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31章 如愿以償

    吳氏所提,其實在朝中現有的重臣、于大人跟內閣大臣私下里討論過。(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現在他們要面對的是先爺大軍壓境,幾位重臣考慮到,先爺肯定要拿皇上震哥敲朝廷一筆重金,皇上在他手里他一定會有恃無恐。

    如果他敲一筆也就罷了,但是先爺他不是什么君子,他要是一而再再而三索取,那可咋整?他一定會敲空朝廷庫房的。

    內閣成員以及于大人等大臣,他們覺得為了權宜之計,在這個非常時期,有必要讓陳王玉哥接替他哥哥的皇位。

    國不可一日無主,皇上被抓,在人家手里,就等于國家現在無主。

    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能特事特辦。

    他們這樣考慮,也是想給先爺來個釜底抽薪。他們現在有皇上了,先爺再想拿皇上震哥說事,要多了已經不現實了。

    這就等于讓先爺見好就收的意思。

    當然,每個人心里都有數,先爺他沒那么好說話,他既然敢發兵造反,胃口一定不會小。

    吳氏派人跟于大人聯絡之前,于大人他們本來就打算這一兩日把玉哥陳王推上皇上的寶座,只是有些事情還需要商議。

    因為皇上要登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是在這個非常時期,也只能簡單。

    至于簡單到什么程度,他們需要回去好好思索一番,考慮清楚了第二天大家在一起再議。

    這事陳王玉哥是不知道的,一般的大臣也是不知道的,只有幾位重臣知道。

    關鍵時刻,他們是要起到穩定國家的局勢,他們所在的位置,也是朝廷的棟梁,或者說,是構建朝廷框架的幾個支柱,他們的決定要從國家利益考慮。

    令于大人沒想到的是,陳王玉哥的娘倒是蠢蠢欲動。

    此時于大人當然有自己的小算盤,他不讓吳氏來約談,原因就是先王的妃子若是喬裝打扮到了于府家,這事傳出去于大人就得完蛋,他怕有嘴說不清,要是別有用心的大臣害他,說他跟吳氏以前有一腿,他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要不然吳氏為什么不去別的大臣家非要去于大人家?

    這就有點晚節不保的意思,在這個時候,于大人不會讓別人抓住自己的把柄。

    另外,吳氏要是真的進了于府,讓人知道后,一定會懷疑于大人跟吳氏有搞陰謀詭計。

    作為老謀深算的于大人,他的腦子可不像吳氏那么簡單,他不可能做出這樣蠢的決定。

    就憑這兩條,于大人都不會讓吳氏進門!

    吳氏一直悶在家里,她雖然四十多歲的人,她這輩子都沒有獨立干過什么事情,剛成人就被二高抓進府里,供他享樂。

    她也就是在男女的事情上,還算用心過。

    如今在后宮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她跟蓮兒以及陳妃她們一比,她就顯得嫩了點。

    于大人讓吳氏跟前的老宦官劉公公離開,又說此事切不可跟外人道,這話肯定是要傳到吳氏的耳朵里。

    于大人的目的就是要吳氏知道,他做事更加穩妥!

    等到陳王玉哥做了皇上,吳氏就覺得是于大人的功勞,她一定會在兒子跟前炫耀她自己的外交能力的。

    而對于于大人來說,那是大大的有利,陳王玉哥事后會感激于大人。

    即便皇上震哥回來,玉哥也會在皇上震哥面前說于大人的好話。如果皇上震哥回不來了,玉哥做了真正的皇上,那他會對于大人大加封賞,會對于大人加官進爵的。

    所以于大人不讓劉公公把吳氏要跟他談關于陳王玉哥做皇上的事情,就是有大臣知道劉公公去了于大人府里,聽說是于大人拒絕了吳氏的約談,他們也會覺得于大人高風亮節的!

    而對于吳氏來說,于大人這算是猶抱琵琶半遮面,他等于是在向吳氏刨了媚眼的

    他是誰都不得罪,于大人就等于坐享其成,哪哪都好!

    于大人當天晚上派人去約見馬丫,要在馬府談重要的事。

    馬丫見于大人這么神秘,不知何事,便從帳篷回到自己的家,等于大人的到來。

    于大人與晚間騎馬到了馬府,進去后,于大人跟馬丫略作寒暄,便直奔主題。

    于大人說如今北都告急,事發突然,國不可一日無主。

    于大人把與幾位內閣大臣的私密討論說出來,把對先爺的顧慮說出來。

    他告訴馬丫,如今內閣大臣的意思,是要陳王玉哥做代理皇上,這也是無奈之舉。

    可以說,這件事情的本身沒毛病。

    先爺肯定會拿皇上震哥相要挾,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就是頭腦簡單點都能想到。

    先爺為什么要進犯邊疆?明面上還不是因為王絆扣押他的賞賜,沒收他部下的毛皮等物資,使得他破財了么?!

