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四十七章 坤甸站的大網

    ps:看《穿越1862》背后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快,快!加緊趕路,加緊趕路——”

    一處叢林之中,一群包裹嚴實的士兵正在埋頭行進著。汗水早已經濕透了他們的衣服,但是沒有一個人去解開手腕、褲口、脖頸處纏裹的一層層布條。

    雨林當中,螞蝗毒蟲多的不可以計數,那些布條很多時候是能救士兵小命的。

    楊洪波走在隊伍前,劉康生落在隊伍最后,兩人一前一后督促著隊伍行軍。這支二百五十人還不到的隊伍,就是讓英國人掂量分量的一把尖刀。

    黎明時分,楊洪波終于看到了急行軍的目的地,崗瓦,沙撈越最靠近正南邊界的一個農業城鎮。這里有一片面積不小的種植園,三個土著頭人和五個歐裔家族構成了崗瓦小鎮的上層階級。華人也有上百口,畢竟農業上頭華人是遠比土著更值得信賴的幫手,小鎮的總人口達到了一千三四百人,其中一半是奴隸。

    “喳喳,喳喳……”

    楊洪波、劉康生帶兵穿過密林之后,在一道小河邊頓住了腳步。楊洪波親自帶人向小鎮方向摸了過去,在一處草叢茂密的地方。“喳喳,喳,喳喳……”幾聲神似鳥雀叫聲從他的嘴里發出。

    “喳,喳喳,渣渣渣……”對面草叢中立刻想起了回應。

    “吳大爺,你已經到了啊!”楊洪波看著對面草叢里站起的老人。臉上終是露出了輕松地笑。

    “老漢已經到一個多小時了。可是把你給盼來了。怎么樣?樹林里的小路能走吧?隊伍都帶來了?”吳姓老人口中問著,語氣里卻充滿了肯定和自得。

    “你老厲害。隊伍穿過密林,沒折一個兄弟。所有人都安全達到!”

    眼前的老人就是坤甸站編織的一張大網當中的一個節點。一個在瓦崗鎮生活了三十多年的老人,一個女兒被土著頭人搶走,到死都沒能見上一面的老父親。一個兒子無故死在了種植園。身邊只剩了一個未成年小孫女的凄涼老人。這種人內心中肯定對土著對洋人都充滿了恨意,正是坤甸站收攏外圍人員時最愛的對象。

    崗瓦鎮物資、人力和守衛力量的分配圖,吳老漢早就交給了坤甸站情報人員,楊洪波、劉康生等也早就熟記在心。之所以進攻前還要跟吳老漢相見一面,那是為了探聽一下近些天鎮子內各種布局是否有位置變動。

    一張吳老漢十分熟悉的地圖上,當初他出自他手的一張地圖。“這里。這里……,守衛也有變動……”結果筆,飛快的在地圖上標記了幾下。

    “大的部分沒有變動。”

    “沒有變動。除了阿都沙末(頭人)前日去了古晉,然后守備隊這里多了十個人,其他的就啥也沒變。”

    ……

    沒有情報是十分棘手的。有了情報卻是十分便易的。尤其對付的是一群毫無防備的敵人的時候。

    崗瓦鎮毫無懸念的被攻陷了。在一個安詳的清晨,二百多精銳士兵,里頭至少有一百五十人跟英國人、馬來土著仇大苦深的戰士們,旋風一樣殺進了崗瓦鎮,旋風一樣蕩平了所有人的抵抗。最后旋風一樣砍掉了兩家土著頭人家族所有成員的腦袋,不分男女老幼。處死了鎮子上過百土著人,以及一家英國種植園的男主人和少主人,擄走了鎮子上所有的洋人。

    眾多財富當然也是他們的。于是這群‘土匪’就兵分兩路。一路七八十人,驅使著小二百名奴隸,運載著整個崗瓦鎮七成的財富和糧食物資。返回了密林當中。剩余的一百多人繼續向北,驅使著三百來奴隸,趁著沙撈越還沒有驚醒,瞄準了自己的第二個目標。

    ……

    “啪!”古晉最華麗的那片建筑群中,查爾斯.布魯克狂怒的將手中的玻璃杯摔了個粉碎。“集結護衛隊,集結護衛隊!再去請羅本上校來一趟。我要收回馬來士兵的指揮權。我要集中一切力量,將那撮丑惡的土匪。全都吊死在石隆門!”

    自己都還沒有正式介入西婆羅洲的戰爭,當年那群狼狽的跟流浪狗一樣逃向南方的叛亂余孽。竟就敢打著旗幟殺到了自己的沙撈越。這是對布魯克家族最嚴重的挑釁。“我會讓他們嘗到地獄的味道!”四個城鎮的淪陷,上千條土著人命,數十名高貴白種人的血,上百名被擄走的歐裔,整個沙撈越的南方都要變成廢墟。此仇不報,查爾斯還怎么統治沙撈越!

