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54.一對三,雷歐飛踢(四)

    赤石駕駛著一架麥基二號迂回于特貢和祖魯克星人之間,后座上的青島不時按下攻擊按鈕,意圖用激光吸引它們倆的注意力。(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白戶獨自一人開著另一架戰機,輔助赤石和青島干擾怪獸。隊員們接力來回,兩架麥基二號火紅色的機身從特貢頭上不斷盤旋而過。

    “隊長!”坐在位置上調試按鈕的平山敦突然開口,見諸星團回頭,他指著倒在血泊中的貝基拉講述自己的想法:“貝基拉雖然被我們砍斷了尾巴,但未必就表示它失去了戰斗力,我們最好乘勝追擊。利用麥基一號上裝備的高熱導彈,對著貝基拉脆弱的背部和斷尾傷口射擊,將怪獸徹底干掉。”

    “不妥……”望著平山失望和疑惑的神色,諸星團一邊看著倒計時的數字板一邊解釋道:“困獸猶斗,假如導彈轟炸帶來的疼痛感反而讓貝基拉恢復清醒,它的兇性會更甚,難免會爆發反撲攻擊麥基一號。我們這一戰絕不容許有任何閃失,一切以穩妥為準,貝基拉躺著繼續流血的同時,它的生命力也會下降,等虛弱到一定程度才是我們送它上路的時候。”

    正如諸星團所言,貝基拉雖痛得直抽搐,但遠遠沒到油盡燈枯的地步,斷尾相對于怪獸的體質來說算不得致命傷。此時貝基拉喪失戰斗意愿的原因是它向來仗著自己強悍的防御,從沒受到過今天這樣的創傷,對于疼痛較低的忍耐力導致它滿地打滾。

    時間倒數到三十秒的時候,貝基拉總算是習慣了斷尾的疼痛,從被它用爪子抓得千溝萬壑的柏油馬路上爬起。它的眼睛不再是之前的亮藍色,而是被憤怒和嗜血所侵染的深紅。

    “哦,貝基拉!你還好嗎?”

    好歹是名義上的戰友,祖魯克星人對自己沒去救助貝基拉的行為多少有些不自在,它干巴巴地開口道。

    “是啊,要是沒法撐下去的話就先回去吧。”特貢語氣里充斥著不自然的關切和自然的尷尬。

    “我太自大了……我以為自己防御力高就不會出事……當時對于他的建議不屑一顧……”貝基拉沒有回應戰友假惺惺的問候,而是自顧自地講述起來,聲音干澀,每一個字都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見怪獸們互相嘶吼似乎是在交談,mac隊暫停了攻勢,以免攻擊打斷它們的對話,能拖延一秒是一秒。

    “但他依舊給了我一樣東西……事到如今我也承認他的觀念……”

    諸星團豎起耳朵聆聽貝基拉的話語,前言不搭后語的言語中逐漸顯露一種古怪的意味,是有某種變故要發生的氣息。

    “你到底想說什么?”特貢不耐煩地打斷貝基拉的敘說。

    貝基拉眼中迸發出詭異的光,從四次元菊花中掏出一個灰不溜丟的古怪玩意。

    “身為怪獸的我是有弱點的,而我要彌補自己的后背缺陷……我要……我要……超越怪獸!”

    伴隨最后一聲大喊,貝基拉將灰色物品尖銳的一端對準自己的脖頸插入進去,灰色氣流沿著傷口鉆入體內四處流竄,在貝基拉體表拱起無數猙獰的浮痕,它的身體也迅速發生著變化。表皮上散布有不規則的小疣粒,腹面冒出大塊鱗片,左右兩條胳膊各自長出4個相互對稱的鋸齒狀小片,被切斷的尾巴逐漸萎縮干癟。頭部變窄,嘴巴向前凸出,長頸上暴出許多肉突。后背肌肉拱起,將皮膚撐得出現龜裂狀,灰色氣霧從皮膚破損處涌出,將背后的皮膚帶著血塊硬化成甲殼。長而厚的背甲的邊緣有許多像鋸齒狀的突起,更有三行棕褐色棘刺如刀片般挺立,看上去像是鱷龜的背甲上插上劍龍的骨質板,分外猙獰。

    數字板的倒計時還剩十秒,諸星團的心情非但沒放松,反而跟著倒計時一起下跌,面目全非的貝基拉渾身上下散發著讓諸星團憂心如焚的氣息,屬于五弟艾斯死對頭亞波人的生物兵器——超獸!