    當然,先爺也因為自己兵強馬壯的緣故,否則他挨了王絆的欺負,他也沒脾氣。

    先爺要的就是錢財物。

    在于大人跟馬丫在大廳商議此事的時候,馬君一直在簾子后面聽著。

    馬君當時還想,這吳氏還真有能耐,把剛上任的兵部尚書于大人都給說動了。

    馬君在馬丫回來后,私下里跟馬丫還討論過此事,馬丫也想過此事,覺得讓玉哥做代理皇上這事,可以一試。

    所以馬丫見于大人說的有道理,當時馬丫沒有多想就同意了。

    關于陳王玉哥做代理皇上一事,就這么得到了大多數的贊同,特別是朝中重臣以及馬丫馬君的贊同,這事情就等于定下來了。

    太后蓮兒跟觀丫,在聽到這事后,她們也是沒有辦法啊。

    推舉陳王玉哥做代理皇上,這個理由很充分,她們找不出拒絕的理由。

    按說太子建兒最適合,可他能干嘛?兩三歲的娃,還吃著奶水······

    太后蓮兒在重壓下,只得同意了玉哥暫且做代理皇上,以此來應付先爺的不合理要求。

    幾位大臣們商議的結果,儀式能免則免,那就是一切從簡。

    這天早朝,按照慣例,陳王玉哥依舊坐在龍椅的側方,那里也放了一把椅子。

    皇上不在,為了更好的議政,他是面朝大家的。

    玉哥監國,龍椅他不能坐,坐了就等于篡奪皇上震哥的皇位,那是要被殺頭的。

    但是今天早朝,于大人上前稟奏,他先是把目前危急形勢當著大伙的面說了一遍,然后他跪下,懇請皇上坐上龍椅,以皇上的身份主持朝局。

    于大人跪下,隨后幾位內閣大臣也相繼跪下,表示附議,請求陳王玉哥坐上皇位,應付目前艱難的形勢。

    更有他們的追隨者,自然不用說,也都跪了下來表示附議。

    那些站著的大臣,他們先是懵著的,見如此情形,見幾位重臣都跪了下來,他們心里就明白了,他們這一定是商議好的,如果再不跪下,那豈不自找苦吃?!

    跟朝中的重臣斗,他們是對手嗎?!

    他們發覺形勢對他們不妙,如果此時他們反對,等到玉哥做了皇上,他們會有什么下場,他們心里有數。

    所以有些大臣權衡利弊,也就跪下附和著這些幾位大臣請皇上坐上龍椅。

    于是,一個學一個,滿朝大臣都跪了下來,請求陳王玉哥坐上皇位。

    陳王玉哥表現的很慌張,他表示自己沒有這個能力,他是再三推辭。

    這太后跟前宦官很合事宜地出現,他傳達了太后的懿旨,要陳王玉哥做代理皇上,主持朝政。

    陳王玉哥是一推再推,不肯就坐。

    此時于大人以及幾位老臣,就上前規勸,連拉帶拽,把陳王玉哥摁在了椅子上。

    “你們這是讓本王做千古罪人啦?!”陳王玉哥坐在那里,面上是惶恐不安的。

    當然,這與他心里形成了鮮明對比,他的心里是歡呼雀躍的。

    他怎么也沒想到,事情是這么地順利,雖然他現在只是代理皇上······

    大臣們自有一番說辭,主要兩條,一是非常時期,大臣們為了這個國家,懇請陳王玉哥挽救這個岌岌可危的大廈。二這是太后的懿旨,陳王玉哥不能抗旨,現在朝中就太后獨大!

    皇上玉哥可是太后蓮兒的兒子,太后都下旨讓陳王登基做皇上了,這還有什么好說的?!

    到時候,即便皇上震哥回來了,又做了皇上了,那也不能怪陳王玉哥吧?!

    因為陳王玉哥表現的很到位,他不想做么,他是被大臣們摁在了龍椅上的。

    何況太后還下了懿旨,他不敢抗旨啊!

