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4章 密道

    “殿下,回紇三王子骨祿求見。”

    秦良鈞從一堆文書中抬起頭來,眉頭微皺,驚疑道:“他來干什么?”

    進來稟報的長順經過這段時間的歷練性子沉穩了許多,老老實實的回道:“屬下不知。”

    “讓他進來吧。”秦良鈞動了動僵硬的身軀,她已經連著坐了五個時辰了,鐵打的人都受不住,但她除了領兵的時候卻是天天如此,要處理和謀劃的事情太多了。

    “小王拜見陛下。”骨祿搖著扇子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秦良鈞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一番,這才道:“三王子言重了,這話可不能亂說。”

    骨祿微微一笑,卻還是改口道:“長安王殿下如今擁兵十萬,占據大秦南北交接的咽喉之地,稱為陛下也只是遲早的事。”

    秦良鈞無聲的咧嘴一笑,道:“不知三王子此番前來所為何事?”

    骨祿也顧不上客套,道:“我回紇數十萬兒郎也想幫殿下一把,讓殿下早日承繼大統。”

    秦良鈞冷哼一聲:“我秦良鈞雖已是亂臣賊子,但生為大秦人,死為大秦魂,斷然不做引狼入室之舉,三王子還是請回吧。”

    骨祿聽到她這番毫不留情的話面色一變,惱怒道:“殿下就不再考慮一下嗎?打著清君側的旗號,其實世人都知是為了一個女人,殿下若是動作慢了,怕攻到長安時別人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秦良鈞一雙如狼般的眸子緊盯著他,冰冷的話語從齒縫中擠出:“滾,我不介意讓回紇少一個繼承人。”

    骨祿身體一哆嗦,恨恨的看了秦良鈞一眼,略顯狼狽的快步走出了房間。

    “啊!”秦良鈞痛呼一聲,一拳狠狠砸在桌面,震得一堆文書搖搖欲墜。

    “慕云。”顧一跳進殿內,借著月色見封慕云裹成一個白白的大粽子坐在床上,輕輕走過去在她旁邊喚道。

    封慕云正在打瞌睡,迷迷糊糊的,聽到顧一的聲音猛然一驚睜開雙眼,見顧一真在自己面前,驚喜道:“你來啦。”她這短短幾個時辰不止一次出現幻聽聽見顧一的聲音,這是太過緊張所至,如今終于等到顧一來,她反而心情平靜了下來。

    顧一點點頭,道:“抓緊時間,現在我們的逃生率又多出一分,我知道有一條密道在皇后宮中。”

    封慕云不由大喜,道:“還不快走。”

    顧一也不多說,轉身便走,封慕云自然跟上。路過秦皇木乃伊的時候,她頓住腳步,道:“我們把他帶上吧。”

    顧一回頭,這才發現地上有一條花花綠綠的,驚道:“這是什么東西!”

    封慕云被她逗笑了,道:“這不是個東西,是秦皇啊。”

    “哦,果然不是個東西。”顧一順口一接,而后才叫道:“你怎么還沒殺他啊?”

    “我為何要殺他?”封慕云白她一眼:“把他帶著我們可就多了一張保命符,好刀要用在刀刃上!”

    顧一一拍腦門,暗道自己真是糊涂了,一心只想著殺殺殺,阿彌陀佛,罪過,真是罪過。一手將秦皇抄起半夾在腋下,然后湊到自己剛剛進來的窗戶邊小心的打量了一番,這才輕聲道:“跟上。”

    封慕云見她帶著一個大活人還行動自如,不由感嘆這人的功夫的確不賴,自己這半路出家的武將恐怕抵不過她三招。心中想著但腳下不慢,緊緊跟在顧一身后,她雖武藝沒有顧一精湛,但還是能管好自己的。

    顧一在前,封慕云在后,每當顧一輕輕揮手時,封慕云便快速跟上,兩人就這樣一路來到了鳳儀宮前。宮前有幾個小太監,各自找了一根柱子靠著,地上放著幾盞燈籠,昏暗的光照在他們臉上,能看出他們全都在睡夢之中。

    顧一四周看了看,對封慕云輕輕招招手,兩人便貓著腰往宮殿的另一側而去。

    “呼。”待封慕云緊貼著宮墻站好,豎著耳朵屏息聽了聽,見沒有其他動靜,不由長舒一口氣。

    “噓。”顧一忙做了個手勢,修長的手指在一個緊閉的窗戶下摸索一陣,從懷中掏出一根細長的鐵絲。小心翼翼□□細縫之中,一勾一翹,那窗戶便無聲的打開了。

    封慕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只覺這人要是不當國師,去當個開鎖的也能發家致富奔小康。

