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八十八章 簡單初選

    還好,那人將掌印一揮而散之后,又立即消失不見,眾人皆未發現此人從何來,也未發現從何離去。(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但這時才慢慢反應過來,此人已經離去,不由松了口氣,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斗法場中,此時瘦小修士已經昏迷,那佛坨之像也消散不見,唯有胖子坐在蒲團之上,大口噴著鮮血,仰頭便倒。

    易恒立即知道,原來胖子不是心狠手辣,而是根本無法控制住那最后一掌。

    這兩掌絕對是越階透支發出,此時雖不死,恐怕也是重傷,就像自己越階驅使紫金飛劍一般,若非有八卦盤相助,恐怕每次也會略微受傷。

    但終究是胖子贏了。

    早有人下去將瘦小修士扶起抬上來。

    按理他應該下去扶起胖子,不過他此時渾身經脈疼痛,自然不想下去,更不想再當眾現身,故而朝毒蛇看去。

    既然兩人是舊識,哪怕之前可能會有些恩怨,但起碼也算舊識,那毒蛇還靠胖子贏了那么多靈石,自然是他去。

    毒蛇感受到他眼神,自然也抬頭看向他,但立即臉色鐵青,此人竟然命令我去將那胖子抬上來?

    易恒心道,果然有恩怨,想必這仇還不小呢。

    隨即將眼神移向兌換靈石那里。

    毒蛇自然從眼神中讀出意思,不由有些無奈,占人便宜歷來不是他所為,這次,靠他贏得數百萬靈石,扶他一次又如何?

    隨即身形一閃而逝,易恒扭頭朝斗法場看去,便已看到他用力提起胖子,“呼”一聲又朝這里飛來。

    猛地將胖子丟給他,毒蛇眼神中似乎說,兩不相欠。

    易恒接過胖子,將他放在身旁躺著,心道,這毒蛇其實還不錯,扶起他還不讓告訴胖子。

    隨即眼神回答道:自然如此。

    運轉靈液進入胖子身體,發現果然透支太多,全身經脈似乎被靈液胡亂沖撞,凌亂無比。

    丹田內靈液見底,若無外人幫忙療傷,恐怕就此昏迷,等醒來之時,經脈恐怕早已爛得大半,就此廢掉。

    將一枚上品療傷丹丟入胖子口中,心里微微松口氣,若非如此,恐怕遇上此胖子,還不一定能對付。

    只是想不到這胖子竟然是大門派弟子,卻如此摳門,倒是見識了。

    更加應該注意的便是,在此間,又有多少修士會有壓箱底的絕招呢?

    將胖子丟在地上,趕緊去兌換贏得的靈石。

    想來胖子醒來之后定然不會怪他。

    這一場,又鬧個大冷門,但數百人輸了靈石之后,竟然不像他比斗的那一場般,大呼不滿。

    畢竟見識了佛門大派弟子殺招,又引出元嬰期修士,哪怕只是見識其輕輕揮手,都感覺此次斗法絕對值得看。

    但無數人卻暗自皺起眉頭,不知今后遇到劍陣怎么防御,遇到胖子又如何攻擊。

    押胖子贏的人最多十多個,此時都圍在那里兌換靈石,這個幾十萬,那個上百萬的兌換。

    爆了大冷門,兌換靈石之人自然眉開眼笑,紛紛大聲說著自己當時如何有眼光,如何看出胖子厲害。

    毒蛇早已兌換,估計已經回去,輪到他時,那開莊的修士深深看他一眼,似乎在疑惑他為何敢押如此之多靈石。

    只是仍舊沒有多說什么,畢竟最大的贏家絕對是莊家,很是干脆地接過他的玉牌,遞來一個儲物袋。

    口中說道:“押李家十一號四百萬靈石,勝,連本是一千二百萬靈石。”

