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八十六章 這個根本不一樣

    “你們說,千原老師有沒有可能忘了?他一直好像很忙。(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二之前圣子坐在電視機前,表情有些苦惱。

    現在時間快到大學放暑假的時候了,千原凜人以前答應過她這個暑假可以去關東聯合電視臺實習,只是真到了具體操作的時間了,她有些拿不準是等千原凜人安排,還是自己主動送上門去。

    要是等的話,萬一千原凜人給忘了呢?

    要是主動去的話,萬一千原老師覺得太早呢?萬一當時千原老師只是隨口說說呢?人家隨口客氣幾句,自己就跑去硬要讓履行承諾,是不是不太好呢?

    她一時在那里患得患失拿不定主意,但本身還是極想去的,不提本身就對參加工作有一定興趣和期盼,就是能近距離跟著偶像一起工作,這已經是一種非常大的誘惑了。

    她希望兩個好朋友幫著出出主意,但念叨完了,發現沒什么動靜,不由追問道:“你們說怎么辦?”

    山神愛子往嘴里塞著爆米花,心思多半放在了西野霧紗的腿上,隨口道:“我本來想打電話給寧子姐姐,讓她提醒一下千原老師……”

    圣子心中一喜,但馬上又聽愛子繼續說道:“但聰明蛋不同意,說讓你自己去求寧子姐姐,或者干脆直接去問千原老師。”

    “為什么呀?”圣子有些失望,但馬上轉頭向另一位好友看去。

    西野霧紗正頭手倒立中,努力往天空伸著兩根小短腿,期望再長高一點,悶聲道:“因為你要踏入社會了,這種小事你該自己學著處理,學著自己去求人辦事,學著臉皮厚一點……圣子,你性格太靦腆了,人也太老實了,這可不是好事,我們覺得你需要鍛煉鍛煉。”

    真遇到大事,做為好友,該幫忙肯定要幫忙,但她覺得,這種小事該讓圣子自己做,畢竟她也需要長大——這種小事她都張不開嘴,那遇到大事能指望她鼓起勇氣嗎?

    哪怕是父母都不可能一輩子在身邊,更何況是朋友。

    她早晚有一天需要靠自己的。

    圣子沒話說了,猶豫了一會兒,小聲道:“我再等兩天好了。”

    “隨便,要是錯過了,后悔的肯定不是我們。”西野霧紗反正已經和愛子商量好了,這次絕對不幫忙,直接道:“你想去就得自己爭取,哪怕我們替你傳話很容易。”

    圣子更郁悶了,憋在那里不說話了,而西野霧紗終于堅持不住了,直接翻倒在榻榻米上拼命揉小腿。

    愛子哈哈大笑道:“你這廢物,才堅持了三分零十秒,沒見過比你更弱的人了。”

    “你才是廢物,是電視劇要開始了!”

    “你就是廢物,而且你這輩子就這身高了,你的發育期早結束了!”

    “你也沒比我高多少。”

    “我無所謂,只要比你高就行。”

    “不和你吵了,我要看電視。”西野霧紗和好友互懟了兩句,在身高方面懟不過,干脆一指電視機,借著愛子分神之機搶走了她手中的爆米花桶,往自己嘴里填了一大把,含糊道:“馬上開始了。”

    愛子也沒趁勝追擊,她也是要看劇的,隨口說了句“饒你一條狗命”,然后便把目光投向了電視機。

    屏幕上已經開始放送《奧姬》開始之前的贊助廣告,不少知名大企業都位列其中,而這些廣告她們已經看得很熟了。

    她們三個人中,西野霧紗最喜歡《奧姬》這種大時代劇,感覺縱觀一個時代的變遷和幾個人一生的經歷很有趣,一直非常熱心的追劇。

    愛子其次,只是有些地方看不太懂,哪怕劇中已經盡量科普了,但有些歷史方面的東西她還是看的似懂非懂,需要西野霧紗時常幫她解釋一二——這對她來說已經很難得了,她以前根本不看大河劇的,覺得又臭又長沒意思。

    圣子的意見則沒有太大參考價值,她做為千原凜人的首席腦殘粉,只要是千原凜人拍的劇都喜歡,更何況這劇后面還掛著她的名字,她自然百分之一百二的要支持到底,別說本來就很好看了,就是不好看她也要說好看!

    廣告很快就結束了,她們三個人馬上聚精匯神的看了起來,除了偶爾討論幾句,只有西野霧紗吃東西時產生的吧唧聲。

    現在劇情發展到了近半,六羽女家正面臨覆滅危機,而涼子卻被關在尼姑庵里,對此一無所覺。

    …………

    塚原駿同樣在周日晚八點等著看《奧姬》。

    最初,他是被植木佐富子飾演的“涼子”吸引才加入追劇行列中的,只想看佐富子那位絕色美人,但看著看著竟然把劇看進去了,沒有佐富子的劇情仍然看的津津有味。

    他只是普通觀眾,也搞不明白這是什么原因,只覺得這劇看起來很舒服,劇情緊湊,表演真實,畫面漂亮,反正每周不太到一小時的時間眨眼就過去了,甚至看完了還要惦記下一個周日。

    也是通過這部劇,他開始了解到千原凜人這位近兩年很火的名編劇名制作,順便也了解到了關東聯合電視臺,現在可以算是關東聯合電視臺的忠實觀眾了——經濟不景氣,他手里沒多少閑錢跑出去玩,干脆晚上就窩在公寓里看劇,幾乎把除了《冷暖人間》之外的所有千原系電視劇都看了。

