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一十五章 訪國公府,同仇敵愾

    “砰——”巨大的聲響徹響整個屋子,周圍奢華的布置,全楠木床桌等,無一不彰顯著該主人的身份不凡,而此刻的原主,氣喘吁吁躺在床上,面上毫無血色,身上纏著繃帶,明顯重傷未愈,此刻一雙眸子狠戾的看向跪在床前垂頭不語的屬下,怒火充斥整個胸腔。

    “主子,您說的酒樓位置,我們都查過了,根本沒有您說的這個女子,更沒有帶著四個孩子的……”后面的話,盡數讓這個男人給咽了下去,看著主子那要吃人的眼神,心里發悚。

    “查,無論是把京城掘地三尺也好,那個女人,一定要找到。”微瞇著的眼睛里,頓時迸射出一股勢在必得的寒光,自從他被救回,一早醒來,腦海里,就一直都是那個女人的容貌,就算是孩子的母親,他也不準備放過。

    “爺,注意身體,您的身體最重要。”當昨天兩個黑衣人悄無聲息將主子送回來的時候,德忠嚇得面無血色,迅速秘密召集了府中大夫過來給主子療傷,不幸中的萬幸,在被送回來的時候,主子竟然已經讓人給清理了傷口,而且對方醫術似乎很高明,明明已經中毒頗深,很可能不治的,卻讓對方把傷口還有傷勢方面處理得極好,身體沒有任何殘留毒素,所以自家主子才能在一大早就醒過來,而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讓人去找一個女子,德忠跟了這個主子三十多年了,幾乎就是主子出生開始他就伺候著了,很了解這個主子的性格,當即就猜測恐怕這個女子在主子受傷的時候出現過,甚至有更深的關系。

    三十多年來,還是頭一次見桀驁不馴的主子當著眾人的面兒發這么大脾氣,德忠心里的不安的,因為主子的身份,注定了不能有一個能夠牽扯他內心的人存在,主子不允許有任何軟肋,如果讓敵人抓住,就會萬劫不復啊。

    聽著德忠的話,男人強人下暴躁的脾氣,“找,繼續找,就算掘地十尺,人也必須給我找到了。”

    “是主子,屬下定當竭盡所能找到您要的人。”跪在地上的手下也很驚愕今天張嘴的反常,不過看著德忠不斷給他使眼色,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迅速應下爾后退了出去。

    “你怎么還沒走?”看著旁邊站著的德忠,身受重傷加上心里煩悶,看到還在旁邊的德忠,口氣也不怎么好。

    德忠卻仿若未知,笑道:“爺,這個女子,是救您的人嗎?”

    “……嗯。”心里有些不大愿意說,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不想讓任何男人知道她,這種強烈的占有欲,連他都心驚,他們昨天晚上幾乎一直都在斗嘴中度過,他們的認識也都是他強加的,他的各種毒舌和威脅,而那個女人竟然也不受脅迫,看起來輕松應對,最后更以德報怨,真的給自己療傷,同時,讓他還有些感興趣的是,到底這個女人的醫術有多高明,又或者說是她的藥有多神奇,短短一天時間,休息不過一個晚上,他已經感覺傷口開始迅速愈合,大夫也很確定的告訴他,他的體內,沒有了殘余毒素。

    ……

    一大早,云舒起身洗漱完畢,剛打開房門,就看到大哥穿戴整齊和林天站在她的門口,笑看著她。

    “大哥,怎么這么早?”現在還不到辰時,說好巳時出發的嗎?

    “幾個孩子起身了嗎?”并沒有回答妹妹的話,路云城柔聲問道自己的話。

    “起了,都不要我幫忙,說要自己穿衣服起床。”想著斯軒和斯錦兩個孩子,他們早就已經能獨立了,讓天天和樂樂看在眼里,天天兩歲就已經很獨立了,就樂樂愛撒嬌,很多時候都要哥哥幫著穿戴,可自從另外兩個更大的哥哥來到家里后,受到刺激,一天比一天獨立起來。

    “嗯,收拾一下,我在京城購置了一處宅院,我們先搬過去。”看了一眼林天,隨后就見到林天迅速往樓下而去。

    “怎么了?”看著大哥的神色,雖然平靜,但總能聽出點兒不尋常,想著昨天她救下的那個神秘男人,難道是因為這個?

