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425.再來一次i

    “我的出現,似乎給你帶來了麻煩。(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西奧說。

    “能者招妒,這很正常。”蘭夫瑞克坦言道。

    西奧笑了笑,并沒有多說些什么。

    時間龍殿里的龍官,都是經過層層篩選出來的精英。

    可面對這些精英,卻依舊能說出這樣的話,看起來蘭夫瑞克的龍官之路還是值得令人期待的。

    “祭祀要開始了,請取出祭祀的物品。”

    西奧按照要求將物品取出。

    六翼天使的羽翼,跟惡魔王巴納的身軀。

    十二翼的天使堪比神,六翼天使的羽翼雖然遠遠沒有達到這個程度,但無疑也是珍寶。

    惡魔王則是出自于十八層的惡魔階層,往常只有第五階層以上的家族才會有能力討伐。

    正常的一星菜鳥龍官根本看不到這些東西,然而蘭夫瑞克的表情很淡。

    西奧對于蘭夫瑞克的表現更滿意了,在他看來這是沉穩的表現。

    然而他不清楚的是..蘭夫瑞克根本不清楚這兩個是什么東西。

    按照時間龍殿的記錄,蘭夫瑞克開始念叨起了時間龍殿的祭詞。

    “至高無上的永恒之龍..”

    “請接受祭祀,賜下饋贈!”

    高聲而又簡潔的祭詞,在空中回蕩。

    物品被光束接引上空,而與此同時兩道光束落在了西奧與蘭夫瑞克的身上。

    兩者身上的魔力,急速地攀升著。

    西奧的實力也從原先的九階法師,攀升到了十三階的大魔導師。

    蘭夫瑞克的表情也透露而出驚訝,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進行祭祀。

    可這一次祭祀的收獲,顯然遠超以往。

    那依稀流出的魔力,就超過了他們那里的圣者。

    “不錯的收獲..還有額外靜心的天賦。”

    靜心是祭祀時常見的給予,依靠龍語直接作用在人體上的一種天賦,它的作用便施法時的專注度提升。

    這個不錯指的是,一星龍官的程度。

    六翼天使,亦或是惡魔王都是傳奇的實力。

    收獲若是這個程度的話,只能勉強算是普通,不錯更多的是西奧對于蘭夫瑞克潛在價值的“贊揚”。

    不過以他的身份,頂多叫來五星左右的龍官,而這只能讓魔力稍微提高一些,實際的價值并不會有太多的偏頗。想到這,西奧也不再糾結。

    他更想離去,去征伐的位面檢驗自己的收獲。

    “..感謝你的祭祀,那么我先離開了。”西奧說。

    蘭夫瑞克點了點頭。

    就在西奧準備離去的時候,卻被幾名龍官攔住了。

    這讓西奧有些不喜,但因為時間龍殿的特殊身份,他也不愿意得罪龍官從而惹到這個龐然大物。

    “你的收獲,相比你的祭祀品來說,根本就不合格。”

    “歐恩大人就在旁邊,你完全可以向他投訴。”

    西奧蹙起了眉頭。

    這些神官,顯然是因為嫉妒才做出的這類舉動。

    這很傻,卻可以理解。

    但讓他去做這樣的蠢事?是真的當他傻嘛。

    本來與蘭夫瑞克建立聯系,就是因為猜測其與歐恩的關系。

    即便猜測錯誤了,也沒有什么好后悔的,想要收獲,付出原本就是前提。

    而且從一星龍官的身份來看,蘭夫瑞克祭祀的收獲,無疑說明著他存在著天賦。就算他用不上,也可以培養關系,讓他的子嗣用上。

    “想要投訴的話,就自己去。”蘭夫瑞克出聲了,他冷漠地看著其他龍官。

    在這里,并不需要和平友愛的虛偽皮囊。

    競爭本來就是時間龍殿龍官生存的原則,大龍官也只是在競爭之中脫穎而出,

    但也僅限于正當的競爭,暗殺,戰斗之類的行為是被禁止的。

    “你..”

    周遭的神官對于蘭夫瑞克的語氣,很是憤怒。

    在他們看來,蘭夫瑞克頂多算是幸運的家伙而已。歐恩沒有妻子,也沒有家人,蘭夫瑞克與之存在的關系,頂多便是賞識罷了。

    “你們這個反應,在我看來很正常,畢竟就快要壽終正寢了,做出什么事情都是正常的。如果沒有人愿意讓你們進行祭祀的話,你們的天賦又無法在實力上進行突破,那就只能等死了。”

    祭祀,對于龍官而言,除卻了額外的收獲以外,最大的收獲便是生命了。

    像是剛才這樣的祭祀,可以讓壽命增加幾十年。

    這也是這些神官仇視蘭夫瑞克的行為,他們的生命已經臨近了盡頭。

    蘭夫瑞克搶奪走他們的祭祀的行為,無異于把刀架在了他們的脖頸。

    幾人向著歐恩走去,顯然想試圖打破蘭夫瑞克在歐恩之中的賞識地位。

    只有這樣,才會減少..其他人對于蘭夫瑞克的追捧。幾乎每天都有人讓蘭夫瑞克進行祭祀,而現在就連第三階層的諾卡家族也拋出了橄欖枝。

    流失的祭祀,便意味著他們這些“老一輩”的龍官,不得不等待著生命的到來,看到那些補充進來的年輕面孔龍官,他們更加恐懼了。

    就在幾人靠近的一刻,歐恩忽然填開了眸子。

    無聲,卻自威。

    嚇得幾個龍官急忙伏下身子。

    “來了。”歐恩說道。

    天空裂開了一道口子,隨后傳出了芭芭拉的笑聲。

    一道銀白色的龍影,從天空被投擲而下,摔在了幾名龍官的身上。

    “哎..什么東西。嗝得屁股疼!”約爾抱怨地爬起。

    隨后看到了幾個瘦得皮包骨頭的老神官,很是奇怪地問道:“你們為什么要待在我下邊?不知道你們坐起來很不舒服嘛?”

    沒有人對他進行反駁,或者該說是所有人都驚呆了。

    他們呆呆地望著約爾,沒有說出話來。

    銀龍..時間龍殿所侍奉的至高之龍。

    在時間龍殿的教典之中,銀龍被奉為至高之龍。

    而現在就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簡直就是跟一個侍奉了神一生的教徒,忽然看到了神是一樣的道理。

    “至高無上的銀龍閣下,歡迎你來到時間龍殿。”歐恩將手放在腹部,行了一個時間龍殿標準的禮儀。

    約爾看著他,卻問道:“你肚子疼?”

    “額..沒有。”歐恩擠出了這么句話。

    這個禮節的行動代表著付出一切,顯然銀龍閣下還沒有理解。

    “叫我約爾閣下就行,雖然已經是第二次見面了,但見面禮嘛..多多益善。”

    “這是當然,我已經準備好了。”歐恩對于約爾討要財寶的行為并不意外。

    幼年銀龍喜好財寶,這是從時間龍殿那頭銀龍那里流露出的信息。

    “..老頭,無視芭芭拉的行為,可不好。”芭芭拉沒好氣地說著。

    她討厭被無視的感覺,“難不成是上次下瀉藥的力度不夠?我再來一回,應該就不會讓你們無視我了。”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