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783章 可能

    布蘭多少能夠猜出幾位長輩的心事。(m.k6uk.com手機閱讀)當年,都是坐鎮一方的強者,卻隨著巫師的興起轉瞬間失去了存在感。事情總有兩面性,巫師們雖帶來了興盛繁榮,但也將他們禍害得不輕。畢竟北地以實力為尊,許多人因此失去了太多的話語權,驕傲、顏面也隨之蕩然無存。

    迪亞忽然揚聲說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我是知道的,若非切身相關,你不會這樣好心。”

    “呃——”

    布蘭被噎得夠嗆,后面的話也被生生打斷。氣得他扭頭損了迪亞一句:“大人說話,小孩少插嘴!”

    但迪亞沒有放過布蘭的意思,“你到底想利用我們干什么?”

    “呵,我是真沒想過利用你。我的家在這里,國度也在這里。我是黑暗中的王者,也是指引生命進入歸宿之地的無光之塔。你說,我需要利用你么?

    而且,我不認為北地的王者之位對你有任何吸引力。可能是我的錯覺——你與我很像,因為有著更遠大的目標,所以根本沒想過在家鄉駐留。”

    這句話讓迪亞喜笑顏開,“算你看得準。”

    看著笑開花的女兒,文森暗暗搖頭。

    唉——

    傻丫頭!

    幾句話就給帶偏了,布蘭只是否認了想要利用你,可沒有否認想要利用你爹——我啊!你倒是咬下去……

    似有所感,布蘭將頭扭向自己的舅舅:“您瞧,我看人還是有些眼光的。我知道,像我這種人是不會討人喜歡的,而你們多少會護著我幾分,就像小時候那樣。”

    一旁的重斧搖搖頭,“不必解釋。關于北地,我們這些沒出息的長輩終究要爭上一番,只是一直不好撕破臉。

    什么傳統,都是個——屁!

    當年,小戰巫至少還有勇氣對著北地城叫囂,有勇氣說出自己的想法,有勇氣打上一場。

    呵呵……

    雖然下場凄慘了些,但終究是遵循了傳統。至于我們中的許多人,別看擺出一副循規蹈矩的樣子,其實是在遮掩自己的無能。

    按照傳統,北地早該交到你們手上,畢竟強者為尊才是最重要的一條。當然衡量強者的標準不僅僅是武力,還有智慧。可是無論武力還是智慧,你們這些巫師都已經將我們甩到了身后。

    其實,我們已經沒理由繼續坐在這個位置上。如果有些事物能夠早些交出去的,那么也就不會是現在這種樣子。

    你看,雙翼城的巫師們雖準備各奔東西,但所屬侍從、人員可是穩固得很。隨著莉莉的離開,一個又一個新家族已經隱隱成形。

    反觀我們呢,早已無法服眾,卻又舍不得放下。

    唉,我們知道你在顧忌什么,一直都知道。就像你擔心的那樣,許多人會將這些歸咎到你的身上。”

    迪亞忍不住開始打抱不平:“憑什么?”

    “是啊,憑什么?

    有時候,就是這樣沒有道理。我們終究只是一群凡人,即使已經從中獲得了莫大的好處,那顆凡人之心也難免會生出種種不該有的情緒。

    失去了,就會心痛。哪怕只是微不足道,但畢竟是失去了。而且還是別人造成的,所以就會記得格外清楚。”

    “可是布蘭給予得更多。”

    “是啊,給予的更多。”重斧抬手指了指胸口,“但多與少從無標準,而是取決于這里。有些人啊,窮苦的日子過得,危險的日子過得,可是等到一切蒸蒸日上反而沉不住氣了。

    若是以前還無所謂,我們這些人加一起也抵不住小布蘭的一根手指。可是情況變了,如果布蘭不加以限制,那么我們將會成為最龐大的一股力量。”

    迪亞瞪了一眼布蘭,“為什么不限制?”

    布蘭反問道:“為什么要限制?”

    “你傻!”

    布蘭被噎得一仰脖,好半天才在別人的笑聲中張口解釋:“那與我無關。”

    “什么與你有關?”

    布蘭沉聲說道:“巨木!”

    “哦?”

    “我仔細盤算過,即使巫師們全部平安歸來,樹冠也只會稀稀落落,這與期望中的枝繁葉茂差得太遠,如果你們能夠加入就完全不同了。

    你說,我為什么要限制呢?”

    “現在,你又不是巨木。”

    布蘭攤開雙手,“我的確不是它,但我是它的最初,也是它的靈魂,依舊能夠代表它。”

    迪亞眨了眨眼,“我明白你為什么不勸阻其他人了,因為你希望更多的支流加入進來。巨木繁茂與否更多的是受支流數量影響,而不是我們的個體實力。犧牲部分個體實力,換來更多的支流加入才更符合你的最大利益。”

    布蘭搖搖頭,“是符合我們的最大利益。因為支流越多魔力網就越發穩固,其所蘊藏的力量也會越發龐大。”

    迪亞搶過話頭,“我知道了,這一切最終會反饋到我們每個人身上。”

    布蘭點點頭,“不僅僅是我們,而是萬物之上。我們的奴仆將會更加聰明、強壯,可以更好的執行我們的意志。”

    文森忍不住插言:“說到執行我們的意志,你真的不再親自下場?”

    “是的。”

    “既然不能親自下場,你是否準備擴充信眾的數量。”

    布蘭搖搖頭,“如果能夠保持基本的影響力,那么我是不會考慮擴張這個問題的。我更希望通過一段時間的沉淀,進一步完善教義。畢竟先行了一步,對你們來說要緊的事情,對我來說卻不是。

    其實呢,我們這些巫師一直在努力避免與你們發生最直接的沖突。世上可以忙碌的事情太多,沒必要蜂擁而上,所以稍稍退讓又何妨?

    我們只是想成為世界循環中必可少的一環,而不是吞下整個世界。在這一點上,巫師們其實已經做到了,只是仍需鞏固。”

    文森恍然,不禁脫口而出:“敬畏——”

    “是的,敬畏。”布蘭重復了一遍,“可惜,世人對我們這些巫師的敬畏正緩緩消失。沒什么,只要再拿回來就是了,順便檢驗一下我們的教義。

    雙翼城的小巫師能夠如此沉穩,是因為他們覺得我依舊掌握著局勢。我也希望自己能夠掌握,否則他們就要跳出來了,說不好又要弄出個死亡之潮。”

    迪亞忍不住冒出一句:“可是,你剛剛不是不讓他們直接插手嗎?”

    布蘭微微聳肩,“我說的是擁有神格后。巫師也就我和莉莉將神格攥在了手中,其他人可是都沒有呢。

    這不是針對任何人留下的后手,而是我們巫師不能一擁而上,萬一出了差錯也好有個補救。現在,支流的選擇讓我徹底安下心來,因為它們認可的出路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即使這樣,巫師們依舊需要慎重考慮一段時間。”

    迪亞眼珠轉了轉,“就像你剛剛要求我們那樣,明確自己的道路,選擇最合適的支流。”

    布蘭點點頭,“可惜,受制于固有的屬性,巫師選擇的范圍要比你們狹隘得多。”

    聽到這句話,周圍人的眼睛不由一亮。只是布蘭一向會煞風景,“更多的選擇往往也意味著更多的歧途,得與失之間總是有許多代價的。即使有那么一絲可能,也只是可能罷了。”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