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47章 云雀·獵巫人和風靈

    云雀悄無聲息地走出樹林。(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由于獵巫人能在黑暗中視物,她避開了地上所有的斷枝和樹葉,沒發出一丁點聲響。她沒穿那件帶絨毛的斗篷,因為在黑暗中潛行時,它只會礙手礙腳。

    律師沒離開他們分開的地方太遠,就躲在附近的一片灌木叢后面。這個位置剛好是燈光的死角,所以即便是業余人士也可以藏得很好。

    云雀現身時,他被嚇了一跳。

    “……云雀?活見鬼!你走路沒有聲音的嗎?”

    “走路有聲音的獵巫人是得不到銀羽項鏈的。”云雀平靜地回答。雖然她的腿傷尚未痊愈,但無聲潛行幾乎成了她的本能。

    “好吧,你真的嚇了我一跳。”律師緊張地四下張望,“所以你成功了?動物園里有人嗎?”

    她點點頭,“有兩個人在門口放哨,我偷聽了一會兒,確信這些人就是咱們要找的目標。他們提到了千面夫人,還說她今晚會現身。”

    “千面夫人?他們真的提到了這個名字?”

    云雀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問題嗎?”

    “沒什么,只是……”律師揉搓著手臂,凍得瑟瑟發抖,“我聽過她的傳說。千面夫人是個不老不死的女人,現任公爵的父親還在襁褓中時,她就已經在管理這座城市了。她的爪牙遍布全城,火印城能夠長治久安,全靠她在暗中維護穩定。而且她還長期占據著九人議會的一個席位,送走了一撥又一撥的同僚。”

    “胡說八道。你怎么不說她是個女精靈呢?”云雀諷刺地說,“千面夫人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名號,專屬于公爵情報網的管理人。火印城能夠長治久安,她和她的爪牙確實功不可沒,但最大的功勞顯然應該屬于黑衣廳。”

    “……你是個獵巫人,當然會這么說。”

    “我是個獵巫人,所以我不想在這種毫無營養的話題上浪費時間。聽著,我馬上要潛入咱們正對面的那座建筑,我相信被綁架的姐弟就被關在里面。由于千面夫人隨時可能現身,所以我必須盡早救他們出來。至于你,我希望你去找一輛馬車,過會兒逃跑時用得上。”

    “馬車?我去哪兒弄馬車?”律師一臉為難。

    “你不是掮客嗎?自己想想辦法吧。”云雀拍拍他的肩膀。

    她再次鉆進樹林時,身后傳來律師的嘆氣聲。

    ————

    云雀熟練地撬開窗子上的插栓,隨后將撬鎖工具收回了皮甲上的口袋里。她輕輕推開窗子,靈巧地翻進了走廊,接著又輕手輕腳地關好了它。

    走廊的另一側是經過特殊加厚加固的玻璃墻,墻上還有一些用途不明的齒輪裝置。墻的后面是分開的小隔間,最靠近她的隔間里關著一只通體漆黑的貓科動物,尖尖的耳朵隨著睡眠時的呼吸起起伏伏。

    暗夜獰貓,她心想,幸好沒有驚醒它。

    由于毛皮可以隨意改變顏色以融入環境,這種貓科動物是十分危險的捕食者。它們通常生活在“疤痕”附近的山區里,但有時也會在人類的居住地附近出沒。獵巫人都學過在黑暗中對付暗夜獰貓的方法——躲在密閉建筑里,等待天亮。

    她小心翼翼地走遠了一些,隨后趴在地上仔細聆聽。

    微弱的腳步聲,人類的腳步聲。離她很遠,大概位于建筑的另一側。

    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很順利。

    云雀之所以選擇從這里潛入建筑,就是因為這片區域是魔法生物的收容處。除了經驗豐富的獵人和冒險者之外,沒人愿意在晚上和這些危險的生物打交道,維和軍士兵們自然也不例外。即使隔著加固加厚的玻璃墻,驚動它們依然是非常不明智的選擇。

    她無聲地穿過走廊,動物園最近似乎又多了些新的怪物。一只小型翼龍正蜷縮在監牢的角落打著盹,它旁邊的監牢里關著一只幼年蝎尾獅,再旁邊的監牢里只有一個形如花瓶的罐子——里面大概住著一只風靈?

    想抓到這種東西可不容易,需要懂行的巫師配合一只裝備精良的專業小隊,而且成功的機會也不高。因為風靈在察覺到危險時,往往會直接逃跑。

    云雀經過罐子的監牢時,里面突然傳出了說話聲。

    “喂!你,說的就是你——你是個獵巫人,對不對?”

    云雀有些好奇地轉過頭。她還從沒見過會說瑟倫語的風靈,它們自己的語言聽上去有點像精靈語,只是語速加快了好幾倍。

    然而玻璃監牢里什么也沒有。

    云雀聳聳肩,繼續前進。

    “別走啊,女獵巫人!”風靈的聲音從玻璃墻內傳來,“幫幫我吧!”

    有個穿著藍色裙子的女孩突然出現在她面前,撲閃著翅膀漂浮在空中。她的身體也是藍色的,而且只有手掌般大小。

    真有趣……風靈很少會變成人類的樣子,它們通常更青睞鳥類或龍類的外形。

    “我為什么要幫你?”云雀輕聲問。

    “你為什么不幫我?”