    “沒事兒,只是外祖父的病情很嚴重,應該會擔擱很多事情,如果你樂意,我們也可以住到外祖父府上……”說完就笑看著云舒。

    果然如同猜測的一樣,云舒一聽就連忙搖頭拒絕,“算了,我們還是先搬去你買的宅子吧。”

    很快幾個孩子出來,幾人用過早餐后,路云城就帶著幾人離開酒樓,剛出酒樓,一輛普通卻寬敞的馬車就停在幾人面前。

    云舒沒有多問,帶著幾個孩子就迅速上了馬車離開酒樓。

    因為還要去鎮國公府,所以,新宅子也沒來得及打理,這宅子應該是大哥才新買的,沒有仆人,只有幾個大哥的手下幫忙打理了宅子的衛生,這邊兄妹倆帶著幾個孩子就直奔鎮國公府。

    “來者何人?”鎮國公當年陪著先皇馬背上打天下,算得上是先皇最信任也是最好的兄弟,所以,鎮國公府就算只是個看門的,也是上過戰場后受傷不能再入伍的兵,中氣十足,同樣也展現了士兵的鐵血氣概。

    路云城笑看著妹妹,原本心里的擔心也不翼而飛,只見云舒輕佻車簾看了一眼外面,隨后帶著幾個孩子就陸續下了馬車。

    “這……”看著眼前的女子,還有她身邊的四個孩子,最后下來的,一身白衣錦緞的翩翩佳公子,可不就是他們國公最心疼愧疚的外孫嗎?隨后又將疑惑的視線落在云舒身上,之前就聽說路云城遇刺生死不明,可如今回來了,身邊竟然還帶著一個身著布衣卻清雅的女子,更有了四哥孩子?這年齡上?

    就在看門的中年男子糾結不已的時候,大門口走出來兩個妝容精致衣著華貴的中年婦人,因為保養得當,看起來如同三十歲出頭的女人,氣色極好。

    “云城?”那貴婦也完全沒想到,門口站著的白衣男子,常年來的貴公子氣質絲毫不減,沒有一絲狼狽,更沒有京城盛傳遇刺生死不明的模樣。

    “舅母。”看著華貴婦人,路云城面色平靜,神色淡定,輕聲而禮貌的問候。

    聽到這聲舅母,婦人面色好看許多,又看向他身邊站著的布衣荊釵女子,頓時面色僵硬,極為難看。

    “你還有臉回來?更來我鎮國公府?”婦人看到云舒的時候就炸毛了,不明白明明好好的一個閨閣女子,性格算得上溫順柔弱,卻竟然不知廉恥,藏在閨閣都能作出那等淫蕩之事,簡直丟威遠侯府和她鎮國公府的臉面,也因為她的事,家里還有兩個待嫁女兒的婚事,都變得維難,有了家世的兒女們,更是受到了她名聲的困擾。

    路云城眼神幽深,轉頭看向妹妹,見她神色平靜,并沒有被這話所擾,心里松了口氣。

    “這里不歡迎你,趕緊帶著你……還有你的野種滾。”看著云舒身邊的幾個孩子,頓時心頭一緊,幾個年紀偏大的孩子他不知道,但是那兩個小小的不過三四歲的孩子,傻子也知道絕對是她肚子里的孽種,不過心里也贊嘆,竟然生得如此玉雪可人,如果這侄女兒是嫁人所生之子,恐怕兩個孩子都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吧。

    “舅母,您的修養哪兒去了,鎮國公府門口吵吵鬧鬧,成何體統,還有,今天我們是來看外祖父的,所以,你不歡迎就讓一讓,我跟妹妹看過外祖父外祖母就會離開,鎮國公府的任何東西,我跟妹妹,不會沾。”這個舅母整體性格還是不錯的,只是涉及到鎮國公府的東西,她就變得很小心,因為外祖父外祖父對他們兄妹從小偏疼,雖然后來逐漸刻意疏遠,但是這個舅母從始至終就沒減少過對他們兄妹的敵意。

