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65章 幕間·壁畫家

    孤島監獄深處的單人牢房中,壁畫家塞爾吉奧里佐站在繪畫墻邊,欣賞著自己剛剛完成的畫作。(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那是一只鳥。淺黃色的背羽、白色的腹部,以及棕色的尾巴。

    一只云雀。

    他是個挑剔的藝術家,挑剔到了吹毛求疵的程度,即使對待自己的作品也不會心軟。但是這一次,他對眼前的畫作很滿意,堪稱他的巔峰之作。

    這只云雀的脖子有些歪,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它的眼睛不像壁畫家的其他作品那樣富有神采。整幅畫都顯得死氣沉沉。

    這是一只瀕臨死亡的云雀,或者是已經死去的云雀,取決于觀賞者自己的理解。

    他踱到工作臺邊,放下手中的調色盤。工作臺上放著一份火印城日報,那是他用幾幅畫換來的回報。日報被他翻到了第四版,上面那篇文章的標題用粗體字寫著《著名獵巫人在追查兇犯時失蹤,可能已死亡》。

    文章的正文部分被他當成草稿紙了,當然是在讀過之后。

    壁畫家出神地盯著文章標題的那行字。過了一會兒,他搖了搖工作臺上的鈴鐺。

    幾分鐘后,兩名獄卒走進了監牢。雖然中間隔著一道鐵籠,壁畫家的手腕上還拴著鏈子,但那兩人看上去依然很緊張。

    其實完全沒有害怕的必要,壁畫家心想,一點也沒有。

    “有什么需要嗎,里佐先生?”一名獄卒問。

    有禮貌的獄卒是洛倫佐,壁畫家對他的印象很不錯。因為在孤島監獄這樣的地方,尊重和禮貌的品質非常罕見。

    “昨天來訪的那位報社的女士,莫斯小姐,她說過如果我有什么需要,可以隨時通過她的聯系人找到她。”

    “沒錯,先生。”洛倫佐點點頭。

    “那就對了。請你告訴她的聯系人,我希望在火印城日報上發表一篇文章,就在明天。她可以自己來,或是派手下人來。我會口述文章內容,由他們記錄。”

    “她為什么會來?而且你憑什么認為自己寫的東西能登報?”另一名獄卒嗤之以鼻。貝尼托,無禮的貝尼托,此人似乎認為粗魯和自信是一回事。真是個庸人。

    “莫斯小姐欠我一個人情。”壁畫家微笑著回答,“至于能不能登報,我對此還是很樂觀的。”

    莫斯小姐請他畫的那些肖像畫,根本算不上是他的得意之作,而且在羊皮紙上作畫也不符合他的創作習慣。

    這種事原本不可能引起他的興趣。然而云雀的來訪提起了他的好奇心,壁畫家很想要知道蝴蝶殺手案件的進展。他需要一個獲取外界信息的渠道,報社無疑是個不錯的選擇。

    所以他接受了莫斯小姐的提議,按照她的描述畫了幾副肖像。作為回報,她的聯系人每天都會送來一份當天的報紙。

    到目前為止,她還沒讓他失望過。

    壁畫家不知道那些肖像畫的用途,雖然他問過,但對方顯然在回答時撒了謊。

    那女人非常精明。不是耍小聰明的那種精明,而是習慣于把一切都放在天平上稱重的精明。

    在她看來,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標價出售的。壁畫家遇到過類似的人,但沒人做得像她那么夸張。

    和這種女人打交道時必須非常小心。如果還想繼續利用她,最好確保自己對她一直有價值,有時甚至需要采取主動。

    “我會把你的要求轉達給她的聯系人,先生,但我不能保證她一定會來。”洛倫佐變換了一下兩腳的重心。

    “這樣就夠了,謝謝你,洛倫佐。”壁畫家朝他咧嘴微笑。

    貝尼托小聲嘟囔著什么。他不喜歡滿足壁畫家的要求,向來不喜歡。但典獄長大人肯定下了明確的命令,壁畫家提出的合理要求必須被滿足。

    這些為公爵辦事的官方人士向來如此。他們既害怕他,又想利用他。

    獄卒們眼看就要離開監牢,壁畫家突然心血來潮。“洛倫佐,”他大聲問,“你覺得獵巫人會被殺死嗎?”

