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章 那副慫樣

    阮棠綾是上街去買面粉的。

    突然間從左邊沖出一大隊人馬,二話不說用麻袋把她罩了起來塞進了一頂莫名其妙的轎子里,而后一行人浩浩蕩蕩地敲鑼打鼓開始前進,阮棠綾愣了好久,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唯一的想法便是:今晚老爹沒面吃了。

    隊伍行進至一處豪華的府邸,阮棠綾跟提線木偶似的被人拽下來拖進去拜了堂,一聲“進入洞房”之后,她又被人牽出了大堂重新塞回轎子里。

    等她能夠睜眼睛看的時候,自己坐在京城郊外小樹林小河邊的竹屋里。

    阮老爹左等右等阮棠綾沒回來便出門找女兒,看見面粉鋪子不遠處有一袋撒翻的了面粉,蹲下身看了好久,起身撣了撣袍子。

    面粉鋪子的老板抱了一袋面粉塞給阮肅:“恭喜恭喜,你家女兒終于嫁出去了。”

    鹿鳴巷有一大難題,大齡女青年阮棠綾年近二十四都沒嫁出去,看隔壁趙錢孫李家女兒,哪個不是年方二八就搖搖曳曳地嫁出閣了?

    周邊又圍上來一群鄉親,個個都是恭喜阮肅終于把他家啃老的女兒嫁出去了。

    阮肅二話沒說,抱起面粉,回家搟面條去了。

    阮家就在鹿鳴巷盡頭處的排屋里,來了京城也有十多年,阮肅更是和普通人一樣早出晚歸掙點兒小錢。

    屋頂上有輕輕地踩踏聲,阮肅哼著小曲兒揉著面團。

    “老大,小姐不會有事吧?”

    阮肅望著屋頂天窗里出現的一張臉:“她沒事,搶她的那家人有事。”

    “老大,我去把小姐搶回來!”

    “別。”阮肅制止,“她都二十四歲了,你準備讓她一輩子嫁不出去?”

    “那也不能糟蹋了人家一大好青年啊!”

    阮肅撩起袖子一個面團砸了過去:“滾你個小兔崽子!”

    ……

    阮棠綾在樹林的竹屋里待了三天,吃喝拉撒一應俱全,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她不但出不去,也沒見到那個抓她去拜堂的人。

    也有好處,只要她有半點需求,總會有人第一時間到達為她服務。可這些人都不講話,于是她只能一個人蹲在小河邊數了三天的魚。

    第四天一大清早,阮棠綾還迷迷糊糊地鉆在被窩里睡覺,從樹林里漫步踱出來一個人,像是行走在云端深海,隱約便如深山里吹來的風一般微涼。

    竹屋的們被輕輕推開,阮棠綾很警惕地微睜開眼,翻身面朝內繼續睡覺。

    男子皺了皺眉,看著裹得跟麻花似的阮棠綾,輕輕走過去坐到了榻邊。

    這等睡姿讓人不敢恭維,男子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來,明知她在裝睡,拉了拉被子又被阮棠綾一下子扯了回去。

    “娘子,為夫來了。”

    說得有些猶豫,好似難以啟齒,音色卻干凈如竹林的河水,阮棠綾立刻清醒了過來,一動沒動,閉眼裝睡。

    “起來為夫帶你出去看看老丈人。”這回順溜了很多,像是心里練習了好幾遍。

    阮棠綾依舊不起,她老爹有什么好看的,她都看了二十四年了,知道自己被人一麻袋丟盡轎子里這種出丑的畫面,指不定會捧腹大笑:“哈哈哈,看你那副慫樣!”

    “再不起來為夫就要去青樓喝花酒了。”沉下聲音也不見得生氣,只是想讓她起來卻也摸索不出合適的言語。

    阮棠綾朝著墻壁翻了個白眼,她壓根就不認識這個人,現在的沉默只是為了凝聚手中的力量一會兒給他一記如來神掌,不給點顏色瞧瞧還真把她單身了二十四年愣是沒一朵桃花的阮棠綾當做隔壁阿三家的病貓?