    他靈識一掃,便知數目正確,不管旁邊幾人羨慕又驚訝的目光,將靈石轉到自己儲物袋中,轉身便走。

    回到位置上,胖子已是悠悠醒來,畢竟上品療傷丹功效自然不錯。

    能醒來自己運轉靈液療傷,那此傷最多幾天便可穩住,倒是無須擔心。

    此時胖子瞇著眼睛,射向他的目光很是虛弱,但更多的是幽怨,恐怕是在責怪自己不照顧他。

    他對躺在地上的胖子舉了舉儲物袋,胖子立即明白是何事,厚沉的眼皮立即翻開,睜大雙眼,冒著精光,顯然是想起押他自己的靈石。

    “干,干的漂亮。”從眼神中表達出的意思很是贊同易恒如此做法。

    靈石的刺激下用力爬起來坐起,忍住臉色已經慘白的疼痛,將胖嘟嘟的手伸出來,攤在易恒面前。

    易恒將八百萬靈石給他之后,問道:“能自己回去不?”

    胖子左手緊緊捂著儲物袋,頭也不抬,也不管嘴角鮮血,“自,自然不能。”

    “那我只有提你回去了。”

    易恒不再多說,一只手提起他轉身便走。

    胖子似乎并不在意被提起,用很低的聲音念道:“一千八百萬加四百萬,共二千兩百萬靈石,又可以增長數十斤肥肉了。”

    運轉靈液,雖說經脈仍是疼痛,但丟胖子在這里顯然也不是他的作風。

    只是這胖子個頭與自己相差不大,這重量卻遠超自己,怕是有五六百多斤,提著他胳膊飄飛,落到傳送陣上時,他全身肥肉便“簌簌”往下掉。

    白光一閃,二人便出現在一

    樓,剛出“法煉樓”便遇到一個凡人女子,那女子一見到胖子,立即喊道:“余仙師。”

    易恒只得將他放下來,扭頭看去,卻見他閉上雙眼,竟然又昏迷過去,想來剛才是受靈石之激才強忍著疼痛,如今靈石到手,自然放心昏去。

    “你是他婢女?”

    “是的,仙師,剛才李家家主送來玉牌,吩咐我在這里等余仙師。”

    易恒稍一思索,便知胖子定然也進入種子選手,故而已經住進此樓,這下倒省很多時間。

    “幾樓幾號,我送他去。”想來這婢女再怎么厲害也不可能搬動胖子這身體。

    “二樓十三號,多謝仙師。”

    易恒不再說話,提起胖子,運轉靈液,便立即飛到二樓,找到十三號,等那婢女開門。

    數十息后,那婢女氣喘吁吁地跑上來,用玉牌將門打開,易恒將胖子丟進起居室內,便欲離開。

    正要出門之時,轉身對婢女說道:“你家仙師受傷略重,等他醒來自會療傷,不必著急。”

    “是,仙師。”那婢女想不到他也會如此和藹,立即彎腰作揖。

    易恒回到三樓屋里,見兩女守在起居室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也不管她二人,直接進入練功室。

    今日震撼極大,不得不再次思索自身實力是否能應對一切可能情況。

    那瘦小修士的劍陣,如此犀利,遇到之后,僅憑極品法器紫光扇子可能夠防住?

    “唰”一聲,一把紫光扇子在右手上張開,他緩慢地搖著,腦海中浮現那劍陣使出之時,胖子蒲團瞬間被絞成粉碎情景。

    若是劍陣攻向自己,這把扇子絕對不能防住,恐怕便需先使出數個艮字擋在前面,減弱那劍陣最先一擊。

    接下來直接施出《虛空劍訣》攻擊瘦小修士,分他心神。

    那又該如何對付胖子在《如意佛坨真身訣》的防御?有此劍陣都不能攻破的防御在身,胖子已經立于不敗之地,如何破?

    到時恐怕須得將全部隱秘招數拿出,紫金飛劍,八卦盤,靈魂刺一起用上,恐怕才能破掉此佛坨真身。

    最為關鍵的是,這種子選手中,有多少修士如胖子一般,是大門派弟子,身懷絕技?

    二樓住第四梯隊,三樓住第三梯隊,四樓住第二梯隊,五樓住第一梯隊。

    如今二樓胖子是第十三號,即將住滿,也即是說,初選即將開始。

    從種子選手中選出二十一人進入最終隊伍,能不能入選?該不該入選?