    獄卒停下腳步,轉過身。“獵巫人?”

    “日報上的那篇文章,你肯定已經看過了吧?”壁畫家的視線掃過自己桌上的日報。

    “咱們走吧,別搭理他。”貝尼托低聲催促。

    洛倫佐聳聳肩,“獵巫人也是人。他們再怎么厲害,也不是不死之身。”

    “所以你相信那篇文章。”

    “沒理由不相信。據說消息來源是黑衣廳的內部人士,而且他們確實在調查一些窮兇極惡的兇犯,不是嗎?”

    壁畫家點點頭,“是啊,你說得沒錯。我沒有其他問題了,洛倫佐,再次謝謝你。”

    “不客氣,先生。”洛倫佐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開了口,“那名死去的獵巫人,是不是當年抓捕你的那一位?”

    壁畫家平靜地看著他,故意多等了一會兒。洛倫佐又開始變換重心。

    “是的。”他回答。

    “她偶爾會來這里拜訪你,對不對?”

    “對。”

    “我很遺憾,先生。”洛倫佐說,“她是個好人,不該落得那樣的下場。”

    “對極了,洛倫佐。她不該。”

    她不該,而且也不會。日報上的那篇文章寫得很詳細,無疑是精心策劃的謊言。

    也許你能騙過報社,甚至騙過黑衣廳,但你騙不過我。

    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戲呢,云雀?

    晚餐時間過后,卡珊德拉莫斯的聯系人來到了壁畫家所在的單人監牢。那個女人沒有親自現身,這讓壁畫家有一點失望。

    她的聯系人是個神色拘謹的年輕男人,看上去不太聰明。

    壁畫家不喜歡和平庸的人打交道,因為他們通常都很無趣。但他知道,有些時候,想要達到目的,對過程就不能太挑剔。

    聯系人拿著一個木板,上面夾著幾張廉價的纖維紙。洛倫佐替他搬來一把椅子,告訴他獄卒就守在門外,然后便把他留在了監牢里。

    “晚上好,里佐先生。”聯系人坐下后主動打了招呼。

    壁畫家目不轉睛地凝視他,“晚上好。”至少這家伙還懂些禮貌。

    聯系人似乎并不害怕他,“你想在日報上發表一篇文章,是這樣嗎?”

    “沒錯。確切地說,是一篇回憶性質的文章。”壁畫家回答,“那名遇難的獵巫人是我的朋友,我想用這種方式悼念她。考慮到典獄長大人肯定不會允許我外出參加她的葬禮,所以這大概是我唯一能為她做的了。”

    “明白了,里佐先生。但是我必須提醒你,這篇文章要先給典獄長大人看過,然后才能帶出孤島監獄。而且即使我把它帶回報社,主編也不一定會刊載它。”

    “謝謝你的提醒。”

    “還有一件事,先生,莫斯小姐希望你知道,她這不是在償還你的人情。”聯絡人說。

    她當然會這么說,壁畫家心想,卡珊德拉莫斯肯定不會放過這種機會。壁畫家這些年來一直沒接受過任何采訪,而現在他卻要主動開口,明智的人會把這件事當成是長期合作的開始,而不會試圖趁火打劫。

    只要云雀還活著,她遲早會看到這篇文章。壁畫家希望那個女獵巫人知道,她在孤島監獄中還有一位朋友……而且是一位聰明的朋友。

    無論她在謀劃些什么,壁畫家都愿意提供幫助。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咱們可以開始了嗎?”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