    灰色氣流完全吸入體內,重獲新生的鱷龜超獸貝恩羅拉仰天發出一聲長嘯。特貢張大了嘴巴,和瞪大了眼睛祖魯克星人一道僵在原地,還沒從異變中回過神來。

    “可惡!”見一腔心血付諸東流,白戶純火冒三丈,咬牙切齒地對貝恩羅拉開火。

    面對呼嘯而至的導彈,貝恩羅拉不屑地從鼻孔哼出兩道白氣,接著兩道火焰從鼻孔哼出,掃蕩完導彈后去勢不減地奔著白戶駕駛的麥基二號而來。

    白戶絲毫不敢放松,顧不上腦門上豆大的汗珠,眼疾手快推動操縱桿下滑,麥基二號俯沖向下避開了鼻孔火焰。

    雖躲過貝恩羅拉的攻擊,但戰機下滑的方向卻是朝著特貢。脫離攻擊交接的特貢回過神來,對著滑翔而來的麥基二號呲起獠牙。

    “不好!”白戶反應不慢,但麥基二號的推進器無法對抗剛才迅猛下沖的墜勢,只聽“咔嚓”一聲響,飛機右翼被特貢咬入口中,如同被捕獸夾夾住的狍子動彈不得。

    特貢咬著直冒火星和黑煙的戰機,倒是不覺得嗆喉嚨,頂著赤石等人的槍林彈雨就是不松口。祖魯克星人回過神來,覺得應該做點什么彰顯一番存在感,便舉起雙刀對著白戶所在的麥基二號,仿佛要切菜一般。

    “小光子力引擎啟動!”

    為了拯救白戶,mac將冷卻結束的第二次劍輪草切割用在特貢身上,全功率旋轉的劍輪草急速飛向特貢。

    貝恩羅拉將四肢和頭顱縮進龜殼,身體如飛旋的圓盤大盾攔在麥基一號的前進路途。“g!”一聲巨響,帶著讓人牙酸的切割聲,兩方的碰撞分出勝負。

    貝恩羅拉慢悠悠地落地,將四肢探出從地上爬起,漫不經心的姿態刺痛每一位mac隊員的心。

    可又有什么辦法呢!麥基一號機腹下崩斷的金屬柱和斜插在地上的劍輪草輪盤明確的告訴他們:“你們已經無能為力了。”

    就在諸星團一籌莫展之際,他瞄見了在道路上奔跑的身影。

    鳳源來了!他訓練成功了嗎?可是……

    “鳳源,不要沖動,貝基拉的后背已經不再是弱點了,你的訓練成果可能無法起到作用!”

    收到諸星團的意念交流,鳳源并未停下腳步。

    “訓練沒用?絕對不可能!交給我吧,隊長!”

    “源!”

    “交給我吧!”鳳源堅定地說道。

    諸星團點了點頭,不再說些什么,此時他只有相信鳳源,相信雷歐奧特曼。

    突然出現的疾馳身影自然也被靈燁感應到,比起滿心憂愁的諸星團,靈燁打量兩眼戰局,被黑眼圈裹住的眼睛露出篤定的神色。

    看到高大的紅色巨人出現在街道上時,靈燁笑了。

    祖魯克星人手上雙刀=有武器。

    貝基拉背上長出龜殼,四肢縮入殼中的模樣像個圓盤=圓盤生物。

    特貢,長得像個球=圓盤,頭上插著肯羅多斯的劍輪草=有武器,還綁架了雷歐的隊友。

    它們死定了。

    不過……鳳源你就穿著一條濕漉漉的內褲在街上跑,幾個意思啊?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