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一十六章 沒錢~

    世界?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每個人用盡手段活下去。或許冰冷,或許溫情。不同的眼睛,能看見不同的景色,這就是世界。

    林宇抬起頭,卻只看見一片逼仄的天花板。

    白色的燈光忽然一閃,仿佛燈絲被燒毀,房間內陷入黑暗。

    然后,慢慢亮起幾束微光,他站的地方變成了街頭。

    月光被颯颯狂風席卷而來的烏云遮蔽,夜空廣闊的沒有盡頭。

    沒有閃耀的星辰,只有無邊的苦雨和凄風。

    雨點從上面打落,似乎落進他的眼睛里。視線被水暈開,開始模糊。

    “——林宇。你見過希望嗎?”

    “人類追求的究竟是過去,還是未來?”

    現在。

    自我救贖的現在。

    拿什么漠視現在去展望未來?

    最后一句平淡而清晰。

    “——林宇,你終于回來了。”

    林宇猛然驚醒,整個人僵硬的一彈,睜開眼,半天回不過神。

    他狠狠喘著粗氣,能看見天花板上燈具的輪廓。

    感覺一股陰冷的風從臉上拂過,扭頭一看,陽臺的玻璃門沒有關緊。忽然刮起的風將窗簾吹得獵獵作響。

    玻璃窗外,閃著燈光的城市,透露著繁華和安定。

    這是一座不夜城。

    林宇半夜醒來之后, 過了很久才睡著。第二天被外面的光線照醒, 還在想自己昨天看見的是夢還是現實。

    “臥槽你嚇死我了。”巴里從床上坐起, 揉著腦袋迷糊問道:“你會夢游嗎?”

    林宇活動了一下關節,挑眉:“你才是夢游了吧?睡糊涂了嗎?”

    巴里斜眼:“咦?那你昨天晚上起來干嘛?”

    “給你關門!”林宇怒道,“你進來的時候不關門, 大半夜吹風進來都在我身上!”

    “哦……”巴里傻笑道, “是嗎?”

    他從床上爬起來, 去廁所洗臉。林宇把秦晴叫起來,然后再去叫夏拉爾。

    秦晴昨晚沉迷光腦不能自拔, 被喊起床的時候整個人還處于萎靡不振的狀態。

    他蒙住頭呻吟:“師父,起床做什么?反正也沒事做,不如再睡一會兒?”

    林宇一手扯住他的被角:“去吃大餐,好久沒有享受了。”

    秦晴虎軀一震, 從床上跳起:“真的嗎?!”

    “真的, 金錢對我們來說如糞土。像我們這樣經歷過生死的人, 還在乎那一千兩千的?不管怎么樣大家都累了,應該犒勞一下自己。”林宇扭扭脖子說, “而且我們不是還有道格嗎?離餓死還有很長的距離?”

    秦晴將信將疑道:“真的嗎師父?”

    林宇一腳踩上床單:“我騙過你嗎?”

    秦晴搖頭。

    林宇不屑一指,秦晴迅速接過旁邊的衣服給自己套上。

    巴里在一旁期待道:“真的嗎?一千兩千不是錢?”

    “我們在外面那么長時間, 有用過錢?”林宇甩了把劉海,“錢算什么?能吃嗎?”

    巴里和秦晴在五分鐘之內把自己收拾完畢,然后跟著林宇出門。

    兩人一臉燦爛的站在賓館門口, 面向馬路猥瑣微笑。

    夏拉爾驚悚道:“他們干嘛這么興奮?”

    林宇:“因為即將去做一件幸福的事情。”

    秦晴掏出光腦:“去哪里?市中心的一向貴又不實用。我們看一看評分,不如吃自助怎么樣?”

    夏拉爾提提背包帶,懵道:“什么自助啊?不是去

    買衣服嗎?衣服還能自助?”

    “還要買衣服?”秦晴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說道:“對對對, 還沒有冬天的衣服。”

    巴里:“一萬一,省一點省一點,晚上還要住賓館。”

    夏拉爾一臉懵逼。

    林宇率先背著包向前,另外兩人看著他,亦步亦趨的跟上。

    林宇也不看導航,就自己一路悶頭走。

    秦晴看著覺得不大對勁,跟了半條街,正想喊住她,就見林宇停在一家面店的前面。

    “面店?”秦晴說,“不是說好了大吃一頓嗎?”

    林宇:“吃,打完工隨你吃。”

    眾人震驚道:“打工?!”

    林宇淡定的拍拍手:“當然打工,只進不出怎么行?我們這里有四個人,還想一起餓死嗎?”

    巴里想說還有一萬一,憋了憋,在林宇的眼神下改口弱弱道:“我是有聯盟編制的人。”

    林宇輕輕一瞥:“你還是個欠聯盟錢的人。”

    巴里立馬端正態度道:“我干。”

    大家推門進去,現在是上午十點左右,不早不晚的,店里沒什么人。入目只有一個清潔智能機器人在打掃衛生。

    林宇咳了一聲,放聲喊道:“老板!老板!”

    柜臺后面走出來一個中年男子,擦著手道:“點餐嗎?點餐在這里。”

    他指著一個自助面板示意,就要重新進去,林宇又喊道:“你們缺服務生嗎?”

    老板:“我們不缺。”

    林宇:“送餐呢?”

