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504章 你們都沒我有錢

    為什么一定要拍下銅首?

    這是張小劍此時腦海中的疑問。(m.k6uk.com手機閱讀)

    對于他來說,花錢其實怎么花都行,不犯膈應,圖個爽快最好。

    之前他一直在想古董是條花錢的好路子,聽到十二銅首之后也沒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這玩意是當年八國聯軍搶過去的,強盜搶過去的東西,再用自己的錢買回來,實在讓他的心里有些無法接受。

    所以愈發不能理解鄭叔那些透過門板的臟話中帶著的焦急與暴躁。

    和鄭叔打了一個招呼,寒暄了幾句,張小劍就被高青松帶著回到了訂好的豪華套房。

    葉墨竹開始整理行李,蘇瑜得知他們來了之后,挺著越發有些明顯的小肚腩來到了房間之中,和葉墨竹嬉笑了起來。

    由于廖老是他們偶遇帶來的,總不能把人家直接扔在鄭叔房里,雖然廖老可能和鄭衛勛熟悉得多。

    喝了兩口水,換了一套舒服的衣服,張小劍和高青松就又到了鄭衛勛的房間中。

    趙奶奶這時已經給兩人沏好了一壺味道正宗的龍井茶,看到張小劍和高青松招呼了起來:“小張,小趙來嘗嘗奶奶的泡茶手藝。”

    張小劍和高青松坐了下來,喝了口熱乎乎的茶。

    鄭叔就道:“之前沒來得及提,你們怎么一起來的?”

    張小劍抿了抿茶道:“機場遇到的,說來也是巧了。”

    將來龍去脈講了一遍,他還不忘道:“您可不知道,廖老和趙奶奶推著行李車,還牽著手,十指緊扣的哪種,看的我和墨竹都羨慕了。”

    高青松放下茶杯:“也難得有人能給你倆撒一把狗糧。”

    倒是廖老和趙奶奶畢竟不是年輕人,一聽這話還有一點點羞澀,鄭叔道:“二老別介意,年輕人現在都是這樣子的。”

    廖老道:“有什么介意不介意的,倒是這邊具體情況到底怎么樣了?”

    “我租了酒店的會議室,大概還有一個小時,能來的人都會到,廖老也一起去吧。”

    “那肯定的。”廖老回道。

    張小劍至今還是心有疑問,所以問道:“鄭叔,我們能湊湊熱鬧嗎?”

    鄭衛勛點了點頭:“行啊。”

    ————

    一個小時的時間說快不快,說慢不慢。

    話題離不開十二銅首,鄭叔還講了個故事,說是到了晚晴時,改造圓明園的同時,慈溪曾下密旨,請來當時陰陽風水天下第一人楊啴真人重新布設了這十二只銅首。

    楊真人布出陰陽五行、太極八卦之陣,埋下六對童男童女,使得這十二銅首陣最終與國運龍脈相通,上應天干,下合地支。

    除了維系國運的太極之陣外,十二首中還蘊藏著一個巨型寶藏的秘密。

    慈禧心機深重,或許是對國運前途已有感應,秘密埋藏了一批巨寶,價值超過大清國半數基業。她諭旨當時機關金石巧匠謝烈乾在十二銅首內藏下十二段銘文。內容即指出秘寶之所在,可讓清國后世子孫作為復國之資。

    慈溪在完工后將工人全部殺光,楊與謝亦被迫飲毒而亡,自此十二首藏有寶藏之事天下就無人知曉。

    聽完這個故事...張小劍隱隱覺得有些熟悉:“這不是韋小寶四十二章經嗎?”

    高青松翻著白眼:“湊齊十二只可以召喚神龍的故事其實還能再編一個版本。”

    講故事的鄭叔這時來了電話,拿著電話去了臥室。

    廖老笑著道:“不用當真,本來就是以訛傳訛胡編亂造。”

    又聊了聊關于銅首的故事,時間到了。

    鄭衛勛換上了一身嶄新的唐裝,帶著張小劍一行人直奔酒店的會議室。

    ————

    酒店的會議室早已經準備完畢。

    張小劍和高青松沒有坐在會議桌上,而是坐在了角落的椅子上。

    不出多時,會議室的迎來了很多客人。

    鄭衛勛和廖老開始迎接,言談之間就可以得知來者的身份。

    第一位是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拄著拐棍,身邊跟了兩個年輕人,不知是助理還是家屬。

    他是英國華僑商會會長——龍乙銘。

    他前腳剛到,后腳幾個中年企業家也進入了會議室。

    有些是張小劍沒聽過的集團老總,有些是商會的干部。

    陸陸續續又來了一些人,有些來自張小劍連名字都沒聽過的民間組織,而最讓張小劍趕到不可思議的居然還有英國華夏華僑學生會的年輕人。

    老中青三代人組成了會議室里中的奇妙組合,足足三十多人,許多人的生活地點并不在倫敦,而是在歐洲各地,得知消息后一夜趕來。

    張小劍甚至能看出他們的風塵仆仆,這是一種感覺,奇妙的有些無法言說。

    會議在人到齊后開始,主持人并不是鄭衛勛,而是一名姓吳的中年禿頂男子,他來自以搶救保護流散在海外的華夏珍貴文物為宗旨的寶利集團。

    在這方面,寶利集團斗爭經驗豐富。

    只是會議一開始,他并沒有震住場子,眼前這些海外華僑們需要先罵一波娘,來發泄一下心中的情緒。

    于是張小劍一瞬間以為自己走錯了片場。

    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的負責人嗓門最大,可能由于在英國呆的太久,干你娘三個字,變成了英文,**,bitch...喊個沒完沒了。

