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440、第 441 章

    蕭遙正在房中研究和御醫交換來的醫書, 忽然有小太監急匆匆跑來, 說皇帝被氣著了, 傷口崩裂,讓她趕緊前去。(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蕭遙不敢遲疑,馬上拿起藥箱跟小太監前去。

    到了屋里, 她看到三皇子與姚家人全都跪在地上,所有人都臉色蒼白,不由得有些詫異。

    她是想坑姚家一把,可是,應該和三皇子無關吧?還是說, 三皇子為愛情昏了頭,要與姚家共進退?

    她胡亂想著,手腳麻利地上前幫皇帝包扎傷口,然后叮囑皇帝萬不可惱怒了。

    三皇子蒼白的臉上帶著擔憂,見皇帝的傷口處理好了, 連忙道:“是兒臣不孝, 氣著了父皇。但是兒臣絕對沒有不臣之心, 只是兒臣年少, 受人慫恿,長大懂事了,有把柄在別人手中, 很是無可奈何。”

    皇帝冷冷地揮了揮手:“壓下去。”

    別的都好說,像太子不肯娶妻,老二荒唐好色, 老四愛財,都只是小缺點,他能容忍,可是企圖謀奪他的皇位,這是絕對不能忍的!

    三皇子如何甘心?連忙大聲說姚家之所以卡蕭遙的藥材,是因為蕭遙廢了姚家大爺。

    皇帝冷冷地道:“你們所圖甚大,自然會有個好借口的。”

    三皇子聽得心中一陣絕望,他知道,自己說什么,都是別有用心的。

    心中絕望之余,他扭頭看向跪在自己身旁的姚家人,恨不得上前,一口一個咬死。

    這些都是豬,最蠢那種豬!

    他在這次遇襲表現不錯,一直謹言慎行,可是加上姚家人做的說的,那妥妥的居心叵測!

    姚家人也不住地喊冤,求皇帝網開一面放過他們,又說一切都是蕭遙陷害的,他們并么有不臣之心。

    皇帝氣笑了:“蕭大夫并不曾說過你們一句話,你們說的那些,都是朕的人聽來的。”說完見他們還要喊冤,嫌煩,直接命人將他們押入大牢。

    下達了命令,皇帝親切地看向蕭遙,笑道:“蕭大夫,你救了朕,救了太子,朕必有重賞。你可好生想想,需要什么賞賜。”

    姚家人像死狗一樣被人拉出去,聽到皇帝這話,看到立在人群中閃閃發光的蕭遙,差點沒一口血吐出來。

    他們原本,是打算在接駕之后利用達到鼎盛的名聲收拾蕭遙的,不想不用接駕,還進了大牢,而不被他們放在眼內的蕭遙,成為了皇帝的救命恩人!

    蕭遙在去幫祁公子換藥和扎針時,才知道三皇子犯了什么事。

    她聽了之后,沉默了好一會兒。

    她真沒想過會有這樣的結果,她只是想借皇帝的手懲罰姚家,讓打算依仗皇帝的姚家失去依仗而已。

    或許,是三皇子倒霉吧,和如此蠢的人扯上關系。

    祁公子見她在發呆,便問:“你在想什么?”

    蕭遙道:“姚家的人蠢得叫人不忍直視。”居然在韓半闕的地盤上,說出那樣的話。

    祁公子聽了,笑道:“他們地處偏遠,沒有任何政治素養,又在當地自傲慣了,說話自然不知收斂。據聞姚老爺曾提起過要上京的,但被姚家嫡系阻止了。姚家嫡系怕是知道他們蠢,怕他們到京城之后禍及家族。”

    可是萬萬沒想到,蠢的人不管在哪里,該犯的錯還是會犯,該找來的禍患,還是會招來。

    又過了兩日,皇帝和祁公子身上的傷口徹底沒有大礙了,蕭遙等大夫,終于被準許離開府衙了。

    皇帝問蕭遙想要什么賞賜。

    祁公子在旁,清淺的眼眸帶著深深的期待。

    若是她讓自己以身相許,多好啊。

    蕭遙最想要的,是看皇家以及太醫院所有的脈案,可是她和韓半闕許下過契約,永不回京的,這脈案,只怕是看不到的,但是單反有一點點希望,她還是想試試,當下就說出自己所想,并標明自己在外地行醫,若皇帝同意,會派人去拿醫書。

    祁公子即使知道自己期待的是妄想,可親耳聽蕭遙說出她想要的,心里還是十分失望。

    皇帝聽了,沉吟片刻,問道:“你只要這個賞賜么?”

