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二十六章 清云樓奇遇

    霎時間,透過軒窗看到那陰郁的天際淹沒了柔和的光影掠過了清云樓,剛剛還往來憧憧游人的街巷漸漸寂靜下來,外面那落在銀杏枝葉上的鳥兒,也在‘啾啾’一聲落下,飛入別處掩藏之地。(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驀地,一道閃電劃過天際,忽聽一聲驚雷轟鳴,那秋雨淅瀝淅瀝落下,輕輕地敲打街巷的磚石,那輕柔的細雨綿綿,順著街巷的屋檐流下,那銀杏樹上,一簇簇沾滿細雨的銀杏葉,是那么晶瑩通透。

    “老大,你看,天兒下雨了。”那云風手下的兄弟亦是說道。

    “休要扯開話題,你的膽子還真大啊,居然敢騙我?還膽敢沾賭,一賭徒啊你,”那云風亦是云淡風輕地朝門外瞧了一眼,故作揮拳朝那人頭上一陣亂舞。

    “老大,我不敢了,老大,饒命,打今兒起,兄弟我再也不去賭坊了。”那人亦是伸手抱頭,苦苦求饒一聲。

    云風聽到那人言道兄弟二字,揮舞的拳頭亦是停駐在半空中,頗是無奈的朝空氣錘下。

    清云樓里,那傍邊的人亦是交頭接耳的指指點點。

    然而,在樓閣之上的高昀城一行人已然深覺可笑,直直的盯著那云風的舉動,只有鳳凰膽敢朝著那些個人輕啟哄然一聲:“你們瞧見了沒,這就是盛名京城,令旁人聞風喪膽的山賊。”

    聽聞鳳凰這一聲落,那樓閣下傍邊的宿客亦是悄然轉移了座椅,朝那些個人看去之際,卻不想那些人也只是站在原地發愣,不膽敢上樓閣一步。

    樓閣軒窗前落坐的蕭妤顏,蕭沐云,喬鈺見此一幕,亦是詫異,雖不再懼怕,卻也不膽敢同鳳凰那般瀟灑。

    高昀城亦是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詫異且笑顏道:“方才那幕是怎么一回事兒?我看著可不象戲法。”

    “鳳凰我啊奉送他們一好禮。”鳳凰亦是故作笑顏一聲。

    “什么禮?到你手里還能有什么好?”落坐的龍炎瀟灑的站起身來,站在鳳凰傍邊調侃一聲。

    “誒,這回你可錯了,鳳凰我真是奉送他們一大禮啊,那可是耗費我靈氣幻化的一棵‘善念搖錢樹’。”鳳凰故作神秘的言道。

    “‘善念搖錢樹’?原本以為你給那少年道士運入靈氣,從而以抵世間百年之力,夠離譜的了,居然耗費靈氣給這些山匪‘善念搖錢樹’,鳳凰你何時如此大方了?”龍炎亦是詫異的望向鳳凰驚呼這一聲。

    “還不是那道士不肯回京城,若是他在落入絕境,不還是要歸罪于鳳凰我的頭上,他不是吵著作徒弟嗎?那索性就給他世間的百年力,那也是要用到善道之中的。至于這‘善念搖錢樹’,鳳凰也是深有用意,你說,這‘善念搖錢樹’在一幫山賊之手,想想就好笑。”鳳凰亦是笑顏一聲。

    鳳凰這辯解一聲落下,龍炎,麒麟,常壽也是深覺好笑,眼眸望向云風那些人亦是頗具無奈,卻也漸漸浮起微微一笑顏。

    龍炎,鳳凰,麒麟,常壽卻只見到高昀城那雙眼眸彌漫著詫異,直直看向他們。

    “我還是不明白。”高昀城喃喃自語道。

    “‘善念搖錢樹’那滿樹金黃,可都是元寶啊,需很深的緣,這緣就是善,一般的善念只能看到,隨之腦海深處的善念,且能觸碰到,就此摘下以后,那空余的枝葉就閃現一枚元寶。”鳳凰亦是辯解一聲道。

    “諾,方才云風那手下就是長云山里心最善的,卻沾染了賭坊,就在那人遞給那店小二之際,惡念在腦海深處一現,那元寶就消失回到那人的衣袖里去了,他就是想用都用不了。”鳳凰亦是朝樓閣下望去,對高昀城解釋道。