    “媽賣pi的拍賣、爹賣qiu..”民間組織,穿著一雙懶漢鞋的這位大叔,估計來自四川。

    “這群狗籃子……”大哥一定來自東北。

    “英國小赤佬……”應該是魔都的。

    ……

    ……

    沒過多久,罵聲漸止。

    張小劍看看窗外,感嘆到生活真奇妙,沒想到出一趟國,剛落地沒多久,居然能聽到全華夏各地的臟話大全……

    眾人顯然都非常不滿意大維德拍賣行的所作所為。

    但他們都到了,目標自然是無論如何,都要將銅首帶回國。

    沒有第一時間籌錢,華僑學生會的負責人表示,明天清晨就早組織海外的學生們抗議游行施加壓力。

    “我們沒錢,做不了什么,但游行一定沒有問題。”

    “游行也需要錢,這方面我正和集團來出,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

    張小劍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這簡單的兩句話,就讓他有點小感動。

    來不及深究,剛才那位英文罵的最兇的流失文物負責人道:“大使館已經開始了溝通,但英國的bull**效率你們也懂。”

    “商會的外資企業華僑雇員可以聯合罷工,只是數量不多...效果不一定。”

    “效果不好也要做,積少成多。”寶利的禿頂負責人堅定道:“凡我國寶,雖遠必追!”

    “倫敦內所有的中餐廳閉店,店內的華僑和服務人員可以幫忙張貼宣傳海報,為倫敦市民科普,共同參加游行。”

    “英國內的所有華僑企業可以公開此事,造成輿論影響。”

    “媒體方面交給我,一天之內人盡皆知。”

    ……

    ……

    足足半個小時,會議室里的三十多人羅列出了他們一切能做的事情。

    張小劍這一瞬終于明白自己心里奇妙感受是什么,那是擰成一股繩的團結,這種團結之中有著不可切割的血脈華夏魂。

    只是商討出這些手段都是給出的小壓力,一天的時間真的很難形成國際社會的輿論大壓力。

    所以,說完了這第一個步驟,所有人必須考慮,如果拍賣會如期召開,銅首會不會被外國買家買走的問題。

    一直沒說話,拄著拐棍的華商會會長龍乙銘這時開口:“我出一個億。”

    “保利集團六千萬。”

    “基金會四千萬。”

    “我們集團能拿出一千萬。”

    ……

    ……

    “華僑學生會……”

    “你們別拿了。”鄭衛勛說完這句話,得到了全場人的附和,他道:“我個人出資三千萬。”

    廖老舉手:“廖俊洲,三百萬。”

    ————

    張小劍聽著此起彼伏的聲音,笑著搖了搖頭。

    真是一群傻子啊,可是要沒有他們的不計回報,不算得失的據理力爭,很多華夏瑰寶都無法回國。

    張小劍想的沒錯,雖然他仍然不知道追討國寶的這場戰爭自改革開放之后一直持續至今。

    但他卻感受到了海外同胞們的一腔熱血。

    高青松雖然知道一些皮毛,但也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會議。

    眼前眾志成城,讓他有一種燃燒的感覺,他低聲和張小劍說了句:“最近旅游去了不少地方,我發現海外華僑雖然身處海外,但真的多數人內心都特別愛國,尤其老一輩的華僑們真的會讓我很感動,我想代表申科拿點錢。”

    看著會議桌上十幾位白發蒼蒼的爺爺奶奶,看著他們的慷慨激昂,張小劍小聲和高青松道:“我來吧。”

    于是張小劍站了起來,站到了鄭衛勛的身后。

    鄭衛勛回過頭來,張小劍大聲道:“大家能聽我說一句嗎?”

    他打斷了眼前的眾志成城,所有人看向了他,殊不知他是那位...

    張小劍平靜的道:“這樣,如果拍賣會如期召開,到了必須競拍的這一步,我代表寧遠申科集團提供無限資金拍回四件銅首。”

    無限資金?

    ……

    所有人看著眼前的年輕人,覺得他的腦子好像有些瓦特了。

    張小劍的話還沒完,他又道:“所以大家不用再捐了,把能做的事情具體細節一下,資金方面不用擔心。”

    華商會會長龍乙銘瞇了瞇眼對張小劍道:“先不提...這是一個大數目,即便小伙子你能全拿出來,我們也不能讓你拿啊。”

    他的話引起了廣泛的共鳴。

    “是啊,是啊,這事兒不是一個人的事兒,而是我們所有人的事。”

    “雖然錢不多,但好歹盡一份心。”

    “再說……小伙子,你那位啊?”

    “難不成你是...滿清的后代,反正如果沒有一個可以說服我的理由,小伙子你不能剝奪我們捐款的權利。”

    張小劍:“……”

    他想了想,如果非說一個理由,第一個理由那可能是....你們加起來都沒我有錢?

    但這個理由并不能直白的說出口,雖然這是事實。

    所以張小劍說的是第二個理由道:“因為我也深愛我的祖國,和在座的各位一樣,錢這事兒,能者多勞嘛...”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