    蕭遙點了點頭。

    皇帝看看蕭遙那張臉,又看看太子臉上的失望,心中不由得也有些憋屈。

    他沒想到,自己的太子,一派深情卻無法討得蕭遙的歡心。

    但他是皇帝,一言九鼎,因此很快點頭答應,讓蕭遙指定一個人,屆時專門由此人往皇宮借閱醫書。

    蕭遙倒是猶豫了,她身邊的人,最為信任的是香草和寶生,可這兩個都沒武功,一人往返京城,她不放心。

    這時祁公子開口了:“若蕭大夫不嫌棄,不如便由我作為借書人?”

    皇帝皺起眉頭:“胡鬧,你不在京中,到處跑什么?”

    祁公子道:“父皇一直教導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我多多在外頭走走,更能了解民生疾苦。”

    這件事最后就這么定了,蕭遙辭別皇帝,便回去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回家。

    好一陣子不見蕭平了,她想得厲害。

    還有,平安堂的好大夫全被叫到府衙關著了,也不知有沒有重癥病人因此而不治。

    韓半闕畢恭畢敬,說出的話卻無比冷淡:“娘娘,君臣有別,臣不適合與娘娘見面。”

    薛柔苦笑:“你知道么?皇上發作三殿下前,也就是你去見皇上的前一刻,我正好被蕭大夫激怒,在皇上面前說了蕭大夫不好的話。后來我才知道,再前一刻,三皇子也在說蕭大夫不好。”

    韓半闕面色不變,語氣平淡地問道:“娘娘是想和臣說什么?”

    薛柔幽幽地嘆息一聲:“皇上因為此事,一直猜忌我,認為我暗中與三皇子達成了什么協議。可是我并沒有……”

    薛柔的宮女道:“韓大人,奴婢懷疑,蕭大夫是故意激怒娘娘,讓娘娘跟皇上告狀的。她上次幫皇上換藥,和娘娘說話便陰陽怪氣的。”

    韓半闕的眉頭微微擰了起來,有些不悅地說道:“閉嘴。”

    薛柔聽了,臉上流露出深沉的難過:“你不信也沒什么,我——”

    韓半闕打斷她的話,眸子直直地看著她顯得難過的臉:“你想讓我在皇上跟前幫你求情么?以什么理由?”

    薛柔一怔,沒有說話,目光卻看向自己的大宮女。

    大宮女剛想說話,就被韓半闕打斷了:“據我所知,你的確在隱隱向三皇子示好。宮妃與皇子暗中交好,你認為妥當么?皇上只是冷淡你,已經算網開一面了。”

    薛柔聽他這樣說,眼圈瞬間紅了:“你是怪我么?可我又有什么法子?很多事,本來就身不由己,就像當初進宮——三皇子勢大,我只是想活得愜意一些。”

    韓半闕聽完這話,恭恭敬敬地向薛柔行了一禮:“柔妃志向遠大,與臣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薛柔聽到韓半闕說出這話,頓時如遭雷擊。

    韓半闕已經不再理會她,很快轉身走了。

    雖然因為上次被蕭遙不小心聽到一事,他和薛柔相會,選的地方很秘密,可是,這個世界上,壓根就沒有完全秘密的地方。

    他不想,也不愿意再次被什么人知道和聽到他和薛柔暗中相會。

    薛柔看著韓半闕的背影,許久反應不過來。

    這就是那個說永遠不會變心,即使她入宮為妃,還是對她思之若狂的那個韓半闕么?

