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兩千三百零三章 秋名山上宏光稀,人家在做娃娃機

    關蔭訂了三十輛五菱宏光,主要是他現在帶的隊伍需要這么一支車隊。(看啦又看小說網)

    他由沒錢給劇組人員配備房車,所以有時候野外拍戲的時候換衣服之類的需要有個地方。

    同時他還要把一些物資從外頭運送到劇組。

    這不是關蔭想親力親為,他是被逼著沒辦法了。

    《亮劍》劇組看著一切都嫩順利,可在物資供應上就出過有人往飯菜里下毒的事情。

    關蔭給跟著隊伍的鐵騎安保人員配備了巡邏車,也購買了一些檢測設備。

    但要解決這件事得從源頭上尋找辦法。

    關蔭的辦法就是多花錢少出破綻。

    那就得讓劇組自己購買食材,這就需要更多的車輛。

    關蔭原本找過帝國重工,那幫家伙把他當土財主了。

    所以關蔭找別的車企尋求合作,這不在戰斗中五菱宏光表現不錯嗎他就給了個機會。

    三十輛五菱宏光花了他將近一百八十萬,這家伙心疼的吃肉都嫌柴了。

    現在好了,車到了直接送到津門他就很高興。

    怎么說那都是一些家當。

    關蔭現在就著急找個放的地方。

    親王一了解就無奈了。

    你哪怕給重工那幫人說一聲也能給你調一批二手車過來啊。

    一百多萬呢你買那車干啥?

    “我覺著這才是真正的國民神車。”關蔭給五菱宏光打個了廣告,“在我們的市場經濟落入尋常百姓家的這些年,每一輛五菱宏光背后都是一個靠雙手奮斗出幸福生活的家庭,這車除了逼格太低沒啥缺點,上高原你就是啥星日馬半路也拋錨,你聽過五菱宏光出國問題?”

    關蔭油然想起一句廣告詞:“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就有宏光車!”

    記者們樂了,你這廣告詞要錢不嘛?

    干啥?

    “怎么著都得讓五菱宏光請我們吃頓飯啊,好歹把這么好的廣告詞傳給他們呢。”幾個記者也挺樂呵愿意幫忙。

    關蔭一想,老子就搶你們的廣告詞了咋的?

    “但是人家估計不樂意。”關蔭覺著他的逼格還配不上人家。

    鬧呢?

    一津門記者立馬把廣告詞發微博上,詢問人家企業要不要。

    記者:“關老師剛說的廣告詞。”

    宏光:“意思就是說我們掏點錢就能用這個?”

    記者:“這貨說你們不容易所以白給用。”

    宏光:“成!但是能請關老師代言一下嘛?”

    皇家重工:“???”

    你別以為你一輛車能裝二十三人就了不起!

    信不信我拉二十三車人跟你打?

    “大不了我請某一輛摩托車拉一個連的掛逼,不信打不過你。”帝國重工很暴躁。

    知道我們那代言人有多負責嗎啊?

    “沒事沒事,其實我們就這么一說,咱宏光天生就是被人家嫌棄的,除了關老師也沒別人愿意代言啊。”車企也很無奈。

    是嗎?

    新晉鳳凰獎影帝修傾覺著有話說:“難道我還不能代言個車了?”

    真的?

    “我們這車可是專門給咱們勞動人民生產的!”車企也很皮順手把皇家重工給收拾了一把,“樓上那貨專門生產動不動幾十萬的車。”

    皇家重工:“小扎你別搞不懂形勢,緊貼人民群眾的需要當然很好,可人民群眾日益豐富的物質生活需要你提供更優質的產品服務你還抱著以前的經典那就壓被人民群眾唾棄了。”

    你以為我不想改進啊?

    “沒錢啊大哥你是知道我的。”車企連忙跟重工企業伸手,“能幫忙帶一把不?不浪我們坐你車上很穩的。”

    你可拉倒吧你們那小屁車他媽的能干到516的時速啊。

    “回頭派人過來唄,正好也有一批要轉到別的地方的產能,你們那邊正好位置也不錯,那就合作一把唄,但是這股份……”重工也很貪婪的說。

    通用:“???”

    某汽:“???”

    皇家重工:“!!!”

    意思就是這墻角你撬定了?

    修傾:“話說能給個機會不?我收錢很少啊,一年給個三千萬五千萬肯定很高興。”

    宏光:“……”

    我要有那錢干啥不投入口罩生產線?

    “別鬧,給個合適的價格,你要不嫌棄我們憑啥不要代言啊。”人家車企也是比較好說話的。

    修傾算了一下,你得不少于三百萬。

    “瘋了?”車企反而被嚇壞了,“你現在是影帝啊大哥你別跟那貨學行嗎?”