    “行吧,那我去娶一房小妾。”這回倒是極為輕快,好似立刻就要出去。

    阮棠綾“嗖”地從床上蹦了起來:“給我站住!”

    對方還真站住了,回頭盈盈一笑,雙眸含水劍眉入鬢,墨衣繡竹氣自華清,阮棠綾整個人差點從床上摔下來,不是因為這男子的絕艷天縱,而是因為——

    “你是季微明?”

    季微明何許人也?

    大紀國的皇帝姓季名嘯,季微明的父親季舟和季嘯是堂兄弟,季舟被封為西懷郡王分封大紀以西三州十五城和黑沙漠,季微明便是西懷郡王世子。

    西懷郡王的封地比起其他分封在外的郡王來說特殊了許多,三州十五城很小,是所有分封在外的郡王里封地最小的。可黑沙漠很大,比起其他郡王,西懷郡王封地的總面積是別人的好幾倍。

    因為皇帝忌憚季舟的能力,黑沙漠雖大但條件艱苦,里面還有數量不少的沙漠部落,三州十五城每年的稅收除掉上貢的一部分,交到季舟手上的實在是少的可憐。

    不但如此,先帝以獨愛季微明為由,將季舟唯一的兒子季微明困在京城,直至先帝駕崩,季微明都沒能回到封地上。

    京城姑娘都知道,西懷郡王世子長得好,但凡他出門總能被故意摔倒的姑娘堵在街上,人也不氣,揮一揮衣袖直接轉頭回府。

    所以阮棠綾知道他是季微明并不奇怪,不知道那才是京城的一大奇聞。

    這事阮棠綾越想越奇怪,季微明怎么著都是京城的高富帥,大紀的官二代,搶她一個窮二代的大齡剩女拜堂成親是個什么事?

    想嫁他的,從世子府一路排到城郊外。陰謀,一定有陰謀!

    “你!為什么娶!我!”阮棠綾抱著枕頭離他三丈遠。

    “瞧著順眼,順手拜個堂成個親。”季微明卷著袖子回答地漫不經心。

    阮棠綾嘖了幾聲,那天她是被一群迎親的拽上去的,季微明估計在今天之前都不知道她長啥樣。

    “你知道我是誰?”

    季微明自然是知道的,就算他之前不知道,三天時間也足夠他把阮棠綾查個底朝天。

    “阮棠綾,二十四歲,父親阮肅,母親已故,十六年前來到京城,三月十八住到鹿鳴巷。拒過媒婆說親三十八門……”

    “停!”阮棠綾紅著臉制止,“這么丟臉的事咱可以不說么?”

    “可以。”季微明回答,“先回府。”

    拜完堂直接被抬出來了,當她阮棠綾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等待了三天只為了逮到這個莫名其妙將她拽進轎子的人狂揍一頓,結果卻是意想不到的尷尬:“我覺得這里空氣新鮮風景優美適合居住,還是……不回去了。”

    季微明微微搖頭,看著阮棠綾的眼神也是經過了千百次的演練:“皇帝非要塞一門親事給我,你是正室,必須得去。”

    阮棠綾大急,雖然天上砸下一個季微明給她這個大齡剩女,但她不是個好色之人,更不喜歡跟別人共用一個男人!

    “休了行么?”阮棠綾憂傷地看著他,她是個極有自知之明的人,倘若是個街邊小混混,早已被她打得缺胳膊少腿,可是俗話說得好,民不和官斗,斗了也白斗,“你瞧,你也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你,你就是把我從路上撿來的,把我丟回去可成?”

    “不成?”季微明不依不撓,“我很喜歡你!”

    阮棠綾哼哧了一聲,她自是不行這鬼話的:“那你為何不拒了婚事?”

