不多,卻又有些不同。

    目光掃了一圈,加上柳無邪,一共有十二名考核者。  大部分都是世家公子,穿著華麗,像柳無邪這種太少了,煉丹除了金錢上的支持,更重要是自身天賦。

    “柳公子,這些考核肯定難不住你,不過還是要走走過場。”

    桑言走過來,小聲說道。

    能拿到論丹冠軍,這點考核,根本難不住他,有些過程,還是要走一遍。

    “我明白”

    柳無邪不想讓桑言為難,點了點頭。

    “好了,現在準備考核第一關,達到九十分就算過關,進入下一關考核。”

    盛楝說了一句,考核者走到桌子前面,每一張桌子相隔三米左右距離,桑言開始分發試卷。

    第一輪考核理論知識,試卷上面密密麻麻寫著很多小字,有關于煉丹,辨藥等等。

    每次出的試卷,考核題目都不一樣,許多人今天前來考核,明天還會前來,試卷如果一樣,豈不是背下來了。

    靈藥千萬種,不可能人人都全部認識。

    “等一下”

    正要開始答題,一男一女從門戶外面走進來,聲音透著陰冷。

    男子年紀稍大,要比桑言還要大幾歲,身后跟著的一名女子,正是才離開不久的藍若雨。

    “姜丹師,你怎么來了”

    桑言跟盛楝趕緊上前,給姜越行禮,對方是四星煉丹師,必須要給足禮儀。

    “我徒兒說剛才有人扇他一個耳光,你們還要將她逐出丹寶閣,告訴我,是誰打得她。”

    姜越生著一張國字臉,身材高大,站在那里,像是一座高塔,散發出極強的氣息波動,高級洗髓境,恐怖的氣浪,震得桌子上的試卷獵獵作響。

    藍若雨站在身后哭哭啼啼,一副受到天大委屈的樣子,眼眸深處流露出一絲濃濃的殺意。

    “姜丹師,此事里面有誤會,你聽我說”

    桑言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姜越給打斷“滾一邊去,告訴我,是誰打了我的徒弟。”

    一句話給桑言懟回去了,還真是囂張霸道。

    果然驗證了那句話,上梁不正下梁歪。

    師父這種貨色,注定了徒弟好不到哪里去。

    四星煉丹師,放到大燕皇朝,也是屈指可數,各大家族巴結都來不及。

    三星跟四星,相差一星,身份卻是天地之差。

    “是我打的她”

    柳無邪突然站出來,目光看向姜越,嘴角浮現一抹不屑,靠著禁忌丹藥,才勉強突破到四星煉丹師,真是可笑之極。

    姜越身上的情況,跟霍大師差不多,憑靠禁忌丹藥,強行提升境界。

    現在察覺不出來了,最多一年半載,姜越身上的后遺癥就會爆發出來,到時候就算是大羅金仙都救不了他。

    當然

    這件事情柳無邪沒有義務告訴他,如果現在停止煉丹,休息一年半載好好休養一段時間,以后正常煉丹,問題不大。

    他身為四星煉丹師,每天求他煉丹的人不計其數,怎么可能停歇下來。

    大把的資源滾入他的口袋,放著資源不賺,他還做不到。

    “很好,你小子很有種,敢主動站出來承認”

    姜越像是看死人一樣看著柳無邪。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