    他怎么可以這樣對她?

    他變心了么?

    韓半闕回到自己的書房,一口氣用不同的字體寫了幾張大字。

    寫完了,他放下筆,怔怔地出神。

    過了一陣,他起身從抽屜里翻出一幅畫,打開看了看,看著畫上天真婉約的少女,抿了抿唇,很快將之揉成一團,又讓蓬山生火,親自將那畫放在火上燒了。

    紙張在火中,很快變成了灰燼。

    親眼看著這一切,韓半闕心如止水。

    他抬眼,看向窗外的春光,忽然想起那年,蕭遙闖入她書房中將他的畫全燒了。

    那時,他看著火盆上的灰燼,心如刀割,宛如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甚至包括少年時的歲月。

    隨后他暴怒,不顧蕭遙的面子,直接讓人堵住她的嘴將她押回她的屋子。

    她為此羞得病倒了,好了之后在大冬天熬湯企圖討好他,挽回彼此的婚約,他拒絕了,并更加厭惡她,因為她出爾反爾。

    韓半闕想起幾日前自己與她吃飯,她埋頭吃飯,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吃完之后,面對他的道歉,她是怎么說的呢?

    韓半闕努力想,可是他想不起來了,如今回想起那天,只有深深的歉疚與難過。

    一切都不一樣了。

    他看到薛柔的畫變成灰燼的心情,蕭遙對他,全都不一樣了。

    蕭遙回到平安堂,問了一下這些天來看病的人,得知沒有重癥患者,來的基本上是發熱畏寒之類的小病癥,松了一口氣,便回家。

    洗漱畢,換了衣服,她先去青山書院看蕭平,待了整整一日,這才回家。

    第二日蕭遙回到平安堂幫人看病,離開許久的鄭公子來了。

    他笑道:“前些日子要處理江湖中的一些事,如今處理完想休假,也學點醫術,還望蕭大夫莫嫌棄。”

    蕭遙搖搖頭:“不嫌棄。”說完打量了鄭公子一眼。

    祁公子是當朝太子,當初鄭公子卻與祁公子生死搏斗,鄭公子或許是某個皇子請的殺手吧?

    上次不成功,鄭公子也許還會出手?

    鄭公子捕捉到蕭遙的眼神,便問:“怎么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可是發生了什么事?”

    蕭遙道:“祁公子是當朝太子。”

    鄭公子一怔,很快苦笑:“你終于知道了。”

    蕭遙見他知道,便垂下眼瞼,沒有說話。

    此時此刻,她真不知道該說什么。

    讓鄭公子不要與祁公子為難?可是她有這個立場么?

    鄭公子見蕭遙不說話,也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如果你讓我不要再追殺他,我會答應。”

    蕭遙沉默了一會兒,抬起頭,看向鄭公子:“那么,你不要殺他吧。”

    她想起皇帝優先救治他自己,想起祁公子說皇帝對他母后情深義重才不許他請辭太子。

    祁公子說那話,她與他都知道,他說的是假話。

    天下皆知的不舉,還沒有父子親情,她那時聽著,心里忽然很難過。

    鄭公子深深地看向蕭遙,聲音有幾許沙啞:“好。”

    如你所愿。

    這時祁公子的聲音忽然響起:“蕭大夫,你又救了我一次。”

    鄭公子聽到祁公子的聲音,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不屑地說道:“知道一個女子為你求情你卻安之若素,也配為一國太子?”