    于是陳王玉哥在皇位上,接受大臣們的朝賀。

    陳王玉哥······

    啊不,現在玉哥已經是皇上了,皇上玉哥讓群臣平身。

    于大人又懇請皇上玉哥將就些,如今國難當頭,當以政務為要。皇上登基的那些儀式,能免則免。

    皇上玉哥當時發話:免了免了!

    皇上玉哥要表現的好些,能做上皇位,誰還在意那些細節?!那玩意又不能當飯吃!

    要是來路正,倒又另外一番意味了,畢竟這皇位是讓自己臨時代理。

    于是接下來,皇上帶領著大臣開始商議國事。

    皇上玉哥第一次以皇上身份跟下面的大臣說話,心情好極了。

    他心里感慨,做皇上還真就不一樣,心情都不一樣。

    皇上玉哥第一件事情,就是提拔一些大臣,因為有一些職位空缺好幾天了,這是有必要的。

    畢竟前些日子隨大軍戰死的重臣,位置都空了下來。

    內閣大臣以及于大人當然支持。

    于是一些有能力的小臣就上來了。

    這些人,以后就成了皇上玉哥的人了,是玉哥把他們提起來的么。

    另外,皇上玉哥也做了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在牢中關押的犯人,只要不是十惡不赦,把他們放出來,編成一支敢死隊,用以立功贖罪。

    如果他們在保衛北都的戰爭中立下了功勞,前面所犯下的罪不但既往不咎,還享有跟將士同等待遇,該賞賞,該提提。

    在他們中選了一位做將領,這位將領,就要求到馮一青的隊伍中。

    因為這些犯罪的人,他們中有不少也是江湖人士。

    這是可以理解的,要是一般老百姓,能犯下多大的罪過?

    只要這些膽大妄為,成為一方獨霸的,才會干出犯罪的事情來。

    能夠獨霸一方,他們自然對恭儒山莊的名號是相當地熟知。

    他們當初也是擠破腦袋想進恭儒山莊的,但是恭儒山莊是有規矩的,不是什么人都要的,道德敗壞品行低下恭儒山莊是絕不會收的,也怕他們連累了這支在江湖上人稱第一大義幫的。

    他們要求到恭儒山莊門下去作戰,這個要求不過分。

    領頭的在前面給這些犯人訓話。

    “如今皇恩浩蕩,給我們這些兄弟們立功贖罪的機會,兄弟們,人都有一死,如果我們能戰死在戰場上,起碼我們也算是為國捐軀,落下個好名聲,咱父母以及妻兒老小,那臉上也有光,他們還能拿到一筆撫恤金。如果我們能夠幸運,在戰場上勇猛殺敵,沒有戰死,我們就立功了,兄弟們就長臉了,恭儒山莊當家的,就容許我們加入了,兄弟們,愿不愿意跟我拼死殺敵?”

    “愿意!”

    “如果有誰敢到了戰場上怕死,特娘的給老子臨陣脫逃,兄弟們,我們該怎么辦?”

    “處死!”

    “敢后退者,亂刀砍死!”

    “誰特娘的做了孬種,讓老子不能立功,老子活剮了他!”

    在遠處觀望的馬丫,心潮澎湃。

    上了戰場只要不怕死,那么對方一定會傷亡慘重。

    馬丫心里也是竊喜啊!

    她跟恭儒山莊的莊主道:“這支敢死隊,一定要好好用,用到刀刃上!”

    于是這支敢死隊,作為靈活機動的隊伍,就在馬丫與觀丫控制的那三個城門的中間那個呆下來,他們隨時做好增援兩邊的準備。

    皇上玉哥做了臨時的皇上,用于迷惑先爺。

    皇上震哥死了,玉哥扶正。

    皇上震哥不死,如果被救回來,玉哥繼續做他的陳王。

    這看起來非常地合理。

    可是作為吳氏以及陳王,他們的心思私下里全不在怎么抗擊先爺上面去。

    抗擊先爺的騎兵,在他們看來,這事他們插不上手,有馬丫在,有于大人等一些大臣在,這事不需要他們煩心。

    他們在干嘛呢?

    他們在活動。

    玉哥借口找一些剛提拔上來的大臣商議國事,私下里卻在尋求他們的鼎力支持。

    而吳氏呢,她這幾日可忙了。

    她要去跟馬君約會,她給玉哥的理由就是,她要把馬君牢牢抓在手中。

    這對玉哥來說,沒什么好丟人的,他本來就是馬君跟吳氏生的兒子,他們在一起說說聊聊,嗯,至于其余的,玉哥不會放在心上,他也是過來人,他早就結婚了,而且妻妾也有兩三房,他懂得人事了。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