    有當日放送就看當日放送,沒有就租錄像帶回來補劇,也算發展出了一個打發時間的新愛好。

    當然,看《奧姬》是重中之重,這個對他來說是必須追的劇,等電視劇開始后,他看的很專注。

    電視機中正傳出陣陣法螺聲,六羽女家正依托一個小山丘展開陣型,而不遠處的敵人看起來更強大,人數多了數倍。

    塚原駿喝了口淡啤酒,感覺有點撓頭,對接下來的發展不太看好——不是擔心六羽女家會打不過,而是對大河劇的戰爭場面不抱什么希望。

    對大河劇來說,戰爭場面是次要的,更喜歡搞些“密室陰謀”、“合縱連橫”、“大義為國”之類的劇情,宣傳時說有大場面,但拍出來像是兩伙人在春游,實在沒什么看頭。

    但《奧姬》有這樣的劇情,塚原駿對此也表示理解,戰國時代的故事,戰爭是免不了的,天下哪有完美無缺的劇,看在主役美成那樣的面子上,這點小事不用計較——他覺得這種劇情也就意思意思,希望快點結束。

    只是出乎他的意料,這段劇情展開后,似乎沒有一掠而過的意思,鏡頭換了一個更遠更大的視角,雙方大旗高展,足輕背后的靠旗林立,一方為灰,一方為黑,在背景略有虛化的情況下,像是兩個大色塊,視覺沖擊力十足。

    塚原駿也不懂這種鏡頭在“美學”上的意義,但看到這種鏡頭仍然能感到很漂亮,被吸引了,似乎對后面的發展也期待起來。

    這時配樂也響了起來,鼓點聲越來越密集,音效中法螺聲陣陣,戰爭氣息越來越濃。

    鏡頭也很配合,快速掠過了六羽女家前排的士兵,而這短短的一瞥,讓塚原駿心臟開始發緊,更加投入了——在一般大河劇戰爭場面中,士兵往往都是平靜的,麻木的,像是人偶一般,一看就是來湊數的,但剛剛那個鏡頭中,士兵臉上有著明顯的恐懼、迷茫之色,不少人還在微微發著抖。

    但也就短短的一瞥,還沒等塚原駿反應過來,隨著軍陣后方傳來了命令,這些士兵“呦、呦、嘿”的喊了起來,還不停頓著手中的竹槍,聲勢震天,氣勢恢弘,然后沒有多余的廢話,敵人那方也鼓舞完了士氣,竹槍如林一般移動,在烈烈風聲中直逼了上來。

    塚原駿停止喝啤酒了,目不轉睛——很壯觀,很漂亮,和以前所有的大河劇都不一樣啊……

    而他還沒感嘆完,法螺聲更緊湊了,鼓點也越來越重。

    塚原駿還在猶豫開戰前慣例的“將領講話”去哪里了,但愕然發現好像沒有,一方已經逼近,開始放平竹槍,雖然沒追求整齊,但一排一排尖銳的槍頭簇擁在一起,兇性十足,看的人頭皮發麻。

    接著大片的竹箭猛然從六羽女家后陣方向射出來,而更多的竹箭也投向了六羽女家。

    法螺聲突然消失了,鼓點聲同樣消失了,整個場面似乎一靜,緊接著就是無數人身上中箭。有的人仍然堅持不倒,但也有不少人直接撲倒在地,大片的慘叫更是成了主旋律,而就在這一瞬間,雙方的足輕似乎都瘋狂了,齊齊發出了聲嘶力竭的吶喝,一方向前猛沖,一方居高臨下,無數竹槍開始瘋狂對刺。

    慘叫聲更響了,法螺聲也重新響了起來,一聲比一聲更急促,似乎要逼迫足輕們用盡全力,而與之對應的則是大量的鮮血飛濺,更多的人開始倒下。

    塚原駿看得有點喘不動氣了,理解不了是怎么拍出來的——雙方箭矢對射,人像割麥子一般撲倒,突然其來之下,有點震撼的,根本不像作假。

    對刺更是激烈,不像一般電視劇那樣應付了事,鏡頭快速轉換之下,讓人腎上腺素都快速分泌起來。

    他目瞪口呆的看著,甚至有了一個不理智的念頭——這些演員不會真受傷了吧?他們還活著嗎?

    對刺足足持續了數十秒,六羽女家人數太過劣勢,被逼的連連后退,似乎有崩潰的跡象。塚原駿更是看加目不轉睛了,而這時六羽女家的足輕陣列突然分開,二十余騎猛然撲了出來,黑鎧紅母衣,太刀閃閃就直接撞進了另一方的足輕隊列中,讓形勢轉眼就發展成了大混戰。

    沒有什么慢鏡頭,沒有什么花哨的招式,甚至都沒有臺詞,就是互相砍殺,戰斗場面之激烈,讓塚原駿都有了電視機在晃動的錯覺——人一眨間就被撞飛,甚至連慘叫聲都沒有,而馬匹被推倒,砸在鏡頭前濺起了大片的泥土,真讓人感覺地面在震動。

    不知不覺間,啤酒易拉罐竟然被塚原駿捏扁了,看著職業武士投入后更加慘烈的戰場,心神動蕩——在此之前他還沒見過這么“真實”的戰爭場面!

    真的沒見過啊,以前的戰爭場面都好假,這個根本不一樣!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