    祁公子笑意朗朗,含笑看向蕭遙:“蕭遙愿意保護我,你只管嫉妒去。”

    鄭公子的俊臉,瞬間黑了。

    蕭遙看向祁公子,有些頭疼:“你的傷雖說沒有大礙了,可也不適合跑出來,應該好生靜養。”

    祁公子笑道:“不礙事,我只是隨意走走,權當散步。”

    蕭遙還要再說,這時醫館里來了一個穿了兩件衣衫的婦人,徑直走到她跟前伸出手:“蕭大夫,我有些發熱,可又畏寒,且渾身酸痛,腦袋也痛,你幫我瞧一瞧。”

    蕭遙點頭,讓祁公子和鄭公子到里頭坐著,這才招呼婦人坐下,伸手幫婦人把脈,然后開藥。

    婦人拿了藥走后沒多久,又有病人前來。

    這次是傷寒,鼻子被塞住了,也有些畏寒。

    蕭遙麻利地把脈開藥,讓人去抓藥。

    如此這般,之后陸續診治了七個病人,兩個鼻塞畏寒,五個發熱畏寒且渾身酸痛。

    坐在另一邊的許大夫道:“這都春末了,天氣漸暖,只夜里有些涼,好些人便很不注意,因此病了。”

    蕭遙意識到有什么不妥了,站起來:“你今兒看的病人,也都是這兩種病癥么?”

    許大夫說道:“有兩個扭傷的,還有兩個是你診出的兩種癥狀。”

    蕭遙又問了其他大夫,得知大多數是發熱畏寒或者不發熱畏寒,臉色凝重了起來。

    孫大夫見了,便安慰道:“可是擔心有疫病?往年也有這種病癥,只是沒有今年多罷了。幾乎每年這個季節,都會來一次的,倒不必太過擔心。”

    蕭遙聽了,讓孫大夫等人看著平安堂,剛想出門,想起祁公子和鄭公子還在里頭,便走了進去,讓祁公子坐軟轎回去,暫時別出門,又讓鄭公子隨意,這才出發往福慶堂以及千金堂。

    她先問了兩家醫館這些日子接診的都是什么病人,得知和平安堂診治的差不多,又問這兩個醫館借了往年這個季節的脈案,花了大半日的功夫細看,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往年雖然也有人感染了傷寒,可是都沒有腦袋痛身體痛這些癥狀!

    即將傍晚時,系哦啊要憂心忡忡地從福慶堂出來,剛走到府衙不遠處,便看到許多人紛紛涌上府衙。

    她見了,心中好奇,忙拉住一人,問道:“大嫂子,你們這是要去哪里?”

    被拉住的婦人認出是蕭遙,忙停下腳步,說道:“前面有人擊鼓鳴冤,據說城外付家,兩個老的和三個小的傷寒,請了大夫治病,不想不僅沒治好,還把人治死了。人家好好的十口之家,如今只剩下五個!”

    蕭遙聽了,知道事情嚴重,連忙跟了上去。

    到了府衙前,衙役正在拿一對中年男女問話并準備升堂。

    蕭遙見了,連忙上前細聽,聽了幾句,便知道的確如先前那婦人所說,因此上前問那婦人:“這位大嫂子,你家孩兒與公婆具體是何病癥?”

    那婦人認出蕭遙,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悲痛欲絕地哭道:

    “蕭大夫,你來得正好,請你幫我評評理。我爹娘和三個兒子,起初只是有些著涼了,鼻子塞住,又畏寒,也不是什么大問題,請了這庸醫治病,不想他越治越不好,藥吃了兩日,人還發起熱來,頭痛身體痛,哪兒哪兒都不舒服。往年我家也治過傷寒,哪里會出現這些癥狀?分明是這庸醫開錯了藥!”

    蕭遙聽了,記下婦人話里的信息,又安慰婦人幾句,隨后又仔細問婦人公婆以及孩子何時發病,起初有什么癥狀,吃了什么藥,過了多久又是什么癥狀,從發病到去世,隔了多長時間。

    婦人需要讓蕭遙給自己作證,證明自己先前請的大夫的確是個庸醫,因此有問必答,回答得特別詳細,有些她記不起的,她的漢子便在旁補充。

    韓半闕來到,見伸冤的人還未曾準備,正在一旁與蕭遙說什么,便起身,走到蕭遙附近聽。

    他剛走近,蕭遙已經臉色凝重地點點頭結束了談話。

    韓半闕見蕭遙說話了,想到自己要升堂,便轉身回去。

    哪知剛走出幾步,便聽到蕭遙叫道:“韓大人請留步——”

