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18章 故事

    不等多想,虹姐就禮尚往來,問起她和傅晨暉,“你們倆是來度蜜月的嗎?”

    客棧每天人來人往,久而久之,他們能從客人的言行猜到他們的職業,關系,以及來這邊的大概緣由。(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林蘇和傅晨暉的外形條件又這么好,到哪都很容易成為焦點。

    虹姐私下就和宋哥聊起過他們,還猜測他們可能是新婚后出來度蜜月的。

    林蘇看她猜的這么準,立刻就笑道:“虹姐真厲害,怎么看出來的?”

    “其實你們倆的關系已經很明顯了。”虹姐的目光看向傅晨暉無名指上的婚戒。

    “昂……”林蘇恍然大悟。

    不過她又忍不住疑惑:“這也不能說明我們就是夫妻吧?我都沒戴戒指。”

    都說財不外露,她婚戒上的鉆石太大太耀眼,出來玩就沒戴上。

    虹姐微笑著搖頭,“你們的一言一行間都自然地流露出對彼此的愛意。”

    “那也有可能我們是……”

    “你啊,想到什么張口就來。”

    林蘇話沒說完就被傅晨暉截住了,語氣是無奈又寵溺。

    盡管如此,虹姐還是能明白她的意思,他們做客棧的,對“旅行夫妻”和一夜|情這種事都很清楚。

    但是她知道林蘇和傅晨暉不是這種關系。

    “我看得出來你們都是驕傲的人,肯定不屑做出第三者的行為。”

    林蘇聞言,沖傅晨暉眨眨眼,“還好我們對得起虹姐的信任。”

    話落,三個人都輕聲笑著。

    陰雨天氣,天色很快就暗沉下來。

    外出的不少游客都漸漸回來了,也有新的旅者過來辦理住宿。

    虹姐也起身離開去忙著接待大家。

    林蘇看著吧臺前排隊的一群人,和傅晨暉說:“這里生意挺好的啊。”

    “嗯,這邊風景美,附近又有兩個景點,再加上他們客棧在網上小有名氣,來這邊住宿的游客自然不少。”

    林蘇“嗯”了一聲,點頭道:“這樣虹姐他們的收入就有保障了。”

    傅晨暉蹭蹭她的臉頰,“很欣賞他們?”

    林蘇微微吸口氣,“他們的經歷感人也讓人敬佩。”

    傅晨暉沒接話。

    林蘇又說:“按計劃,明天是我們在這邊停留的最后一天了。”

    他們從帝都一路向西而行,游到了疆省,看過許靖后又轉向東南方繼續就前進到了川省,去李清柔那里耍了一天后就來了這里。

    不知不覺一個月都快過去了。

    傅晨暉接道:“下一站我們去吃麻辣火鍋和酸辣粉,都是你喜歡的。”

    提到火鍋,林蘇前幾天就已經吃過兩頓了。

    她忍不住問:“話說川省火鍋和重市火鍋區別很大嗎?”

    在她印象里,總感覺這兩個地方的火鍋好像是一派的。

    傅晨暉想了想,告訴她:“我只留意過兩點,一個偏麻一個重辣,常見鍋底一個是鴛鴦鍋一個是九宮格。”

    林蘇以前沒在意這些,每次去火鍋店這些都是可以自己選的。

    不過經他一說,林蘇倒是想起這兩次吃的火鍋確實如此。

    他們閑扯了一會就去客棧的食堂吃晚飯。

    回來時途徑吧臺,林蘇看見先前坐他們旁邊的那個女生正坐在吧臺上找宋哥聊天。

    想到她先前的神情,林蘇鬼使神差地停了下來。

    傅晨暉心里不解,不過還是順著她坐了下來,又對宋哥說:“麻煩來一杯酸奶。”

    “好。”宋哥的應答很簡潔,說完就去準備飲料。

    林蘇用余光不著痕跡地打量右邊的女生。

    她看上去很年輕,像是個大學生,但是眉宇間卻微微皺起,染上一絲郁色,眼神也執拗倔強。

    宋哥把一杯酸奶直接推到林蘇面前,打斷了她的思緒。

    傅晨暉看見他的動作,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還真是觀察細心,知道他是幫林蘇點的酸奶。

    “謝謝。”林蘇回神應了一句。

    宋哥微微扯了扯嘴角,“不客氣。”

    這時候,旁邊的女生也注意到了林蘇和傅晨暉,等看清他們的臉時眼神一愣。

    好帥的帥哥啊,好美的美女啊。

    不過她很快就回了神,帥哥美女都是別人的不是自己的。

    她的目光重新看向宋哥,見他這會在整理吧臺,外面也沒有客人,就開口說:“宋哥,我明天就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見你,我很舍不得。”

    這話聽著好像有點曖昧啊?

    林蘇的目光悄悄瞥著她。

    正巧虹姐走了過來,聽見這話就看了女生一眼,嘴角帶著不明意味的笑。

    反觀宋哥很平靜,“出來旅游就該知道再美的風景不屬于你就帶不走。”

    林蘇抿著嘴,側臉和傅晨暉眼神交流:宋哥是不是經常被這么表白?拒絕都這么熟練了。

    傅晨暉莞爾,應該是見慣了形形色色的人。

    女生頓了下,才繼續開口:“宋哥,這么多年我一直想對你說聲謝謝和對不起,謝謝你當年救了我,對不起因為救我傷了你的手臂。”

    林蘇:!