    “那就二百萬吧,反正就是個廣告,誰代言也別想讓咱老百姓不買,誰不代言也別想讓人家貴族們買。”修傾很爽快定下價格。

    他覺著自己不虧,就是個廣告你還要多少錢?

    “這兩年我得到的機會那么多,干啥要從老老實實做工業的企業要錢?”修傾表態,“那就定了吧,定個三年五年的,正好在老家買套房——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質量要下降?”

    ……

    這人也學的跟帶頭大哥似的。

    但是能找一下另外幾個,咱們代言一下寶馬……駿嗎?

    “你把車標換了認真換個好看的我給你代言。”向美媛自己跳了出來。

    別說!

    這位現在改變了人家車企還真樂意找她代言。

    可是我們那車標咋了?

    咋了?

    你他娘的說咋了,心里沒點數嘛?

    正在一幫記者們的幫助下找停車場地的關蔭抽空上網發一首詩。

    詩云:

    最近路上行人稀,少見宏光五百一;不是這貨不想浪,人民需要市場逼;

    要夸等你拿第一,有件事兒你要記;全國光棍數千萬,哪天才做娃娃機?

    宏光:“???”

    網友:“我勒個去!”

    小微:“喂,妖妖靈嘛有人在開車!”

    關蔭奇道:“你以為我在干啥?我看到一大幫人在喊,喂,宏光,人民需要老婆啊。流浪的風,幽幽,籠池,沐、易,紫夢,愛在抱歉中,張慧琳,天地英豪,狐貍2號,雷哥愛老婆……你們出來,你們的要求我已經發給宏光了,快催他們生產娃娃機啊!”

    宏光:“……”

    網友:“……”

    小微:“景月妃趙子卿李茜子,你們快出來管一下這個貨讓他回去啊啊!”

    能把小微給逼得語無倫次可見惹事精的厲害。

    景姐姐奇道:“小微你能說一下娃娃機是啥嘛?【乖巧】”

    趙姐姐請教:“小微你能說一下娃娃機跟老婆有啥關系嗎?【聽話】”

    仙兒就厲害了:“小微你一天凈關注的都是些啥呀?【生氣氣】”

    反正艾特到的那幫人想打死惹事精那就跟別人沒關系了。

    向美媛急了:“我說咱們能讓這貨改一下車標嗎?”

    對啊!

    你敢改一下車標嗎?

    “可是我們那車再改也就那么點逼格,你真敢代言啊?”宏光不信向美媛真敢代言。

    人家還真敢給代言的。

    “我覺著那車挺好啊,我爸買的一輛開著挺好,就我小弟不喜歡,說一點也不如進口車。”向美媛很惱火,“再說我正拍攝《帶著父親跑長途》呢,回家也是坐的宏光啊,這車挺好,比房車便宜,比轎車寬大,就是除了老司機沒法開出最佳水平,油門剎車離合都比較硬,新手不建議開。”

    這就很良心了。

    宏光還真有點感動,沒求著人家可都給廣告了。

    可是那車標真的挺漂亮!

    “連桂皮皮天天收拾的鬼火少年都嘲笑你那車標呢,你可給咱們長點臉吧,你可是去年被評選為全球最紅火的十款車里的一輛啊。”關蔭就差給這貨跪下磕頭了。

    桂皮皮:“別鬧,剛又去教訓了幾個鬼火少年,這幫貨不知道咋想的就喜歡那玩意兒,還講究排面簡直扯淡了。”

    皮皮團:“可是為啥要你們去教訓?”

    “這是教育的問題啊大哥,你以為那幫孩子是啥原因?哪個正經讀書的孩子喜歡那東西,沒辦法,咱們這教育力量的確有待加強。”桂皮皮一肚子委屈。

    關蔭許諾:“你們給咱聯系著等三小四小開學我把好點的教材通過網絡授課都帶過去,老師們要學習孩子們也要學習,沒有教育不過來的孩子,只有還沒打斷的棍子!”

    這人一開口全國熊孩子都怕。

    津門皮皮團:“我就說大關咋帶了幾百公斤復習資料。”

    整個津門的學校都瘋了。

    你又想把哪個學生給弄死?

    “一中的,那幫玩意兒敝帚自珍的很,有點資料居然都不想跟大家共享,還說什么那是他們學校的心血,去他娘的你不就教了一幫有錢有權的人家的孩子嘛,你了不起?小心哪天我開三十輛五菱宏光帶八百個兄弟平了你那破地方。”關蔭至今還對那破學校耿耿于懷著呢。

    太子哥:“意思就是我又有架打了?”