    韓半闕沒料到蕭遙會叫自己,吃了一驚才反應過來,反應過來之后,馬上看向蕭遙:“蕭大夫可是有要緊事?若無,我須先升堂。”

    一般這種事,都是縣令先處理的,但如今付家兩口子到他這里擊鼓鳴冤,便表示縣令的處理讓付家夫妻不滿意。

    蕭遙點頭:“是十分要緊之事。”說完目光掃過四周看熱鬧的人,眸中閃過憂慮之色。

    若當真是時疫,早些日子沒有人在意,大家到處走,也不知傳染了多少人。

    韓半闕見蕭遙說得凝重,當即讓付家夫婦等著,自己請蕭遙到一旁說話。

    若是從前的蕭遙,他是絕對不會搭理的,可他在這城中遇到的蕭遙,那是絕對不會信口開河的。

    再者,韓半闕有些自嘲地抿了抿唇,如今的他,也勞動不了蕭遙處心積慮地找他說話。

    蕭遙和韓半闕到了旁邊一個房間,聲音急促地說道:“付家五口人先后而亡,我看極有可能是時疫,而非普通的庸醫開錯了藥。”

    韓半闕一聽,臉色瞬間變得異常凝重,忙問:“時疫的可能性有多高?”

    蕭遙道:“超過七成。”又將自己接診的病人以及千金堂、福慶堂診治的病人比例說出,再將去年傷寒的癥狀說了,末了說道,

    “原本我還覺得需要再看看,可是,付家五人從得病到去世,不過短短幾日,若當真是時疫,太可怕了,所以,我想不要再拖。”

    韓半闕聽了,說道:“我并非不信你,可此事茲事體大,我需要先看看各家醫館的脈案再做定奪。”

    蕭遙點頭:“事不宜遲,你若要看,最好即刻去看,今晚便下達命令。”

    如果真的是時疫,那么越快進行預防和隔離越好。

    只是若不是,韓半闕也需要承擔很大的風險。

    韓半闕點了點頭,馬上起身出去,問付家夫婦,他家里五口人從染病到先后去世的各階段情況,問明白了,表示自己先去查證,讓付家夫婦先回去。

    之后,他飯也不吃,跟蕭遙去福慶堂。

    剛從府衙出去,蕭遙就被坐在府衙門口的軟轎里的祁公子叫住了。

    她走了過去,皺了皺眉頭:“你在這里做什么?趕緊回去?”

    祁公子的目光不著痕跡地從韓半闕身上掠過,問蕭遙:“可是出了什么事了?”

    蕭遙想到,如果真的有時疫,祁公子作為一國太子,或許可以幫忙說說話,甚至幫忙說服皇帝,再者,他本人也該注意一些而不是到處走,當下拿袖子捂住自己的鼻息,低聲說道:

    “我懷疑有時疫,正領韓大人去福慶堂和千金堂看這些天的脈案。你重傷未愈,身體虛弱,最容易受到時疫感染,所以,以后少出門。”

    她先前與付家人說過話,也不知道會不會傳染上,但以防萬一,她還是捂住鼻息才跟祁公子說話。

    祁公子的臉色瞬間凝重起來,當即說道:“我身為一國太子,不能旁觀,便跟你走一趟罷。”

    蕭遙搖搖頭:“你不能去。像我先前說的,你體弱,最容易被傳染。另外,你作為太子,需要養好身體,作為穩定軍心的后盾之一,必要時也方便勸勸皇上。”

    祁公子聽了,只得道:“既如此,我這便回去。不過我要派兩個人跟你去看,若當真是時疫,也方便讓他們回來稟告。”

