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398章 四圣宗強者

    玄六抓著被束縛住的許越,來到金四身邊。(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人我已經抓過來了,回去交付任務后記得分我一半的功勞!”

    聽到玄六的這句話,金四的心仿佛在滴血,咬牙道:“沒問題!”

    畢竟,如果沒有玄六的幫助,許越早就能夠從自己手中逃脫了。

    許久之后,金四重新睜開雙眼。

    他看了許越一眼,眼中閃過強烈的殺機。

    不過,現在還不是殺掉他的時候,在此之前,他必須將那東西連同許越一并帶回總部。

    “我們回去要花的時間并不少,你應該慶幸自己可以多活很久了!”說完,金四將飛舟取了出來。

    “東西已經被我和金四拿到手了,你們不用再趕過來了。”玄六則是取出了傳訊石,對著傳訊石如此說道。

    如果再讓那幫家伙進來摻上一腳,他們兩人能夠分得的功勞就會少掉一大半,這是他們絕對不想看到的情況。

    現在,他已經向那些人表明了自己這邊的態度,如果那些人依然不識相地趕過來,那也就別怪他們不客氣了。

    三人登上飛舟后,飛舟開始緩緩啟動。

    就在這時,一道遁光出現在極遠處,正向著他們這邊飛速接近。

    “都已經警告過了,還敢跟過來嗎?”玄六看著那道飛速接近的遁光,臉色陰沉。

    “不對,那是四圣宗的人!”金四死死地盯著那道遁光。

    那股熟悉的氣息,他曾在四圣宗管轄的某座城市中感受到過。

    不一會兒,遁光接近到飛舟前方。

    “看來我到達的時機正好啊!”在一陣爽朗的笑聲下,一個青年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青年的目光在許越身上停頓了片刻,隨即點頭道:“沒錯,你就是萬邪盟在我們靈洲四處找尋的目標。”

    “你們四圣宗也想插手此事嗎?”金四看著青年,瞇起了眼睛。

    “宗里倒是暫時沒有布置下對你們的行動,我這次趕過來也只是受人之托。”青年微微一笑,體內浩瀚的靈力開始于此刻涌動起來。

    “要么留下他,要么……死!”

    話音一落,青年的身影也瞬間消失不見了。

    金四和玄六對視一眼,恐怖的氣息開始從他們的體內爆發出來。

    被束縛在飛舟上的許越,正靜靜地看著眼前這場即將展開的戰斗。

    在他的感受下,玄六和青年兩人的氣息強度相差無幾,而金四的氣息強度顯然要比其他兩人低了很多。

    “或許是因為兩次神識攻擊的影響吧!”許越心想道。

    “嘭!”

    就在這時,伴隨著劇烈的轟鳴聲,許越所在的飛舟也開始搖晃起來。

    三人戰斗產生的余威,開始影響到了周圍的地方。

    許越看向戰場,在那個方向上,周圍的空間也因為三人的靈力碰撞,開始出現了輕微的扭曲。

    “這就是靈液境修士的威能啊!”許越在心中感嘆道。

    如此恐怖的威能,和開靈境的修士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爽快!上一次打得這么痛快,還是在半年前和那家伙遇上的時候啊!”青年發出暢快的笑聲。

    此刻,他的周身被一層濃郁的金色光芒籠罩著。在這層濃郁的金光中,隱約可以看見四只形態迥異的獸型虛影。

    這就是四圣宗的秘傳功法,只有四圣宗的核心弟子才有資格進行修煉。憑借著這門功法,他的實力也將凌駕于眾多的同階修士上。

    相對于暢快無比的青年,金四和玄六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

    對方是四圣宗核心弟子這一點他們是萬萬沒有想到的,因為對于這種層次的弟子,四圣宗一般都會派遣到前線的戰場上,并不會讓他們留在靈洲的內部。

    “現在怎么辦?我們兩人聯手也沒辦法奈何他。”玄六傳音道。

    “找我們等下分頭行動,機會帶著那家伙離開。”很快,金四的聲音響了起來。

    沒辦法,對方的實力實在是過于強大,而他們兩人在同境界的修士中只能算是平凡之輩,對于這樣的修士完全是沒有任何辦法,不被對方碾壓滅殺都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你的實力現在不在全盛,這家伙就讓我來拖住吧!”玄六再次說道。

    “好!”

    雙方交流完畢,立刻開始了動作。

    玄六將自己的力量毫無保留地催動起來,對著青年沖去。金四則是將自身的身法催動起來,迅速脫離了這片戰場,而后向著飛舟所在的方向沖去。

    看到兩個對手的行動發生了變化,青年眉頭微挑。

    “想撤退嗎?”青年輕笑一聲,縈繞于他周身的金光開始暴漲。

    很快,隱藏在金光中的一道獸型虛影從中沖出,向著金四沖去。而青年本人,則是迎向了玄六。

    “你們想分開行動,正合我意!”