    關蔭很奇怪,這貨今天不是跟他舅舅家的幾個熊孩子打架嗎?

    “就是國舅家那幾個又被你打服了?”關蔭連忙問。

    太子哥:“開玩笑,我宏光一出那幫人立馬跪拜,你以為我學你三招防狼術是表演的?”

    小公主放了一張照片,太子哥站院子里正挨罵呢。

    可是旁邊幾個泥猴兒是咋的?

    “吃飯的時候,太子說當廁所副所長的事情,惡心的幾個表兄弟吃不下去,他就把人家拉去廁所研究觀察,人家一反抗他就把人家扔下水道里去了。”小公主告狀,“還威脅人家要找哥哥要三百公斤復習資料弄死他們,哦,方爺爺李爺爺家的幾個淘小子這會也挨罵呢。”

    又是一張照片,三巨頭無奈地站在陽光下,面前站著一群淘小子,一個個七個不服八個暴躁,有個還指天畫地恨天無環恨地無把。

    網友都看不下去了,這幫家伙現在咋那么坑?

    “莊稼還不是從地里種出來的,奇了怪了現在的人咋還要個逼格,你有逼格別吃飯啊,你吃的那飯號稱綠色環保,實際上就是屎扔到地里種的,你嫌棄啥?自己不種地也就算了,還嫌棄種地的人,還嫌棄地里的莊稼,欠打。”太子哥公開喊話,“老哥你得趕緊回來,這幫小子好收拾,他們家家長不好辦,我們兄弟伙聯手都打不過,直接被人家生擒活捉了,簡直給咱們紫禁城十八騎丟臉,你回來升帳咱揍他們去。”

    關蔭:“……”

    你可是天下第一大貴族兒童!

    “屁的貴族,到頭來還不是黃土坑變成垃圾了,世上哪來啥貴族,我就不信這些所謂貴族拉出來的屎跟我們老百姓拉出來的還有啥不同,”太子哥忽然爆笑道,“除非他們還回頭用手堆出形狀。”

    反正沒幾個人不被這小子惡心壞。

    王夫人就怒叱:“教育把小孩弄成這樣簡直就是謀殺。”

    太子哥嘲笑:“你可拉倒吧,我就瞧不上你這種人,自詡貴族,實際上做的都是生意,你賣的都是浪。”

    小微大驚連忙勸了句:“我的哥你這么說話要挨揍!”

    太子哥憤憤不平:“憑啥揍我?我大哥指著那幫王八蛋的鼻子罵也沒見誰說啥,我不過就是說她賣的是浪,有錯嗎?還銀質托盤給密碼,你落后到啥地步了才那么沒效率?我就是去花骨朵老哥他們那超市,進門手機立馬自動聯網,你還要拿個密碼——怪不得蠢到那地步了,合著去啥都沒學就學了一手咋浪又慢啊?還教育成啥,還謀殺,我那老哥一口一個你他媽的,那家伙干凈到沒朋友,你嘴上說幾句阿穆硬隔離兮,你就貴族?你就有素質?我聽我老子說,你這種女人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包裝,找老公是包裝,交朋友是包裝,把自己包裝成一個浪,然后拍在沙灘上,還搔首弄姿讓人看,說,你看,老娘這才叫浪,哦,你們那叫貴族范兒。鬧呢?奶奶的,就你們這幫貨,天天在小爺耳朵邊喊著,啊,你可是貴族啊,你得按照貴族程序來啊,比如說,你看,誰家那小姑娘,你得和她發展啊,你得知道那可是血脈無比貴族的小貴族啊,屁,那就是個啥都不懂的小丫頭,被你們這幫貨色當成貨物,為了你們的權和錢能萬世永續,你連人都不當人,你還貴族?小爺就認為,一輛五菱宏光,一雙粗糙的手,撐起一個家庭,讓老人有飯吃,讓老婆有覺睡,讓兒女有書念,那才叫爺們兒精神,啥他媽的叫貴族?這他媽的就叫貴族!”

    這番話說出來嚇得全網靜默。

    阿輝:“呵呵。”

    太子哥大怒:“滾!一個給趙老爺當狗的貨,你也配呵呵?哦,大家別罵他,因為他沒刺殺過你們。”

    這下可出了大事兒了。

    皇帝都沒想到這小子把這事兒說了出來。

    太子哥不怕,在線說明:“說的不是我,我是為老哥打抱不平呢。”

    他又把阿輝追著罵:“你以為我不記仇?還給我送來啥啥你們的貴族教育資料,去你娘的,你們還找人給那誰誰誰念叨說,拿下帝國的太子跟小公主,你們將來就咋咋,不要臉!小爺指著你鼻子罵,小爺瞧不起你,咋地吧?”