    按勾有為所說,八天之后便是初選,那必定要盡量將《龍虎大日煉體訣》煉成,到時,去或留,都有更多選擇余地。

    他想到這里,便收回思緒,左手一抹,一柄紫色飛劍出現在身前,雙手急捏指決,口中念著劍訣,丹田中靈液涌動,順著數千道經脈運行出來。

    “虛空劍訣,疾”一聲輕喝,身前紫色飛劍瞬間消失在虛空中,左手朝墻壁一揮,數千道“篤篤篤”急響刺進耳里。

    那墻壁上的陣法像是受到什么重刺一般,一層一層白光從四周涌來,將受到攻擊之處修復。

    他滿意地點點頭,隱藏在虛空中的紫色飛劍真身并未刺出,到時這飛劍真身,定然會讓人驚訝。

    出了練功室,不再管經脈還隱隱作痛,立即開始浸泡靈藥浴。

    第二日,勾有為來訪,面色之上不緊不慢之色淡去,略帶憂郁之色,似乎遇到什么難事,簡單交談幾句,便又匆匆離去。

    這讓易恒很是不解,對于此人印象歷來是儒雅淡定,事事成竹在胸,今日卻只交代兩句便離開,最后一句話是叮囑他定要盡力而為。

    最后還說贏了之后,獎勵極豐,功法一定有,更有可能有滋養靈魂之靈藥。

    這下他立即坐不住了,本來還以為入選不入選任憑天意,如今竟然有滋養靈魂的靈藥,雖然只是可能而已,但為了這個可能,他絕對也不能錯過。

    不過他臉上憂郁之色,倒讓自己絕對很是緊張,不知會發生什么意外。

    第四日,胖子來訪,臉上肥肉仍是慘白,但雙眼中已有精神,說明傷勢已經穩定。

    令他意外的是,胖子這幾天明明是受傷之身,但看起來似乎又胖了不少,那眼皮幾乎已經撐不起來,臉上肥肉隨著他的笑聲不斷下墜。

    很顯然,贏了比斗贏了靈石實在令他開心,特別是贏了靈石。

    胖子也只是坐了一小會便離去,說是著急恢復傷勢,第四梯隊已經滿員,初選即將開始。

    這讓他更是緊迫,《龍虎大日煉體訣》第三層恐怕都還差幾次浸泡,看來在初選之前,最多只能完成第三層。

    第八天,一大早,開門用的玉牌便發出一陣鳴叫,他立即起身開門,出現在門外的是一黑衣修士,見他開門立即拱手說道:“道友,午時,斗法場,初選開始。”

    “謝過道友。”心里不由一緊,立即拱手說道,初選終于到來。

    距離午時尚有兩個時辰,進到起居室,昨夜浸泡靈藥,經脈終于不再有任何疼痛,煉體三層終是成功。

    蹲在床邊,仔

    細看著百看不厭的仇希尹,右手手指輕輕撫平她皺著的眉頭,低聲說道:“希尹,想不到這五城比試的獎勵,竟然可能出現滋養靈魂之藥。”

    “哪怕是一點點可能,那師兄定然也要極力爭取,絕對不會錯失機會,無論要贏得比試有多難。”

    “希尹,不必擔心,”收回右手,那兩道眉頭又再次皺起,“師兄定然會為你找來靈藥。”

    ......

    午時,他仍然交代好兩女守在起居室,將全身裝備檢查一遍,轉身,出門。

    地下斗法場中,陣法白光一閃,他便出現在陣法之上,這一次,耳里并未傳來任何聲音,靜的有些窒息。

    抬眼望去,便知為何如此安靜。

    只見四周看臺之上,一個人影皆無,只在斗法場中,站著四五十修士。

    靈識掃去,胖子也在其中,此時正急忙向自己揮手。

    不再遲疑,縱身一躍,便如同一只大鳥,輕輕飛下去,站在胖子身旁,正準備開口發問,卻見歷來喜歡說話的胖子右手食指豎在厚唇上,發出“噓”一聲。

    他心里微沉,身旁四五十修士皆散發著雄厚的氣息,比之自己絕對不差,想來,這些便是所有種子選手。

    種子選手無不是同階頂尖高手,如今竟然都集體沉寂,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元嬰期修士即將到來。

