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56章 交談

    第456章交談

    荒涼的廢棄停車場,空氣中帶著令人不安的味道。(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這種味道就好像廢棄的鋼鐵城市,鋼筋混凝土堵死了地面冒出生機的可能,在一棟棟高大的鋼筋混凝土植物之間,充滿了死亡荒涼的味道。

    就好像肺炎期間的深夜,所有燈都暗了,整個城市什么聲音都沒有,安靜的讓人心里發慌。

    但不同的是,肺炎期間的城市只是睡了,而眼前的這片廢棄的停車場?

    給人的感覺,卻好像是死了一樣。

    睡了的城市,終歸還是會醒來。

    但如果死了?那就什么都沒有了。

    這種感覺,一開始并不強烈,但隨著大家逐漸深入,作為活生生的生命,每個人的內心,本能的抗拒這種死亡的感覺。

    托尼莫名的想到前兩天,自己從弗瑞那里得到的消息。

    神盾局作為世界級的組織,同樣也是和納吉尼關系最深一個。

    弗瑞在這個時候肯定要來找納吉尼,但不知道為什么,弗瑞本人沒來,而是讓老好人科爾森來找納吉尼。

    但很遺憾的是,科爾森并沒有見到納吉尼本人,根據他事后的描述。

    越接近納吉尼,他的心跳就越快,然后便是血壓上升,即便咬牙硬撐,最終仍然眼前發黑,一頭暈了過去。

    至于事后?

    科爾森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相當不雅的和很多人躺在一起,旁邊有一個穿著紅色緊身衣的變態,正在給他們拍照。

    嗯,雖然很不情愿,但最終科爾森還是以一張照片兩百美金的價格,買斷了死侍獨家的18張照片的所有權。

    當然,這些照片的費用,由神盾局出。

    那么問題來了,導致科爾森暈倒的是什么?

    感受著身體越來越強烈的排斥,托尼眼里閃過一抹詢問,他低聲的問道:

    “賈維斯,檢查到周圍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嗎?”

    只是讓托尼失望的是,雖然察覺到托尼身體的異樣,但賈維斯并沒有找出問題出在哪里,然而,就在托尼準備回頭問問威爾遜有什么感覺的時候,他不由的愣住了。

    因為原本就在他身后的威爾遜和理查德,不知道什么時候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等托尼回頭的那一刻,眼前的一切開始發生變化,在視線的最前方,那里趴著一條山岳般龐大的黑蛇,此刻正用冷漠的眼神看著自己,這讓托尼的身體不由僵住。

    多維空間?數次折疊?同一個維度的兩片空間?

    很顯然,這種涉及到空間的東西,是納吉尼最擅長的。

    他漸漸意識到,韋德那句看運氣的意思是什么了。

    納吉尼就在這片廢棄的停車場,但能不能看到他?

    真的要看運氣,因為在維度空間的折疊下,整個停車場就好像一片巨大的迷宮,最可怕的是,這個迷宮會隨著納吉尼的心情不斷發生變化。

    無獨有偶,在托尼遇到納吉尼的同時,背著暈暈乎乎的理查德,威爾遜也看到了納吉尼,但不同的是,他眼前是比蛇怪更加龐大的巨龍。

    龐大的身軀趴在那里,仿佛一片山脈,修長的尾巴,跨過這片金色沙灘,將那片蔚藍的大海攪動的昏天暗地。

    同時,一雙邪惡暴虐的金紅色龍瞳,就這樣看著自己。

    如果是一般人?

    估計早就嚇尿了,畢竟雙方體型相差太大。

    納吉尼最小的一根指甲,都有十多米,相當于五個威爾遜的身高,而這只是納吉尼的一根指甲。

    體長超過千米的巨龍,趴在那里就是一座山。

    即便沒有巨龍自帶的威嚴,巨大的體型差異,仍然會給人一種無比渺小的感覺。

    但不知道為什么,威爾遜并不慌,他平靜的看著納吉尼,嘴角甚至莫名的多了幾分笑意:

    “好久不見。”

    炙熱的氣流,從粗大的鼻孔噴出,數千度的高溫氣流掃過,廢棄的汽車瞬間溶解,粘稠的鐵漿,滴落在地上,發出滋啦滋啦的聲音。

    俯身看著對方,從修長的脖子里,傳來沙啞的聲音:

    “納吉尼已經死了。”

    炙熱的氣浪,讓威爾遜不由的擦了擦額頭冒出的細汗。

    看著眼前的納吉尼,他反問了一句:“那你是誰?”

    楞了一下,沉默片刻的納吉尼,語氣中帶著幾分不確定:

    “你……或許可以叫我史矛革?”

    “史矛革?”

    看著眼前的這條惡龍,威爾遜眼里閃爍著思索,他似乎在回憶什么,最終不確定的詢問道:“所以這是你的新面具?就好像當年……”

    他了解納吉尼,即便很多年后,對方已經成為了世界上最著名的公眾人物,甚至是代表著正義的超級英雄。

    但他知道,那不過是納吉尼的一張面具。

    一個人的容貌和性格會發生變化,但一個人的本質,是不會出現變化的。

    英雄不會因為做了一件壞事,就被認為是惡棍。

    惡棍也不會因為做了一件好事,就被認為是英雄。

    世界上有三種人,好人,壞人,廢物。

    托尼勉強算是好人,弗瑞雖然看起來是壞人,但這家伙其實是個好人。

    至于自己和納吉尼?