    聽著路云城一字一句的話,從來都是翩翩佳公子形象的孩子,今天竟然敢在她面前如此說話,如此不顧形象只是為了維護這個聲名狼藉的妹妹。

    “城兒,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這個侄子在威遠侯府的地位她很清楚,鎮國公府能夠護著他,可如果他自己都不注意身份,那他們也無能為力,最重要的是,如果這個外甥得不到威遠侯府的繼承權,從而老爺子這邊又心軟,家里幾個兒子,說實話真沒人比得上他的,到時候如果讓老爺子請命做了鎮國公府的世子,那可怎們是好。

    “舅母,云城沒有任何冒犯之心,還請您見諒。”說著就帶著云舒和幾個孩子要入府。

    “你帶他們進去做什么,你可以進,她跟這幾個孩子,都不能入我鎮國公府……”貴婦人那要吃了云舒的眼神,云舒看著都心驚,不知道這個主兒是有多恨原主啊。

    “姐姐,這就是大小姐的小女兒吧。”站在貴婦人身邊的另外一個,明顯比之低了幾個檔次,但也是養尊處優的,是李云霄的小妾,算得上得寵,看著云舒的目光充滿了戲謔。

    “閉上你的臭嘴。”雖然不喜歡云舒,但聽著丈夫的小妾這么說,也不高興了,狠狠的一個瞪眼就過去了。

    雖然得寵,但內院始終是這位世子夫人的天下,肯定不能得罪狠了,所以,盡管有些丟面子,但也只能忍了。

    “丟人現眼的東西,都給我滾回去。”這個時候,一聲爆喝,隨之而來的就是一個通身貴氣看起來不過五十出頭的婦人走了出來,而所有人都紛紛跪地文案。

    剛才還滿面怒火的貴婦人這個時候也迅速躬身請安,迅速走到老太太面前,“娘,您怎么來了?”

    “我不過來,你是不是準備要把我的外孫和外孫女兒都趕走啊?”說著,一把推開要伸手扶她的兒媳,看向路云城兄妹,最后,視線里落在分別站在兄妹兩人身邊的四個孩子,一時間有些愣住。

    “外祖母,這兩個是妹妹的孩子,這兩個是父母早亡,妹妹心疼收下的干兒子。”看著外祖母的眼神,路云城迅速給了一個解釋。

    聽到這話,老太太的神色黯了黯,可很快就讓她掩飾了過去。

    “來,叫外祖母。”失去母親的孩子更多疑,所以,云舒率先拉著斯軒斯錦兩兄弟,樂樂跟天天緊跟著,來到老太太面前。

    “外祖母——”幾個孩子異口同聲,樂樂跟天天因為小,聲音稚嫩,特別是樂樂,那聲音加上那小眼神,簡直能萌翻一群人,頓時,老太太什么顧慮也沒有了,喂喂頓時就要去抱樂樂。

    樂樂也伸開雙臂,露出一個更加萌的笑臉,露出兩顆小虎牙,看起來可愛到爆。

    “老夫人,您的身體,可不能這么做。”旁邊站著的是老太太的大丫鬟,見老太太竟然要伸手抱孩子,頓時心驚膽顫的提醒道。

    “外祖母,我們還是先進去再說吧。”站在大門口,路云城也擔心老太太的身體,于是在旁邊輕聲提醒道。

    “對啊,老夫人奴婢扶著您先進去再說吧,表少爺表小姐也該很累了,進去坐著休息一下也好,您昨天就讓人準備好的糕點,奴婢這就讓人送過來。”青云跟在老夫人身邊一輩子了,看著老夫人的幾個孩子成長,唯有這個大小姐,驚才絕艷,最終卻落得早亡的結局,更苦了這兩個孩子,表小姐也是個可憐的,恐怕,也是遭人陷害的吧。

    老夫人聽著大丫鬟的話,連連點頭,“對,對,趕緊去拿出來,還有我的乖乖孫子們,肯定也都餓了。”

    老夫人喜形于色,四個孩子也聽話懂事,圍著老夫人,老夫人也拒絕了大丫鬟的攙扶,就這么讓幾個孫子扶著往花廳而去。

    大門口站著的兩個婦人,看到眼前這一幕,卻是恨不能咬碎一口銀牙,這個時候,他們是同仇敵愾的,因為他們共同的丈夫,都還沒穩坐上國公之位呢,這些人,都是勁敵。

    ------題外話------

    二更來啦,哈哈哈。(www.495630.live)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