    “皇帝賜的婚,違抗圣旨株連九族。”季微明含笑坐了下來,插著手打量著這個渾渾噩噩的女子。

    看似迷糊,眼神卻清澈得很,鹿鳴巷里的人說阮棠綾是個缺根筋的姑娘,季微明覺著倒也未必。

    普天之下被人搶去拜堂之后還能如此從容的,要么是個傻子,要么太聰明。

    阮棠綾并不知道季微明在想什么,只覺得被他這么看著有些心虛:“那關我何事?”

    “你現在是西懷郡王世子妃。”季微明回答得心安理得。

    阮棠綾一枕頭丟了過去,敢情要株連九族就包括她了!季微明下得好大的一盤棋!

    她沒說,心里卻已經猜到了幾分,皇帝忌憚西懷郡王有眼人都瞧得出來,突然要賜婚,只是想安插一個人在季微明身邊。季微明今年也二十四,按照先帝臨終前的意思,等到他二十五若是季舟依舊沒有任何異象,那就放回去吧。季微明隨手路上撿一個姑娘拜堂,一定是提前得到皇帝要賜婚的消息,想以此推脫。結果推脫不成,對方寧做側室。

    心里算得一清二楚,阮棠綾面上卻依舊一副迷糊樣:“皇上想把誰指給你?”

    “秦拂玉。”季微明并不隱瞞,“當朝宰相的義女。”

    都攀上這么大一個義父還愿意委身做西懷郡王世子的側室,不得不說,秦拂玉為了靠近季微明也是蠻拼的。

    “那我就更不能去了。”阮棠綾眨著眼天真無邪一揮手道,“秦拂玉和你門當戶對,我就是一貧民窟的剩女,我要真跟著你去世子府,那不是明擺著找虐么?不行不行,我回去找老爹。”

    說完跳下床榻就想往外跑。

    季微明一手拽住了她的后衣領,低聲請問,驚起了阮棠綾一身雞皮疙瘩:“娘子,我可以陪你去。”

    阮棠綾被一聲娘子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季微明,我跟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既沒殺父之仇又沒奪妻之恨,你賴著我什么意思?求你放我走吧行行好!”楚楚可憐就差梨花帶雨。

    季微明裝作一副委屈的樣子,伸手摸了摸阮棠綾的頭,又突然沉下聲音:“你確定,我們真的沒仇?”

    阮棠綾緘默。

    她跟著阮肅來京城十六年,季微明縱然有四處眼線,也打聽不到十六年前他們的信息,剛才這么一句讓她不由地心里一緊:“強搶民女,這就是仇!”

    “有理!”季微明不屑地笑了笑,“人活著,就得有仇必報,我都強搶民女了,你怎么可以不報仇呢?”

    阮棠綾:“……”

    解決了屋里的阮棠綾,門外有人牽了一匹馬來,這馬是黑沙漠出產的戰膘,比普通的馬高出一個頭來,生性爆烈難以馴服。京中官宦都想有一批,能馴服者寥寥無幾。

    “就一匹馬這么寒磣?”阮棠綾瞅著戰膘手肘子抵了抵季微明,“你家很窮嗎?”

    “十匹普通戰馬不及一匹戰膘。”季微明說道,“我倒是可以牽出兩匹來,可是,但是你會嗎?”

    馬這種生物,離阮棠綾這種待在鹿鳴巷十六年沒出過遠門的人無緣。馬是官宦士族的寵兒,普通人家又怎么買得起?

    阮棠綾搖頭:“怎么著我現在也是世子妃,所以,能不能要個馬車?”

    季微明縱身一躍而上,抓住阮棠綾的肩膀將她抱了上來,在阮棠綾的尖叫聲中揚長而去。

    一驅出小樹林,林子外的有人突然起身飛奔而去。

    鹿鳴巷阮家伙房的屋頂,一張臉壓在天窗上:“老大老大,我看見季微明帶著小姐從小樹林出來了!”

    “那丫頭什么反應?”阮肅問道。

    “小姐一路在喊救命。”

    阮肅恨鐵不成鋼:“瞧她那副慫樣!” (www.495630.live)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