    合著這里頭還有別的事兒?

    “那你以為呢,你這人不在人家就欺負你小弟啊,這不,上次說要給我找個啥小丫頭,這次又來了,哦,跟國舅家沒啥關系,這是來幫忙打架的,就那幾個小子做事兒不厚道,我給收拾了一頓。”太子哥告狀,“讓你幾天不過來,看,人家就欺負你不在咱家都沒人能打吧?”

    關蔭只好撓撓頭答應盡快回去。

    可是這事兒咋能說出來呢?

    “你先罰站,記著跟弟兄們說一聲,晚點回去咱開個會,有些報復要偷摸進行,你這么一喊人家戒備起來,咱咋打悶棍啊?”關蔭在線教育,然后問,“那你看這幾家良心企業,咱啥時候去轉一圈啊?”

    幾家企業差點美出鼻涕泡。

    太子哥想了一下才回復:“那咱得報復完了再去。”

    一轉眼,阿輝辭職了。

    這次真的辭職了。

    他怕被那幫混球打悶棍。

    那兩個混不吝要湊一起還有干不出的事嗎?

    不過他不打算回去。

    為啥?

    這次到了他們亂成一鍋粥的時候了!

    咱不笑話,有些事情咱們是有人的底線的!

    咱跟那幫畜生從來就不是一個概念上的人類。

    但是有一件事咱得注意。

    啥?

    糧!

    “現在既然越來越撕破臉了,他們必然在糧食進口方面掐我們的命脈。”親王對這件事很關注。

    他就是個本本分分的農民。

    親王詢問關蔭注意到民間存糧沒。

    關蔭點頭表示早關注這事兒了。

    “所謂糧荒其實根本不是自然搞的,搞清楚五大糧行就知道那幫畜生辦的都是什么事情。”關蔭有些擔憂,“咱們的糧食存儲吃不了十年!”

    親王:“我他媽——你這是人話?”

    “開個玩笑,我這次過來還有一個問題,這邊的豆粕是個問題,得打聽一下。”關蔭低聲說自己的目的。

    親王點頭表示都有數據。

    “數據是可信的但也是不可信的,因為數據是人做的。”關蔭低聲道,“有人壓著不放出來還有人刻意減緩進口的速度。”

    誰?

    關蔭就把這事兒交給親王去辦了。

    他要親自查辦必然會被阻攔。

    有些事情暗地里查詢然后雷霆一擊才能解決問題。

    然后他想要去看一下劇組場地,那是他的工作。

    親王很奇怪這家伙這次怎么沒有暴走。

    “紫禁城里的人誰不想攀附,這種事情天天都在發生,我估計太子這次是不想忍耐了,這小子還想慫恿小公主當皇太女呢。”關蔭樂呵呵道。

    那他想多了,你帶頭大哥還不想當國公呢。

    這事兒能由得了你們嗎?

    親王拍拍關蔭的肩膀安慰:“有些壓力你們不承擔就出問題了。”

    關蔭連忙把倆小混不吝抱起來,話說你倆也可以想一下那好事!

    “傻子才去當皇上呢,干啥啥不順,想喝口酒都被那么多人管著,你看我倆像傻子啊?”大的當場就把太子給嘲笑了,“那小子沒招兒我們倆和自在!”

    這也是倆坑貨!

    你以為沒有人試圖把他們推上去?

    “二叔二嬸兒教育的好啊。”關蔭是真佩服這一家子。

    親王怒道:“那你能把我那地給我幫忙弄成果園嗎?”

    哦?

    嗯!

    有內味兒!

    關蔭點著頭,準備看過劇組場地然后回來幫親王一把。

    這是個厚道人,不像他那個皇帝大哥那么坑!

    關蔭敢肯定太子哥的教育問題肯定要交給他了。

    他還真沒猜錯,這會兒老康就帶著太子和小公主往帶頭大哥家里跑呢。

    知道給小兩只帶的啥不?

    皇后連太子哥的大褲衩子都給帶過來了,明顯是要常住沙家浜了啊這是。

    可這真不是躲著有些人,這是把有些該死的往大宗師手里送呢。

    總有那么一些王八蛋簡直就天生該殺。

    比如一看有利可圖就想把宏光給騙自己手里的王八蛋。

    這可是趁機做個概念機割韭菜的好時候啊!

    關蔭的電話響了。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