    果然,傳送陣上白光又閃,四道人影出現在陣法上,隨即輕輕一躍,空中出現一連串殘影,一息之間,三道身影便越過百丈距離,落在他們身前。

    四五個呼吸后,第四道身影才趕到,站在這三人之后,此人卻是認識。

    右手羽扇,頭戴綸巾,正是勾有為。

    只是臉上不緊不慢之色,已被更深的憂色所代替。

    看來他遇到的難題,六天過去,不僅沒有解決,反而越來越難。

    易恒瞇著雙眼,不敢聚焦,朝那三人打量。

    當先一人,身著黃色華麗錦衣道服,頭戴金冠,渾身氣息不顯,猶如凡人,白面無須,五官并無奇特之處。

    唯有雙眼偶爾釋放的精芒,哪怕僅僅從他身上一掃而過,都讓他感到如芒刺身,心慌不已。

    此人,絕對是元嬰期修士無疑,難道便是城主勾有固?

    “我便是此城之主,勾有固。”五十六個修士中自然有部分已經認識,哪怕不認識的如易恒般,也是猜出此人身份。

    不由拱手躬身齊聲道:“我等見過城主。”這聲音中帶著無限敬畏和羨慕,傳說城主進入元嬰后期已經百年,正在朝化神期邁進。

    如此修為,豈不讓筑基修士敬畏和羨慕?

    “你等皆是本城待選俊杰,一旦選上立即便會成為本城代表,參加五城大比,話不多說,便請張副城主開始初選。”

    左側一人上前一步,開口道:“現在初選開始,五十六人,最終選出二十一修士。”

    易恒大驚,看著前方那平凡無奇的張副城主,不明白這初選到底會怎么選。

    “待會,我會釋放金丹期氣息,從初期直到后期,能堅持下來的最后二十一人,便是此次最終選手,其余人等,便各自離開。”

    此聲一出,五十六個修士中,便發出細小議論之聲,顯然覺得此種選法不太公平。

    畢竟很多修士絕招在身,但從未試過與金丹期修士正面抗衡,遽然不妨之下,又豈能承受金丹期氣息?

    “無須多言,”城主右側修士低吼一句,“此次五城大比,很有可能要面對二階妖獸,若是連金丹期氣息都不能承受,別說打斗,恐怕連法術都施展不出。”

    “不錯,若是害怕,現在即可退出,一旦被選中,便必須參加。”城主勾有固立即加了一句。

    這下,連易恒都驚疑不定,二階妖獸便是金丹級別,而且同階之下,修士定然敵不過妖獸。

    此五城大比竟然不是與修士相斗,而是與妖獸?而且還有可能出現二階妖獸?

    瞬間,有三道身形站出隊伍,對城主三人躬身,待得勾有固冷哼一聲,轉身便飛起,逃離般的離開斗法場。

    有這三人開頭,又是四道身影站出,勾有固如同凡人一般,氣息不顯,表情不變,仍是冷哼一聲,仍由幾人離去。

    只是雙眼中漸漸現出不耐之色。

    “好了,剩下之人,便都同意了,想要最后豐厚獎勵,豈會不拿命來拼搏?修仙一途,豈是輕易?”張副城主見無人再離開,便沉聲說道。

    易恒心里早已打定主意,爭取那僅僅是有可能存在的靈藥,自然不會離去。

    但令他驚訝的是,胖子雖是渾身發抖,肥肉亂動,但卻也是未曾離去。

    那前面二排中的毒蛇也未曾離去。

    想來要斬殺自己的隊長,恐怕也在這中間,只是不知到底是何人?能否堅持到最后?

    正當他胡思亂想之時,一股兇猛的氣息猛地撲面而來,將全場修士籠罩其中。

    數個修士瞬間開始顫抖,想來張副城主已經發出氣息,哪怕此氣息僅僅維持在金丹初期,也絕不是筑基能夠承受。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