    老板指了指清潔機器人。

    林宇:“洗碗。”

    老板還是指著清潔機器人。

    林宇深吸一口氣:“廚師總要的吧?!”

    老板:“我們選用最高端的機械烹飪。”

    林宇靠在桌臺上:“那你們什么是需要人工的?”

    老板嘴唇微張:“顧客。”

    眾人:“……”

    看樣子是夭折了。

    “那好吧。”巴里摸摸肚子,“我想吃大排面。”

    秦晴:“我想吃豬肚面。”

    夏拉爾試探性的看了眼林宇:“我想吃紅燒牛肉面。”

    林宇扯扯衣角:“我想吃爆漿芝士雞肉卷。”

    老板一一在面板上記下,聞言抬頭道:“爆漿芝士雞肉卷沒有。”

    林宇:“那真是太可惜了,看來我們真的不大合適你的店,再見。”

    眾人:“……”

    一行人跟在林宇背后走出大門。徒留下老板風中凌亂。

    四人又緊接著去下面的店鋪求職,這樣一間間問下去,一直刷了二十幾家店,結果如出一轍。

    不是對方不需要人手,就是看不上他們。

    畢竟怎么說,除了巴里,他們都是一群沒有大學畢業證書的人。而且專業五花八門,沒有工作經驗,極端不適用于服務行業。且非科研院本地居民,拒絕招收。

    而巴里,他不適用于除飛行員外的所有行業。

    眾人感受到了求職的壁壘。

    站在灰塵飛揚的街頭,捂著肚子享受一縷暖風。

    秦晴委屈巴巴的看了林宇一眼,沒敢說話。

    巴里嘆了口氣道:“想吃大排。”

    秦晴:“想吃豬肚。”

    夏拉爾:“想吃牛肉。”

    雖然店鋪里所謂的豬肉牛肉,其實都是蟲肉,只不過在調味上,貼近于指定的食物。

    可還是想吃,想吃到炸!

    林宇:“我也想吃,

    如果吃了不用拉出來,沒有新陳代謝,不需要再次攝入,我就給你們吃。”

    眾人:“……”

    夏拉爾蹲到地上,嘆道:“除了做老板,還有在這個地方生存下去的方法嗎?”

    秦晴打開自己久違的小本本:“e區的生存難度,簡直是地獄級別的。”

    科技發展過后,機械慢慢代替人力。

    但是,一來是如今的社會,一架高級機器人的造價高昂,不是每個店鋪都能負擔得起的。二是政府為了保障勞工的利益,確保就業,

    科研院的地盤,這個的情況不存在。

    他們慷慨的推行自己的科研成果,并大力普及。

    對于本地居民來說,或許并沒有多大的傷害,但是對于他們這些外來戶來講,簡直就是一個災難。

    他們融入不進這個社會,他們沒有這個機會。

    他們唯一的事情似乎就是——消費,為創收消費。

    哦,還有無償鮮血。

    多么妖嬈而做作的保護區啊!

    巴里揉了把頭發, 跳起來道:“沒有別的路子了?我不信啊!難道我們就一群四肢發達的原始野人?我們是高等社會出來的現代精英啊!干嘛非要去跟機械槍崗位?”

    秦晴毫無所動, 咸魚般的佝著背問道:“高等生物, 那現在你說咋辦?”

    林宇說:“做苦力,我們肯定不行。”

    現在已經不需要苦力了。

    巴里絕望道:“我們人生的意義呢?我們讀書的意義呢?”

    “不要帶上們!”夏拉爾鄭重道,“我可以去做技術工!”

    林宇體現自己價值:“我可以賣血。”

    秦晴:“我也可以賣血。”

    巴里:“我……”

    他可能不大適合這個團隊,太傷人了。

    夏拉爾叉腰大笑道:“果然, 果然到最后, 養家的還是我這個技術工!”

    眾人:“……”

    林宇站起來道:“去吃飯吧。”

    秦晴大叫:“不!師父你放棄吧!現在都一點半了, 我們三十六個小時里就吃了一頓飯啊!”

    眾人異口同聲道:“想吃飯——!”

    林宇:“……所以說去吃飯啊。”

    幾人觀察他的神色,發現他這次真的是認真的, 于是跟在他身后去吃飯。

    最后還是如秦晴所愿,去吃了自助。畢竟一群餓死鬼, 點餐容易讓他們破產。

    五人吃完飯, 重新回到賓館。齊聚在林宇的房間里等候指示。

    林宇坐在旁邊的沙發上, 謀劃之后的計劃。

    了解e區。

    e區肯定有生物進化的秘密,這個毋庸置疑。

    但這個秘密, 連聯盟軍都不知道。

    雖然到了e區, 卻陷入了一籌莫展的地步。

    加入聯盟軍的編制?不,那或許會被派到別的地方執行任務,離開e區。

    而且, 軍人和政客的差距還是很大的。就算他們在前方殺出一條血路,也未必能知道想知道的秘密。也許等他們摸到真相邊緣的時候,世界已經重新變天了。

    秦晴和巴里已經斜躺在床上又睡著了,夏拉爾照著光腦上的招聘信息投遞簡歷。

    而后深深嘆了口氣。

    在這個科技發展的時代, 沒有大學學歷,宛若一個文盲。

    她扭頭看了眼林宇,對方正拿著個光腦,翻來覆去的旋轉。

    忽然光腦響了起來,夏拉爾看得入神,被嚇了一跳,才發現是林宇的通訊。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