    虹姐的眼神也變了。

    一直面無表情工作的宋哥,聽到這里,抹桌子的手停頓了一下,而后抬眼看向女生,“不客氣,那是我的責任,沒關系,受傷和你無關。”

    說完,他又繼續抹著桌子。

    女生因為他冷淡的態度有些難受,但是她依舊掘強又歉意地看著宋哥。

    虹姐和她有相似的經歷,所以能明白她的心情。

    “你別在意,他的性子就這樣一板一眼。”

    女生對虹姐勉強笑笑,“我沒事,我明白宋哥的意思。”

    當年他是武警戰士,搶險救援是他的職責和義務,不用道謝更不需要說對不起。

    虹姐看著她,忽然跟身邊的宋哥說:“這邊我來,你去后面廚房看看我們還有庫存。”

    宋哥無奈地看她一眼,見她堅持也只好離開了。

    虹姐這才看向女生,“你別緊張,他走了。”

    而后又問:“你來我們這是想過來看看他嗎?”

    “不是,我也是才知道宋哥就是當年救我的人。”女生一邊說還側身看了一眼林蘇。

    林蘇想到傍晚的事,瞬間就明白了,“你是聽我們和虹姐聊天才知道的?”

    女生點頭,緊跟著簡單解釋了當年的事。

    她叫薛昕,老家是青省的,地震當時被壓下去的時候就昏迷了,醒來人已經在醫院。

    她是后來聽病友說了才知道,宋哥在救她的時候用身體替她擋了掉落的幾塊磚,傷到了胳膊。

    因為這個原因,等她出院后打聽到了宋哥叫宋懷義,卻一直沒辦法找到他。

    直到今天下午無意中聽了林蘇和虹姐的聊天,這才驚覺宋哥可能就是當年救她的恩人。

    后來她就特意去找了客棧墻壁上貼的一些經營執照,法人那里的名字果然就是宋懷義。

    這才確認了宋哥就是她當年的救命恩人。

    虹姐聽她說完后,輕聲感慨道:“我們都是他救的。”

    “我沒想到他當年傷得這么嚴重,導致他退伍。”薛昕說著就紅了眼眶。

    虹姐安慰她:“你別自責,這不怪你。”

    薛昕抿著嘴沒有說話,眼底卻是一片倔強。

    虹姐只能繼續安慰:“宋哥說了救人是他職責所在,你完全沒必要有心里壓力,而且他救了你肯定就希望你好好的,也不想看到你背負什么。”

    “嗯,我知道了。”薛昕小聲應了一句。

    虹姐看著她在心里微微嘆氣。

    薛昕入住時是她登記的身份信息,知道她今年才21歲,可是她平常的眼神卻有著與年齡不符的成熟和深沉。

    別是因為這事影響了才好。

    林蘇看著兩人,心里很感慨,也知道這些事自己不方便提,就起身回了房間。

    盛夏的夜晚很燥熱,洗澡就成了每晚的例行功課。

    林蘇洗過澡吹好頭發,坐在床上有一下沒一下地劃著apid。

    傅晨暉出來就看到她這副樣子,知道是有心事,就走過去把她人進懷里,“還在想宋哥他們的事?”

    “嗯……”

    林蘇心不在焉地應了一句。

    傅晨暉眼神微閃,下一秒就收緊胳膊,低頭親著她,很快就把人壓倒在床上……

    林蘇伸手推搡,柔聲道:“時間還早。”

    客棧的隔音效果一般,此刻就能聽見外面很多人的說話聲。

    傅晨暉本來是想轉移她的注意力而已,沒真的想現在就做什么,后面的這些都是意外。

    他起身順手也把拉了起來。

    林蘇覺得房間有些熱,再待在這里恐怕會擦槍走火,就決定出去了轉轉透透氣。

    “我出去有點事。”不等傅晨暉應聲,她就整理好衣服閃了出去。

    傅晨暉拍了下額頭,這丫頭絕對是故意的。

    不過客棧人來人往,里面形形色色的人,他不放心就跟著出了門。

    晚上小雨還在,林蘇看著吧臺那里人潮涌動的畫面,并不打算去前面。

    目光在院落里掃了一圈。

    忽然看見薛昕就坐在一側的雨棚下。

    林蘇猶豫了一秒,就抬腳朝那邊走去,動作很輕。

    薛昕還是抬眸看了她一眼。

    其實從進去了出來,薛昕就注意到她了。

    這會主動打招呼,“你也睡不著嗎?”

    林蘇搖搖頭,“還不到我睡覺的時間。”

    薛昕微微點頭,而后就不再出聲。

    林蘇也是,坐在長條木椅上托著腮,靜靜望著眼前的雨幕。

    氣氛安靜卻不尷尬。

    不知道過了多久,薛昕又出聲了,“你們是從哪里來的?”

    林蘇回神,看著她微笑道:“我老家是皖城的,我老公是蕪縣的。”

    薛昕點點頭,又沉默了下來。

    林蘇看了眼她,決定這次換自己主動,“你一個人過來旅游的?”

    “對,現在是暑假,身邊也沒有同學能一起。”

    為了能聊下去,林蘇又說:“這邊風景不錯,夏天過來玩正合適。”

    薛昕不是話多的人,簡單“嗯”一聲就沒了下文。

    林蘇也不覺得有什么,她出來是為了透氣,呼吸新鮮空氣,又不是為了聊天交友。

    正想著,卻聽薛昕忽然說:“你們感情真好。”

    林蘇聽見她沒頭沒尾的一句話,面露疑惑等待她的下文。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