    蕭遙對此并沒有意見,也擔心遲一刻便耽誤一刻,很快急匆匆地忙去了。

    當天晚上,城中便貼出了官府的告示,說這類傷寒以及熱病,極有可能是時疫,要求老百姓們暫時待在家中,莫要串門。

    由于擔心天黑了,老百姓注意不到,因此韓半闕特地讓打更的打更時口頭通知一聲。

    夜黑沉沉的,府衙里,皇帝坐在屋里,遠遠看向屋外的蕭遙:“蕭大夫,你說的,朕明白,也理解。可有一樣,若并非時疫,做的這些舉措,不僅勞民傷財,還會引起民眾的恐慌。”

    蕭遙說道:“我與千金堂、福慶堂以及太醫院的太醫們先前討論過,這癥候,有七成的可能是時疫,我認為這值得賭一賭。此外,從付家十口五死可以看出,這病來勢洶洶,能提前一刻做準備,或許便能多救回一些人。”

    祁公子坐在另一頭,聽了蕭遙的話便接口道:

    “父皇,若是時疫,父皇命令早些處理,這是父皇英明。若不是時疫,父皇處理了,雖花費了一些銀子,可到底是因為愛民如子,想必天下讀書人以及老百姓知道了,也不會怪父皇。再者,蓋的臨時處所,可以安置乞兒鰥寡孤獨,不管如何,都不會勞民傷財。”

    韓半闕也馬上請上前苦勸。

    皇帝猶豫不定,目光掠過蕭遙,想到她驚人的醫術,又想到付家十人五死,最終還是咬牙點了頭。

    得了皇帝的命令,蕭遙與眾大夫馬上根據前人的經驗以及實際情況改進,提出暫時處所該如何蓋才方便隔離以及集中管理。

    直忘到子時,大家才散了。

    第二日,到處一片人心惶惶。

    患病的人被兵丁帶到城外一座小山下,圈在了小山旁邊。

    他們以為自己要被放棄,都十分恐慌。

    韓半闕生怕一些染病的人躲在家里,因此命人到處敲鑼打鼓,說這病傳染性極強,若不好到城外隔離,極有可能會傳染給自己的親人,連累了自己的親人,然后像付家那樣,一下去去了五個。

    不得不說,他這個法子極好,許多原本想藏起來的人,都紛紛主動到城外去。

    可是,他們如同先前到的那批人那般,都擔心自己會被圈起來自生自滅,因此滿心恐懼。

    蕭遙看向坐在自己對面的祁公子和鄭公子,語氣平淡但是堅定:“我一定要去!沒道理孫大夫他們可以去,而我不可以。”

    祁公子沉著臉,眸子深深地看向蕭遙,說道:“你懂醫術,且醫術高明,在外面研究不是更好么?就如同行軍時的將領,運籌帷幄于千里之外。”

    他從昨夜到今日一直在了解病情,發現這病傳染性極強,而且一旦被感染上,爆發得十分迅速,三兩日功夫便去世了。

    他不愿意蕭遙去冒險,他知道老百姓很重要,所以他寧愿自己去。

    蕭遙搖了搖頭:“這根本就不一樣。醫治病人需要解除病人,才能通過病人的變化感知病情的所有情況。知道了這疾病的特點,才能有針對性地找出治療的方法。”

    說完不顧祁公子和鄭公子的反對,收拾了東西就要離開。

    鄭公子抬起手,他打算用暴力阻止蕭遙。

    祁公子一貫看不慣鄭公子,可是這一刻看出鄭公子的打算,卻沒有阻止。

    蕭遙看向兩人,目光平靜,語氣堅定,一字一頓地道:“我是一個大夫。”

    祁公子與鄭公子怔了怔,最終,還是放棄了阻止她。

    祁公子看向蕭遙:“你一定要回來。不然,我會去找你。”

    鄭公子也看向蕭遙。

    蕭遙認真地點頭:“我會努力找到治療的方法,早些回來的。”

    她說完,背起自己的藥箱,義無反顧地出門。

    香草也扛起一個自己平常扛的藥箱,跟上了蕭遙:“娘子,我和你一起去。”

    蕭遙回頭看向香草,點了點頭。

    寶生也站出來:“一大車子的藥材呢,我也去幫忙。”

    鄭公子看著蕭遙走遠的背影,也站了起來:“我去維持秩序。”說完不顧臉色難看的祁公子,走了。

    城外被圈起來隔離的老百姓互相交談,越了解情況越怕,再加上喜歡往壞處想,很快便騷動起來,有些甚至到了崩潰的邊緣:“我不要留在這里,我要回去!”