    顧一輕輕一躍便悄無聲息的跳到了殿內,封慕云苦著一張臉,用手撐著窗沿,笨拙的趴了上去,好不容易才挪進殿內,然后將窗戶輕輕合上。

    這鳳儀宮分為內殿和外殿,兩人進的是外殿,而皇后就歇息在內殿之中。

    “喂,那密道在哪里?”封慕云張大嘴巴無聲的問道。

    顧一指了指內殿的方向,封慕云的心跳又加快幾分,可事到如今,只得硬著頭皮上,管那里面有沒有人呢。

    “哇”一聲小孩的啼哭將封慕云與顧一兩人差點嚇得跳起來,這可不是恐怖片啊。聞聲看去,這外殿內正擺著一張小的嬰兒床,或許是剛才兩人開了窗戶讓冷風灌進驚到了孩子。

    顧一忙大步上前一巴掌捂著孩子的嘴,一瞬間殿內安靜下來。封慕云一看,那孩子一歲多,手腳不住的亂舞著,大大的眼睛已經滿是淚水。悶悶的“恩恩”聲傳出,顧一又加大了幾分勁。封慕云見那孩子脖子都紅了,臉色也開始變青,忙拍開顧一的手,輕聲喝道:“你會把她悶死的!”

    “哇哇”小孩一下獲得自由,連呼了幾口氣,徹底放聲大哭起來。

    這時宮門處突然亮了一些,封慕云與顧一對視一眼,知道是驚醒了宮人。顧一眉頭一皺,一手提著秦皇一手提著封慕云的后衣領,腳尖一用力,便往橫梁上飛去。

    待她們剛剛藏好,就見一個年紀稍大的宮婢提著一盞昏黃的燈籠從門外走了進來。那宮婢走到小孩旁邊,急忙放下燈籠,抱起那孩子輕輕搖著,口中不住的哄著:“噢,不哭不哭,小公主不哭。”

    那孩子卻絲毫不領情,越發哭得大聲,直到將另外一張床上的孩子也鬧醒了過來。兩個孩子一起哭,此起彼伏,好不熱鬧,只是那宮婢卻是手忙腳亂。這兩孩子都有一歲多了,大冬天穿得也厚實,她一人可抱不起兩個,急得眼淚都要出來了,這大半夜的鬧醒主子可怎么辦?

    此時內殿的門“吱呀”發出吱呀一聲,一個只披了薄薄一件外衫的女子睡眼朦朧的走了出來,手中執有一根蠟燭,口中說道:“李嬤嬤,孩子怎么了?”

    橫梁上的封慕云手捏得緊緊的,掌中全是汗水,此時宮殿中燈火不弱,下面的人只要稍稍抬頭就能看見她們,到時候可是想走都走不掉。

    “回娘娘,小公主可能是餓了,大哭著把小皇子也鬧醒了。”那被喚作李嬤嬤的宮婢小心翼翼的說著。

    出來的人正是蘇皇后,蘇皇后輕輕抱起哭鬧不止的小皇子,手掌有節拍的拍打著他的后背,如此幾下這孩子竟然不哭了。但李嬤嬤懷中的小公主卻還是哭鬧不止,蘇皇后立即上前幾步跟李嬤嬤換了一下,輕輕哄著。

    封慕云看得入神,卻被顧一輕輕一碰,忙轉過頭去。

    顧一卻是又一把捉住她衣領,往那開著的內殿門射去。

    蘇皇后背對她們正專心哄著小公主,李嬤嬤卻是一下抬起頭,但卻什么都沒看見,只是緊了緊衣服,這殿內窗戶閉好了的吧,怎會突然有風呢。

    “快點找密道在那里。”顧一將封慕云輕輕放下,看了一眼外殿的情景,這才壓著嗓子說道。

    封慕云一驚,這人居然不知道嗎?但此時顯然不適合說太多,只得聽她的,到處摸索著。這怎么找得到嘛,根本腦子里沒有那個概念,連那密道是圓是方都不知。

    外殿小公主的哭聲漸漸變弱,封慕云眼中散過一絲著急,她知道那蘇皇后快回來了。人在壓力之下總會爆發的,封慕云突有急智,想起以前看的一些電視劇中一般密道都會設在床邊,于是便往床邊挪動,半伏下身子一寸一寸的摸索著。

    此時外殿已經沒有哭聲傳來,只聽得到一陣悉悉索索說話的聲音,應是蘇皇后在跟那李嬤嬤交代著什么,怕是馬上就要進來內殿了。

    突然手摸到一個突起,封慕云心中一喜,用力一擰,那突起也慢慢轉動著,終于轉到不能轉了,封慕云低呼了一聲:“顧一。”

    呼完之后卻沒聽到任何機括響起的聲音,也沒聽見顧一的回應,只聽得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全身汗毛豎立,一滴冷汗從額頭滴下。

    突然,封慕云覺得腳下一空,身子急速往下掉去。她反應極快,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將那聲驚呼壓回了腹中。

    這通道傾斜的角度非常大,幾乎接近筆直,讓她滑落的速度非常快,背部與通道摩擦得有些熱乎。

    她在落下的同時聽到了內殿的門“吱呀”的開合聲,不知顧一是否聽到了自己的呼聲。她努力抬起脖子往上望去,卻只看得見黑壓壓的一片,

    不知過了多久,她一下有了失重感,幾乎只一瞬間,便與冰冷的地面有了一個親密接觸,腦袋剛好磕在地上,她眼睛一翻,昏了過去。(www.495630.live)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