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6章 入城

    “主子,屬下無能。”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跪在地上,垂拉著腦袋,臉上全是胡茬,看著略顯滄桑。

    在他拜伏的方向坐著一個年輕人,身著戰甲,面色冷峻,良久才長嘆一聲:“長青啊,你跟了我多久?”

    那男子身形一顫,身子更拜得低了些,道:“回主子,十年。”

    “十年。”年輕人的面色柔和了些:“人這一生有幾個十年?”

    男子額頭上青筋勃起,雙手握拳,嘶吼道:“請主子責罰。”說罷狠狠磕頭,額頭與地面相觸,發出“咚”的一聲悶響。

    剛抬起頭,一個漆黑的物件就朝他飛去,男子卻是動也不動,任那硯臺砸在自己額頭上,頓時墨汁與血液混合在了一起。

    秦良鈞反手抽出長劍抵在他脖子上,眼中全是殺意。

    男子閉著眼睛,凄然道:“謝主子賜死。”

    “啊!”秦良鈞大吼一聲,手上用力,男子左臂應聲而斷。秦良鈞看著地上因痛蜷縮成一團的人,雙眼通紅道:“留你一命,五日內,提繡娘的頭來見我。”

    那男子捂著不斷涌血的左臂斷處,臉色因疼痛而蒼白,哆嗦著道:“謝主子不殺之恩。”說罷一把撈起自己的斷臂倉促的走了出去,血跡一直延生到門外。

    秦良鈞佇立良久,將手中的長劍一扔,頹然的坐回了椅上。旁邊的長順端了茶去,她也無心飲,只問道:“慕云還未有消息嗎?”

    長順恭恭順順的回道:“自從一個月前傳來秦皇失蹤的消息之后,長青哥就到處派人去尋找主母了,還未有消息,不過肯定沒在秦皇的人手上,看他們的樣子也在找呢。”

    秦良鈞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些,端起茶盞潤了潤喉,看著旁邊長順一臉畏懼的看著自己,淡淡笑道:“是不是覺得我對長青太狠了?”

    長順一臉惶恐,立馬擺手道:“不不不,兩年前長青哥私自放走繡娘,這才讓主母受了諸多禍事,長青哥確實有錯。”

    秦良鈞輕輕一笑,接過他的話說道:“長青確實有錯,我也確實狠了些是吧?”

    長順低頭不語,他與長青本就感情深厚,雖知這事是長青的錯,但親眼見到他被削斷左臂,心中也是不忍。

    秦良鈞似是心中憋得很了,也不管長順的身份,就自顧自說道:“我只是恨啊,我與慕云本就不易,如今因他一時心軟更是諸多曲折。你為他謀不平,誰來為我與慕云謀不平?”

    長順低了頭,道:“主子放心吧,主母洪福齊天,定然不會有事的。況且顧國師也跟她一起,蘇丞相如今也在出力,主子只要快些到達長安,將秦皇的勢力鏟除了,主母才能完全安全。”

    長順說得出這番話,倒是讓秦良鈞多看了他兩眼,看來這段日子也不是在混日子。再一想到封慕云,心中又焦慮起來,長順說的沒錯,她只有早些將秦皇的勢力消滅干凈,慕云才算真正安全。

    “去喚趙將軍來見我。”

    “是。”長順立馬奔了出去。

    狹長的通道響起嗒嗒嗒的急促腳步聲,只見封慕云如發狂般從那頭跑向這頭,面上全是驚恐之色,時不時往后看一眼,跑得更快了。

    她身后緊跟著五個身影,都穿的黑色,若不仔細看,在這黑暗的地下密道內還真看不清楚。那五人緊跟不舍,而且封慕云似乎有些力竭,越跑越慢,使得后面五人與她的距離越縮越短。

    眼看著只有一米距離了,五人中當先一人眼中閃過一絲厲色,獰笑著抽出背后大刀,湊準時機,狠狠劈了下去。

    “啊!”幾聲慘叫,卻不是封慕云的,而是從那當先一人身后傳出。那人扭頭一看,直嚇得魂飛魄散。只見身后的四人早已倒下,而一個身形修長的人手執長劍,長劍染血,頗為妖異。

    那人反應極快,立馬背貼上墻壁,這才發現封慕云也停下腳步,笑瞇瞇的看著他,仿佛看一個獵物,讓他心中一寒。

    “嘿嘿。”顧一笑了一聲,舉劍便刺,那男子只招架了兩招就被斬于劍下。

    “呼,你再晚一點,我可真就被砍中了。”封慕云這才腿一軟,癱坐在地上,誘敵深入可是個體力活。

    顧一只顧著在那些黑衣人身上摸索,翻出些瓶瓶罐罐和一本小冊子,她打開那小冊子看了看,然后扔向封慕云道:“看看吧,以后說不定有用。”

    “又不是吃的,有什么用。”封慕云嘟囔著,但還是結果,一看便呀了一聲,然后扔回給顧一,惱道:“你才有用呢。”

    顧一未接,那小冊子跌在地上,隱約看得見上面畫著些生動的小人,有男有女,各種姿勢,只是都沒穿衣服。

    見顧一搜索完畢,封慕云立馬道:“有吃的嗎?”