    “因為我是個獵巫人,專門對付你和你的同類。”

    “你才不是那種人,我能看得出來。”風靈在監牢里飛來飛去,“求你了,我必須離開這兒!只要打開旁邊那個齒輪鎖,監牢的另一面就會打開一扇門。現在外面沒有魔法力場,我一下就能逃出去。”

    “逃出去之后,繼續在城里搞破壞嗎?”

    “我才沒有搞破壞!”風靈懸停在她面前,小小的臉上露出不服氣的表情,“我只是想觀察人類的行為而已,結果卻被一群討厭的家伙抓到了這個地方。我和他們無冤無仇,他們卻拿我換那些亮閃閃的金色圓片……真是豈有此理!”

    云雀聳聳肩,“你應該小心那些獵人。只要能賺錢,他們什么生物都敢抓。”

    “我以后會小心的。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幫我的忙?”風靈又開始四處亂飛,“我沒有那些金色圓片,但是我可以給你別的回報,怎么樣?”

    “什么回報?”

    “我可以把自己觀察到的事告訴你。你們獵巫人最喜歡這個了,對不對?你們這個叫做搜集晴暴!”

    “是搜集情報。”云雀糾正道,“但你的提議并不怎么誘人。首先,風靈很喜歡捉弄人,所以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騙我?其次,就算你說的是實話,你的情報也很可能是沒有價值的無用信息。”

    “我知道了,你想討家還家。”

    “是討價還價。”

    “好吧,好吧,”風靈在她面前停了下來,“我可以先告訴你一個晴暴。和你的同類有關。”

    “同類?你是指另一個獵巫人?”

    “對,另一個獵巫人。一個很壞的獵巫人,他的臉上也有個和你差不多的傷疤。他和一個不會死亡的怪物做了交易,還到處搜捕精靈。他也想抓我,但是被我逃掉了。”

    不會死亡的怪物?云雀瞇起眼睛,“你說的那個不會死亡的怪物是什么?”

    “這是另一個晴暴了。”

    “不,這是同一個情報。別忘了,能打開監牢的齒輪鎖在我這一邊。”云雀提醒她。

    風靈皺起了小小的眉毛,“好吧,好吧。那個怪物偽裝成了人類的樣子,但他根本就不是人類。那個軀體是他偷來的,他偷了好多好多軀體。每次死亡之后,他的外形都會變成另一個軀體的樣子。”

    “這個怪物有名字嗎?”云雀追問,“你觀察了他這么久,肯定聽到過他的名字吧?”

    風靈不滿地昂起下巴,“這次絕對是另一個晴暴了!”

    “好吧,那就回到一開始的情報……和這個怪物做交易的獵巫人,他叫什么名字?這可不是另一個情報了。”

    “你叫什么名字?”

    “現在是我在問你問題。”

    “告訴我你的名字,我就告訴你他的名字。”

    云雀遲疑了一會兒,“我叫云雀。”她說。

    “云雀?真是好名字。”風靈晃晃身子,變成了一只藍色的云雀,接著又變回了女孩的樣子,“如果我回答了云雀的問題,云雀就要遵守承諾,放我出去。”

    “只要你答應不在城內搞破壞。”

    “我從來不搞破壞!”風靈舉起小拳頭抗議道,“但我還是會答應云雀,因為云雀是個疑神疑鬼的獵巫人,天天只會懷疑別人!”

    “好吧,那么,告訴我名字。”

    “獵隼。那個壞獵巫人叫獵隼。”

    獵隼?他是個守密人,應該專門負責搜捕荊棘團才對……他怎么可能和托馬斯·恩德做交易?

    云雀懷疑地打量著面前的風靈,“你確定嗎?”

    風靈氣呼呼地鼓起腮幫子,“云雀真是太過分了!如果云雀不打算相信我,為什么還要問我?”

    “好吧,只是想確認一下。我這就放你出來。”

    噗的一聲,風靈緊緊貼在了云雀面前的玻璃上,整張臉都變了形。“云雀不會后悔的,云雀會得到更多的晴暴作為回報。”她轉動著變了形的大眼睛,殷切地注視著云雀的手。

    云雀拉動了齒輪鎖的開關。一陣清脆的金屬摩擦聲從監牢里傳來,對面的墻上打開了一個出口,外面是動物園中央的大坑。不過云雀記得坑的頂端也覆蓋著一層玻璃強,所以就算風靈逃出監牢,恐怕也沒什么意義。

    然而看到她期待的眼神,云雀實在不想打擊她。

    看到打開的出口,風靈驚喜地歡呼起來,“謝謝!云雀不會后悔的!”

    她化成一條藍色的線,瞬間飛出了監牢。片刻之后,風靈又飛了回來,狠狠踢了一腳監牢中間的罐子(當然,罐子紋絲不動),接著再次消失在監牢的出口。

    云雀聳聳肩,合上齒輪鎖繼續前進。

    風靈有一點說對了……她的確不殺有智慧的魔法生物,尤其是能交流的那些。在云雀眼中,有些魔法甚至比人類更值得交往。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