    虛影速度極快,即便金四達到了自己的極限速度,也無法將之甩下。

    感受到獸型虛影的漸漸靠近,金四臉上露出了掙扎之色。最后,當虛影距離他還有不到兩丈的距離時,他終于做出了決定。

    一個玉瓶出現在他的手中。

    金四將玉瓶向后拋去,飛行于空中的玉瓶自動打開了瓶塞,瓶口也迅速對準了那道緊跟過來的獸型虛影。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吸力爆發而出。在這股吸力的作用下,獸型虛影也不受控制地向著玉瓶沖去。

    很快,獸型虛影被吸入瓶中。這個時候,瓶塞也再度塞上。

    一陣陣悶響從瓶中傳出,顯然是獸型虛影在不斷地對玉瓶進行沖擊。很快,玉瓶的瓶身就變得凹凸不平了,不過即便如此,獸型虛影依舊沒能成功從瓶中破出。

    “我這一次性的寶物足以將它困住一刻鐘的時間,這么久的時間,足夠我駕馭飛舟遠離這個地方了。”金四順利登上飛舟后,開始對飛舟進行操控。

    在他的操控下,飛舟開始緩緩加速。

    看到這個情況,青年的內心終于出現了一絲焦急。

    以他的能力,最多只能分出一道獸型虛影去纏上金四。現在那道虛影被金四的寶物困住,短時間內難以從中破出,他自己又被眼前的敵人纏著,難以脫身,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只飛舟緩緩啟動。

    “他還沒趕過來嗎?再不快點過來的話,那家伙就要被帶走了!”

    驀然間,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總算是過來了啊,你這家伙!”

    飛舟右側,一道青光正在飛速靠近。

    那道青光的速度異常之快,金四還沒反應過來,那道青光就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劍光一閃而過,而這個時候,飛舟表面也瞬間出現了一面光罩。

    劍光斬擊在這面光罩上,在這道劍光的威能徹底耗盡后,光罩的靈韻也少掉了將近兩成。

    盡管這一劍并沒有破開飛舟表面的防護,但它還是順利地將飛舟逼停下來。

    “你又是誰?膽敢壞我好事!”金四看向飛舟上方。

    在那里,一個青年凌空而立。在青年的后背,展開有一對青色光翼,這對光翼的存在,也為其增添了幾分神秘的氣息。

    “我嗎?正如你所說,我是來壞你好事的人。”青年看著金四,淡淡一笑。

    飛舟上,許越看著上方的那個光翼青年,臉上寫滿了震驚。

    那個身負光翼的青年,正是與他分別多年的其中一個人。

    “墨夜!他怎么來到這里了?還有,為什么他靠近時我手上的手環并沒有出現任何反應?”許越重新看向自己手上的一個黑色手環。

    此刻,手環并沒有因為墨夜的到來出現反應。這樣的情況,與當初凱爾文所說的情況完全不符。

    “許越,我們等下再敘。”這時,墨夜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了起來。

    許越再次看向上空,只見墨夜此刻正看著他,臉上露出了微笑。

    看到墨夜臉上的笑容,許越仿佛服下了一劑定心丸,內心立即安定下來。

    收回視線后,墨夜重新看向金四。

    金四已經放棄了繼續催動飛舟,開始向著他沖來。

    金四也很清楚,如果現在不能盡快將墨夜解決掉,等那道獸型虛影從玉瓶中破出,他就很難再找到機會撤退了。

    “一個靈液境初期的修士,也敢跑出來攪局!”看著墨夜,金四眼中流露出強烈的殺意。

    如果不是剛才墨夜對著飛舟來了一劍,他現在早就已經催動著飛舟離開這個地方了。

    看著金四向自己沖來,墨夜神色自若,身后風云翼微微振動。

    下一刻,墨夜已消失于原地。

    “這速度……”金四瞳孔微縮,立刻回想到了不久前墨夜趕過來的景象。

    墨夜的身形鬼魅般出現在金四的身后,握于手中的青峰劍微微閃動,強烈的劍意從中釋放而出。

    金四立刻扭轉身形,手中的長劍橫掃而出。

    不過,在他的長劍將要觸碰到墨夜的武器時,墨夜的身形卻是再度消失了。

    “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神識瞬間從金四的體內沖出,向著四周擴散而去。

    很快,他的神識已經將周圍十來丈的空間覆蓋起來,可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沒有感知到墨夜的存在。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