    “該死的中國、豬玀,發電報給新加坡,告訴克拉克總督閣下,大英帝國子民的利益正在受到暴力的侵犯,大英帝國子民的鮮血正在因暴虐丑惡而流淌……”他要介入戰爭,他要推平整個蘭芳!此一刻查爾斯的內心是那么堅定。

    ……

    山野中,羅本領著一群荷蘭士兵點起了篝火。是的,此次剿滅土匪的指揮官是他,查爾斯可沒有打仗的本事。沙撈越的護衛隊就是一群會放槍的民兵。而羅本即便能力再疏松,他也是正規的荷蘭陸軍上校。

    羅本也暫時取消了殺進蘭芳領地,掠奪數百華人,以此要挾義軍交換俘虜的算盤。因為要做這樣的事情,他需要大批馬來士兵來吸引義軍的注意力。然后他才可以帶領部隊從義軍防線的空隙里鉆到防線的后面,去擄掠華人。

    戰事一打開,太多的華人都逃到東萬津、坤甸這些蘭芳領地的核心地帶去了。

    “這里頭有荷蘭紅毛。這兩邊真是聯起手來啦!”劉康生舉著望遠鏡打量著篝火旁邊的警衛士兵。正宗的白種人!

    “那就一塊收拾了!”楊洪波低聲答了一句。眼睛也在仔細觀察著對面的一舉一動。

    篝火照著劉啊七的臉膛,將他整個人都映成了紅色,劉阿七啃著肉塊張開嘴巴吐出一塊骨頭,斜斜的躺在草地上,招呼一聲:“弟兄們晚上給我盯好了。”一雙眼半睜著昏昏欲睡。

    他是布魯克家族護衛隊中的一個小頭目,手下有三四十人,其中大半是華人,剩余的則是土著。護衛隊是布魯克家族豢養的打手,總數有六七百人,但是除了核心的兩個連隊是歐洲人外,剩下的四五百人都是華人和土著。兩者的數量近乎對半開,也就是說至少有二百名華人在給布魯克家族效力。而為什么會如此,十多年前石隆門還有數千華工起義,并跟布魯克家族僵持甚久,為什么現在又有那么多華人給布魯克家族效力?這個真的不需要多說,中國人見風使舵的本事是毋庸置疑的。

    不管是蒙元、滿清入主中原的時候,還是原時空華夏百年屈辱史的時候,漢奸這個東東,中國人從來不缺。

    再有就是,地廣人稀的沙撈越不存在太多的白種人流浪漢,護衛隊中的白種人多數從外面剛剛遷移過來的,或是跟布魯克家族淵源很深的下屬家族的男丁,他們在服役一段時間后,人也會陸陸續續的從護衛隊中退出,然后會得到一定數量的可開墾土地,之后就是自我的經營了。布魯克家族要想維持自己的統治,不用華人也是不行的。

    真正的說起來,劉阿七這種華人士兵才是護衛隊中的真正職業士兵。戰斗力也比馬來土著強上一些。而布魯克家族在鎮壓下當年的石隆門華工起義后,也很清楚沙撈越要發展就離不開華人,他們已經打散了勢力最大的華人團體,接下就是要以懷柔的手段,拉攏諸多零散的華人小團體或是家庭。護衛隊給出的報酬是相當豐厚的,這里的華人士兵年紀最大的都有超四十五歲的。成分也很復雜,極有真正的狗腿子,香蕉人,也有為了拿錢扛槍的。他們和人數差不多的馬來土著士兵,才是近些年布魯克家族平息地方糾亂的主力。那大英帝國的虎皮,終究是只能扯來嚇唬人用的。

    而兩個連隊的嫡系力量,查爾斯也好,在他之前的布魯克家族也好,都是留在古晉自保,不會輕易的動用。

    就連現在,出現在這里的護衛隊白種人兵力,也只是一個百人連隊。另一個依舊在古晉給查爾斯當保鏢。

    黃亞榮懷里抱著一桿后膛步槍,身邊跟著一個觀察手,手里拿著連發槍,腰間陪著左輪槍,還掛著手雷。絕對可以在被發現的情況下抵抗一陣。

    黃亞榮是狙擊手,他準備點殺對面的軍官頭目。野地里燃起了幾十堆的篝火,人差不多都能看清楚。

    在火光中,黃亞榮最先找到的就是劉阿七。民兵一樣的華人士兵的警戒實在是太差,除了倆游動哨兵,火光照不到的漆黑地帶連個暗哨都沒布置。黃亞榮悄悄的將劉阿七的腦袋套入了槍口的準星,劉阿七還躺在草地上一動不動,黃亞榮有十足把握一槍斃命!

    劉康生潛伏在草叢中,身后上百士兵,匍匐前進了數百米,從遠處一點點靠近了宿營地。他一直都在等待著槍聲。在他的身后,楊洪波帶著上百人壓著七八百拿著長矛、砍刀的奴隸炮灰,等待著戰斗的打響。(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www.495630.live)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