    他們是純粹的壞人。

    然而下一刻,納吉尼卻強調道:“不,他已經死了。”

    抬頭看著納吉尼,威爾遜摸了摸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的雙下巴,他打量著眼前的惡龍,神色帶著幾分讓人看不懂的遲疑,但最終他點點頭:

    “也行,死了就死了吧,我前兩天遇到黛西了,她沒地方住,我能讓她住在曼哈頓的房子嗎?”

    納吉尼沒說話,他就這樣平靜的看著對方:“……”

    四目相對,作為最了解納吉尼的人,威爾遜臉上多了幾分笑意,他點點頭,語氣堅定:“我等你回來。”

    說著,便背著一副要暈倒的理查德,頭也不回的離開。

    是不是面具?

    不重要,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次托尼說對了,納吉尼真的變了。

    但沒關系,自己說過,他等回來。

    雖然不知道他現在想要做什么,但誰規定壞人就不能有朋友?

    兩年前發生的事情給威爾遜的刺激很大,他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么,但不管怎么說,回來就好。

    只是,威爾遜真的明白納吉尼這次回來意味著什么嗎?

    與此同時,在廢棄停車場的另一邊,雖然一開始被這么大的一條巨蛇盯著,托尼嚇了一跳,但經過片刻的思考后?

    托尼深吸了一口氣,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根煙:“前兩天我遇到隊長,他說瓦坎達沒了。”

    巨蟒點點頭,他平靜的看著對方:“我知道,是我做的。”

    看了納吉尼一眼,托尼并沒有驚訝。

    事實上,大家還在鋼鐵城堡的時候,托尼認出納吉尼的那一刻,就知道瓦坎達要涼了。

    雖然他不太清楚當年的事情,但可以肯定,瓦坎達屁股不干凈。

    即便沒有奧創放這把火,瓦坎達也蹦跶不了多久。

    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太過糾結,托尼抽了口雪茄,也不知道這兩年都發生了什么,托尼抽煙可比眼前熟練多了。

    他想了想,眼里閃過一抹詢問:“弗瑞想讓隊長滾蛋,問你來不來。”

    搖搖頭,巨蛇蜷縮著身體,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我累了。”

    低頭抽著煙,托尼點點頭,眼里閃過一抹嘲諷:“也好,畢竟這兩年什么東西都爛了,你接下來打算怎么辦?”

    冷漠的蛇瞳打量著對方,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靜:“不知道。”

    只是看著納吉尼那平靜,甚至是死寂的眼神?

    托尼卻不由的眉頭一皺,他丟下煙,眼里閃過一抹莫名的煩躁:“瓦坎達都完了,你還想怎么樣?珊姆已經死了,你不能活在過去!”

    然而,巨大的蛇瞳,沒有絲毫變化。

    蜷縮的身體,就這樣平靜,甚至是淡漠的看著自己。

    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感覺自己就好像并不高明的小丑。

    滑稽,但卻不會讓人感覺好笑。

    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托尼嘆了口氣,他不想繼續聊下去,因為感覺沒意義。

    只是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思索著此刻威爾遜說的話,納吉尼喊住了對方:

    “托尼。”

    身形一僵,托尼猛地回頭看向對方:“什么?”

    只是思索了片刻,納吉尼最終搖搖頭,龐大的身軀蜷縮在一起:“沒什么,如果沒什么意外,以后就不要來了。”

    楞了一下,看著再次蜷縮在一起的巨蛇。

    托尼抿了抿嘴唇,最終還是離開了。

    如迷宮般混亂的空間,一分為二的世界,隨著所有人的離開,逐漸開始融合,而在那肆虐的空間風暴中心。

    黑色的蛇怪和紅色的巨龍,就好像水與墨,逐漸融合在一起。

    最終,形成一條黑色的巨龍。

    抬頭凝視著前方,一團團迷霧,逐漸將這里籠罩。

    不只是威爾遜,托尼認為他了解納吉尼,但他真的了解嗎?

    還有威爾遜說的等待,他等的那個人,真的會回來嗎?

    離開這片充滿了死亡味道的世界,暈暈沉沉的理查德,氣色逐漸好了很多,他有些懊惱,畢竟自己準備了那么長時間,可真正等見到納吉尼教父的時候,卻成了軟腳蝦。

    臉色鐵青難看,他甚至沒有注意到,手里那盒100美金購買的蛋糕,此刻已經被自己捏碎。

    而看著自家兒子那復雜的神色,威爾遜拍了拍理查德的肩膀。

    只是下一刻,看著自己手里捏爛的蛋糕,理查德不由的愣住了:“嗯?”

    察覺到理查德神色變化,威爾遜眉頭一皺,他神色不善的看著不遠處的死侍:“怎么了?難道是蛋糕有問題?”

    眼里閃過一抹糾結,但韋德還是將手從褲襠掏出,他憤怒的拍著桌子:“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的蛋糕,可都是從正規渠道買的。”

    從捏碎的蛋糕碎屑這,挑出一片粘著少許奶油,勉強還算完整的餅干,片刻的咀嚼后,理查德眼里閃過一抹思索:

    “凡妮莎的愛心蛋糕店?雖然蛋糕很垃圾,但餅干意外的不錯。”

    韋德一愣,他眼里閃過一抹遲疑:“所以?”

    抬頭看著韋德,雖然對方是一個變態,但理查德臉上還是多了一抹笑意:“不好意思,能將蛋糕店的聯系方式給我嗎?我想問問,能不能私人訂制。”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