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39章

    春節過后,林淼找了個時間回家,告訴她父母眼前有一個到國外進修的機會,林爸爸和林媽媽都異常高興,他們從林淼小時候就悉心栽培,無非是希望她學有所成,只是誰也沒想過會發生那樣一件事。

    他們認為這是否極泰來,也正是這種寬和的心態,他們一家才撐到了現在。

    林淼沒有敢跟父母說得太清楚,尤其是見到他們這樣開心,她的心情也隨之一松。

    不管是什么原因而離開,但是她的離開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好事吧,對她自己來說,未嘗不是一個新的開始。

    于是林淼坦然接受了陳季珽的安排,她的英文不錯,但是這幾年已經放下不說,瑞士的basel,官方語系是德語,意味著她要先上語言班。

    她已經養成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或許別人對她的離開抱著其他目的,但是她有自己的想法就可以了。

    彌補遺憾。

    basel也曾出過很多享譽世界的音樂名家,陳季珽的確是為她考慮過的。

    等她到了那邊,這段關系可以自然而然地結束,也是好事。

    德語并不容易學,林淼把所有時間都用在言語上,雖然覺得累,但是身體不適的癥狀反而減輕了。

    就在這時,顧淮再次打來,明知道她不愿意接,他還要再打來,不知道是她倔,還是他更倔一些。

    現在的他們再見面,還有什么意思?

    林淼決定赴約,而且她沒打算告訴陳季珽,那個人,只要聽到顧淮的名字就抓狂。

    但是林淼想到自己馬上要走,這或許是最后一次,跟所有這一切都做個了斷吧。

    她一個人打車去的,就約在他們念書時經常碰面的地方,過了幾年,裝修的風格都改了。

    顧淮比她先到,不知道在那里坐了多久,她看到他的茶已經涼了。見她迎面走來,他馬上站起來,踟躕地呆了一會兒,又趕緊給她拉開椅子,都快三十歲的人,這一刻卻仍然青澀如初。

    林淼有些恍惚。

    她聽到顧淮點了她從前最愛的熊貓奶茶,非常甜的一杯飲品,她那時還覺得甜得不夠,后來吃過苦了才覺得可能是以前甜過了頭。

    在那之后她就換了咖啡,各種咖啡,常喝的是不加糖的,抽煙也是那時候學會的,不過因為陳季珽討厭,她也戒了。

    她跟老板換了一杯,顧淮的臉色僵了一下,她淡淡一笑:“這里連老板都換了,我換口味也很正常。你約我出來,想說什么?”

    她說話的語氣疏離而客氣,好像這只是一場她不想赴,又不得不赴的約而已。

    他們之間,竟然到了這個地步。

    顧淮十指交叉地握著,那發白的指節泄露了他的情緒,而林淼安靜地攪拌著她的咖啡,也不言不語。

    真正的物也非人也非。

    他們曾經有說不完的話題,每天每天見面都覺得還不夠。

    “小玥的康復情況不太好,現在還要靠拐杖走路。”

    “我知道。”

    “你知道?陳季珽告訴你的吧?你們真的在一起了對不對?”顧淮終于忍不住,激動地問出了一連串的話。

    “是佳綺告訴我的,陳季珽不會跟我說這些。”陳季珽在她面前,很少提起寶玥的事,就算她開口問到,他也只是簡單說幾句。

    可她這句話里的意思,還是回答了顧淮的問題。

    “他是不是逼你跟他在一起的?那個混蛋!”他的聲音有些大,幸好店里的音樂聲音更大,不然就得招來側目了。

    林淼看著他問:“顧淮,你到底想說什么呢?”

    “我想說什么?他不是好人!要不是他……要不是他,我們怎么會分開?”

    林淼不認同地搖頭:“這是我和你之間的事,和他有什么關系?”

    顧淮今天有些不對勁,他平日就算不是陳季珽那種喜怒不形于色,也不至于頻頻失控。尤其是聽到林淼言語里對陳季珽的維護,他真的無法接受。

    當年小玥出事后,她的父母急紅了眼,而所有矛頭又指向了林淼,在學校里也鬧得很厲害。

    林淼被懷疑的理由是他,因為他,她和小玥形同陌路,又恰巧在見過面后,小玥跌了下山,昏迷不醒。

    三人成虎,眾口鑠金。

    小玥的母親堅持要起訴林淼。

    而顧淮的父母因為他的關系差點和陳家斷了往來,肯定不會為他們說話,他的話更沒人會聽。

    他去見了陳季珽,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或許是因為知道陳季珽曾對林淼有意思,所以就那么做了,他希望他可以幫一幫林淼。

    “你現在有什么立場來對我說這些話?別忘了小玥還躺在醫院里,我為什么要幫她?”陳季珽當時是這么說的。

    他記得自己被問得啞口無言,不過在他覺得沒有希望的時候,陳季珽提出了條件。

    “如果你以后不再見林淼,我可以幫這個忙,你能做到嗎?”