    “到如今還不曾有大夫前來,他們一定是騙我們來這里自生自滅的!”

    害怕膽小的,痛哭起來。

    害怕但是膽子大的,則拿了撿起石頭大聲道:“我們沖出去,即使死也要死在家里的床上,而不是這個地方。這地方看起來和萬人坑差不多,看著就晦氣……”

    “憑什么那些狗官可以在家享受,我們卻要被關起來。”

    “我姑丈的妹夫的鄰居,是在衙門里當差的,他也發起高熱了,可是他卻不用被關到這里,憑什么我們要被關起來?”

    絕望的氣息互相傳染,太容易讓人走向極端了。

    眼看一場暴|動就要爆發。

    韓半闕就在城外,聽到這里的動靜,馬上派人去看,當得知病人暴|動,想離開隔離之所,眉頭皺了皺,騎上馬,就要前去。

    蓬山連忙攔住了他,急道:“大人,你并未做任何保護措施,不該前往。”

    多路在在旁道:“有馬車出城了,還是好幾輛,看起來,像是要去安居坊的。”

    韓半闕聞言,看了過去,他很快看到,有一輛馬車上,掛著平安堂的標志。

    見了這標志,他再不遲疑,馬上翻身上馬,策馬走向馬車。

    馬車一路在急行,因此韓半闕走到馬車跟前時,馬車已經快到隔離的安居坊大門外了。

    韓半闕喝停自己的馬,揚聲問道:“里頭可是各醫館的大夫?”

    各馬車紛紛有大夫探頭出來,拱了拱手:“正是!韓大人可有什么吩咐,若沒有,我們這便帶藥前去安居坊了。”

    韓半闕看了看平安堂的馬車,見里頭只有香草探頭出來,得知蕭遙一定在里頭,有心要問,卻又沒有立場,只得沖所有大夫拱了拱手:“有勞諸位了,回頭某亦到安居坊,與眾老百姓共渡難關。”

    那些大夫沖韓半闕拱了拱手,然后催促馬車趕緊走。

    安居坊里頭,那些企圖沖出來的人,已經快沖到大門口了。

    這時,緊閉的大門忽然開了,接著數輛馬車魚貫而入,在馬車之后,則是一大車一大車的藥材。

    正要沖出來的病人們頓時愣住了,怔怔地看著那些馬車。

    這時,馬車停下來了,那些在各大醫館的大夫,一個個從馬車內走了出來。

    在倒數第二輛車,則下來一個眸子顧盼生輝的美人。

    雖然她用帕子遮住了臉,就連一頭秀發也包起來,可是許多老百姓還是一眼能認出,這是平安堂的蕭大夫。

    蕭遙下車,看了一眼眾人手中的石頭,又看到他們臉上還未消融的怒意與絕望,瞬間明白怎么回事,當下揚聲說道:“各位父老鄉親們這是歡迎我們么?我們因為要收拾藥箱,還要準備藥材,因此來遲了,累大家久等了!”

    眾老百姓懷疑自己聽錯了。

    站在前面一人問道:“蕭大夫,你們來給我們治病么?”

    蕭遙點點頭:“沒錯!從今天起,我們會與你們同在,一起打倒病魔。今天,我在此發誓,只有倒下,我們才會離開此處!”

    那些滿心憤懣與絕望的老百姓聽到這話,又看到不遠處那雙明亮的眸子,喉嚨忽然哽咽了,眼睛也變得模糊起來。

    原來,他們并不曾被拋下。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02-22 00:11:08~2020-02-23 00:54:2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8374876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大山頂上的鄉下人 20瓶;yuanyu 5瓶;更砂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