    顧一聳了聳肩,臉色很不好,搖頭道:“沒有,看來他們已經知道咱們的策略了,這些人身上都不再有吃的。”

    封慕云的臉色也難看起來,她們當初堅持十日之后本準備冒險出去,但顧一卻發現她之前設置的小陷阱有異常,顯然已經有人下來。于是她們瞅準機會殺了一些人,卻欣喜的發現他們身上有吃的,于是便安心在這下面待著以戰養戰。如今怕是那些人已經明白了她們的意圖,身上再也不帶吃的了,想把她們逼出去。

    “那怎么辦?”封慕云問道。

    顧一沉思片刻,搖頭道:“不知道,如今密道之外肯定也布置了人手,咱們已經被困死在里面了。”

    “咱們還能堅持幾天?”封慕云此時反而冷靜了下來,心中開始盤算。

    “省著點,三天吧。”顧一板著手指頭算了算,得到個不算好的答案。

    “不算秦皇的呢?”封慕云又問一句。

    顧一嗤笑一聲,道:“就是沒算他的啊,誰還管他啊。”

    封慕云這才點點頭,心想秦皇也算是可憐,每日只吃得到點邊角料,如今已經瘦得只剩骨頭了,怕是丟出去他那些屬下也認不出來了。再一想,自己更是可憐,便又對秦皇憎恨起來,生是矛盾得緊。

    “走吧,轉移陣地。也虧得這地方大,那些人只能分開來搜索,不然早被堵死了。”顧一拍拍屁股上的灰,一臉慶幸。

    封慕云一臉贊同,道:“老天還是眷顧我們的,要是這次讓我活下來,我以后每年都去燒三炷香。”

    顧一被逗笑了,道:“你求老天保佑你還不如求我有用,老天有我功夫好嗎?”

    封慕云斜了她一眼,怒道:“懂不懂什么叫心理安慰?”

    “我只知道啊,求人不如求己。”顧一邊說邊走遠了。

    封慕云也只得跟上,不過嘴里還念叨著:“老天別保佑她,她心不誠,保佑我就好了。”

    建寧十一年春,長安王兵臨長安城下。

    “有慕云的消息了嗎?”秦良鈞身披白銀戰甲坐鎮后方,頗為神武,只是臉上卻是愁眉不展。

    “還沒有呢,不過倒是發現秦皇的一些舊部出人宮內頻繁了些。”長順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她的臉色,這么久沒有打聽到主母的消息,這主子可是越來越沉不住氣,脾氣越發暴躁。

    秦良鈞這次卻沒有發怒,只是目光遠眺,又問道:“長青還未歸來?”

    長順面上一急,道:“殿下,你也知道繡娘那女子狡猾,長青哥肯定在盡力追捕。”

    秦良鈞哼了一聲,不再繼續追究,雖然如今離當日所說的五日之期過了許多。

    “殿下,城門破了!”長順興奮的吼道,不知存了多少分轉移話題的意思。

    “隨我進城。”

    “是!”

    秦良鈞當先進入城中,昔日繁華熱鬧的長安城卻不見人影,只看得到士兵們來去匆匆。搬運傷員、尸體的比比皆是,心中不由暗嘆口氣,一個士兵最憋屈的就是跟自家人廝殺了。

    “殿下,蘇丞相求見。”秦良鈞剛走到皇宮門口,便見一青衫小廝前來報信,再一細看,她才想起這人不是顧一的跟班嗎,好像叫青躍來著,不知什么時候跟了蘇妙禮。

    秦良鈞想了想,知道蘇妙禮此時找他肯定是有要事,說不定還有關于慕云的消息。雖心中存有芥蒂,但還是決定前去會一會,對長順吩咐道:“帶人將皇宮控制住了,一個人都不準放走。”

    長順心下一凜,知道她指的哪些人,立即領命去了。

    秦良鈞這才看向青躍,道:“帶路。”

    “你來了。”秦良鈞剛走到蘇府,就見蘇妙禮在府門口站著,見她到來眼睛一亮,眼角眉梢都有些焦慮之色。

    她面色也是一肅,翻身下馬,道:“什么事?”

    蘇妙禮四處看了看,青躍和其他人便知趣的走開了,蘇妙禮這才道:“宮內有一處密道,他們應該還在里面。”

    秦良鈞聞言一驚,自己可從來不知宮中有什么密道。

    蘇妙禮見她不信,急了:“我蘇家侍奉三朝不衰,自然知道一些辛密,這密道只有皇帝才知曉,你不知道也屬正常,但你得相信我。”(www.495630.live)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