    “原來如此。”高昀城亦是煥然大悟,朝那些個人望去,如此一來,哪怕,長云山的人為了‘善念搖錢樹’又豈能再做當街捆綁人,傷天害理之事。

    “鳳凰我只是沒想到他們悟性如此之高啊。”鳳凰亦是故作深沉一聲。

    這么一席話,在軒窗前傍邊的白陌洹,喬鈺,喬淵,蕭妤顏,蕭沐云,蕭婉柔亦是彼此之間,兩兩相視,心下深覺詫異,云里霧里,不明其意。

    此時,驀地‘砰砰’的敲門之聲落下,門‘吱吱’的一聲響,眾人尋落聲源,只見清云樓的店小二把門打開迎客。

    清云樓,門口站有一裝扮優雅之氣的富家小姐,而傍邊跟有五個丫鬟,門口傍邊停駐一輛奢華的車駕,那馬兒在飛檐之下,卻也被這清風細雨吹的盡顯狼狽。

    那女子見門已開,亦是雙手遮擋住額頭,抬腳踏進清云樓,五個丫鬟隨之其后,其中一個丫鬟正往回收著一把油紙傘,收好以后,在門外抖了抖落在油紙傘的雨滴,卻被一聲呵斥驚嚇。

    “你怎么笨手笨腳的,這風都吹進來了,快將門關上,若是讓本小姐沾染了風寒,小心我回府收拾你。”那進來的女子亦是深沉的驚呼一聲,卻在人前故作矯柔姿態。

    那丫鬟聽到這一聲落下,亦是心底深處驚悸一下,疾步踏進那清云樓。

    那滿樓的眾人亦是看向這主仆幾人,那也是見怪不怪,司空見慣,這京城之地,主家怒罵,怒打家仆乃是常事。

    “店小二,把你們這清云樓的招牌菜上來一份。”那女子亦是步步生蓮,且找下了一座椅,故作笑盈盈的喊道。

    那女子環顧清云樓樓閣四處,亦是暗中思忖:這清云樓果然是盛名,名不虛傳啊,不說這上好的佳肴讓人意猶未盡,就言這裝飾都是讓人處于賞心悅目之中。

    望到鄰桌滿坐的鄉野之人亦甚是反感,可就是有一處瑕疵,那就是,不論是何人,何地位,都能進這清云樓,這清云樓若是只能尊貴的人前來就好了,哪怕,她花十倍的價錢都甘愿。

    如此一想,那腦海之中尊貴二字亦是深深直擊她的內心深處,讓她漠然一愣,又苦澀的搖搖頭。

    那店小二端著美味佳肴,上滿了一桌案,亦是喊道:“客官,你慢用。”速即,奔忙于別處去。

    只見那女子盯著滿桌佳肴,拿起竹筷,品味了起來,那傍邊站著的五個丫鬟,卻也只有抿住嘴,垂涎欲滴的份兒。

    “這女子好大的架子,真有傲氣,頗有鳳凰之風采啊。”龍炎亦是透過闌干的空隙回眸笑顏道。

    “你說這話虧心不虧心,那么一待人刻薄的女子,你言道傲氣?還同鳳凰我?嗯?難道一直以來,鳳凰在你們心里就是她這樣的?”鳳凰亦是故作深沉一聲緊緊盯著龍炎,隨之視線望向麒麟,常壽,乃至高昀城。

    “有過之無不及。”麒麟故作神秘一聲。

    “贊同麒麟說的。”常壽添油加醋一聲。

    龍炎,麒麟,常壽,高昀城,還有白陌洹等人亦是不言而喻,暗中憋笑。

    鳳凰亦是故作不滿,氣呼呼的在座椅之中跺腳,還未等鳳凰辯駁一聲,樓閣下傳來一女子的‘阿嚏’之聲,隨之而來的是一聲呵斥。

    “可惡,你這死丫頭,我這一滿桌的佳肴,全讓你給糟蹋了,我好不容易出府來清云樓吃這一頓,你這死丫頭就見不得我好,見不得本小姐安逸是吧?”那優雅的女子亦是憤然一聲,伸出手來,那傍邊的丫鬟愣了一下,卻也是深有默契的將手中的長鞭遞了過去。

    那女子揮灑長鞭,一聲‘啪’的響落在那滿桌佳肴之上:“只不過在外頭淋雨罷了,笨手笨腳的亦就算了,就你嬌柔造作,這么好的菜全讓你給糟蹋了。”

    這長鞭一落菜盤之際,亦是讓那丫鬟心中驚悸一下,卻也站在原地,不敢動,且不敢言語一聲。

    隨之,那女子揮舞長鞭落于那丫鬟的身上,一聲聲清脆響亮,鞭打的那丫鬟連滾帶爬的苦苦求饒。

    “小姐,都是奴婢的錯,你就饒了我吧,我,奴婢再也不敢了。”

    樓閣上闌干處的白陌洹,喬鈺,喬淵,蕭妤顏,蕭婉柔,蕭沐云,高昀城,龍炎,鳳凰,麒麟,常壽,見到如此一幕,亦是心底深處驚悸一下,彼此之間相視一眼,慌忙站起身來。

    還未等眾人有所動靜,卻聽得另一聲女子的哭喊求饒之聲:“小姐,你就饒了她吧,她已然得了風寒,已是遍體鱗傷了,之前的傷還未痊愈,現在小姐你又打她,讓她如何撐得住啊。”(未完待續)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