    “你真的可以撤訴?”他很懷疑,因為小玥母親已經一夕之間變了另一個人,完全不講道理了。

    她怎么可能輕易放棄,可看陳季珽卻說得篤定。

    陳季珽看他的目光像看一個無知的人:“你只能相信我。”

    該死的,陳季珽說的都對。

    所以,顧淮在明知道林淼需要自己的時候,卻殘忍地提出了以后不再見面的話,他也沒告訴她自己的陳季珽的交涉,若讓她誤以為他逃避負心,總比她官司纏身要好。

    她斗不過他們的,光一個耗字就要浪費掉她的青春。

    果然,不知道陳季珽用了什么手段,陳家扯回了起訴,這本來就是一樁證據不足的意外事故。

    顧淮原以為林淼會繼續念完大學,然后出國遠離這個是非之地,那他的選擇也有了價值。

    可林淼卻突然消失在大家的眼前,干干凈凈的,誰也沒再聯系得上她,好像就從來沒這個人存在過一樣。

    其實林淼那時候,母親得了急病進醫院,家里的積蓄之前都送去了陳家,以為有所彌補,剩下的也花得差不多了。

    而所有的同學朋友,都漸漸遠離她。

    陳季珽找過她,好像有看看她過得怎么樣的意思,因為之前去醫院被那樣對待過,林淼怕了也倦了,躲都來不及。

    好不容易熬到她媽媽出院,她自己又病了,是心病,關在小小的房間里,不想跟人說話,甚至連聲音都不想聽到,她把自己關了起來,這樣就不再有指責謾罵,流言蜚語。

    后來是她媽媽找來了一個心理輔導師,將她帶了出來。

    可她仍然不敢面對像突然老了十年的父母,這才逃回了城里。

    林淼不知道,在顧淮那里,還有這么一樁往事。

    她原先聽到陳季珽說信她,為她撤訴的話,還感動得不得了,而且還……自己真是賤得可悲。

    人家不過是抬抬手施舍,為妹妹抱不平而已。

    這就是命。

    “你不信我說的嗎?我可以發誓的!”顧淮見林淼平靜得有些瘆人,他抿抿唇苦笑,“我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幼稚的以為這樣就是對你好,我比他更混蛋,我應該……應該無論如何都不離開你的。”

    無論什么結果,是喜是悲都共同承擔,這才是兩個人在一起的真正含義吧。

    林淼以前總將“甘苦與共”看得很重,他很久才領悟出來,她卻不在身邊了。

    他看著她,眼淚默默流了出來,若不是唇上感到了咸的味道,他還沒反應過來。

    “怎么就變成這樣了呢?”

    林淼垂眸,仍然不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想,我一直想……想和你重新在一起的,但是,你恐怕不會愿意了吧。可我還要問一問的,要是那時候我沒去找陳季珽,現在我們還在一起的吧?”

    “誰知道呢?”

    “那他的事,你知道多少?我不明白他怎么又纏上了你的,可是我怕你再受到傷害。那個許愛怡,我也認識,見過幾次,為人驕縱,若是他們要結婚,你……”他很想說,林淼,你離開他,來我這里吧,一直沒有別人。

    “顧淮,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想我知道該怎么做的。”林淼笑了笑,把剩下的半杯咖啡都喝掉,然后站起來。

    “既然都說了出來,那就都過去了,你不要再放在心上,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林淼了,比你想象的要堅強。我還有事,先走了。”

    她沒說再見,是怕再次見面,還是再也不見?

    只有她自己知道。

    顧淮晃神,口袋里的手機一直在嗚嗚震動,他不用看也知道是醫院打來的。

    他最后能為她做的,只有這件事了。

    等小玥康復,林淼可以解脫,他也可以解脫了。

    林淼的鎮定,在離開店門的時候全然崩潰,她捂著唇,依著記憶里的感覺去到大學城里的一個小公園,因為天還很冷,沒什么人在外頭,她找了個角落的長椅坐下。

    整個人蜷起來,才敢哭出來。

    是哭顧淮并不是拋棄了她?還是哭陳季珽對她的殘忍?她已經分不清了。

    在這里哭得再厲害,也不怕有人知道。

    其實她所謂的堅強是裝出來的,她一點兒都不想堅強。

    難受得想死。

    天空突然飄起了毛毛細雨。

    仿佛在回應她的心情。(www.495630.live)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