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九十七章 遇到高手【三】

    也只能說那名獵戶有禮貌了,要不然他怎么會這么買先圖的帳,還將那七十歲的老母跟三四歲的娃娃一起拜托給先圖,這不是信任是什么。雖說這人說出的話感覺土里土氣的,但人家總算是給足先圖的面子了。

    其他的獵戶聽到這位獵戶的說話,也都各自自報家門的將家中的人員拜托給先圖。可先圖現在可是在牢里,自己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哪有那本事將這些獵戶和他們的家人安頓好。

    一絲絲不快漸漸纏滿了他那愁著的心,先圖沒在理會眾人,獨自站起身來走向了角落。他需要安靜的想一下,這些獵戶的依賴性也太強了,把所有的重擔都交給了這個不滿十八周歲的先圖。

    先圖需要安靜,靜下來的時候要趕緊想想怎么對付那招魅影神功,這可是讓他最頭疼的一種武功了。敵人可以瞬間轉到他的四周,在不經意的情況下給他一擊,無論對方有在高的本領,也照樣逃不出這飛快的速度。

    閉目,養身,回想著昨天被打的那些情景。那個劫匪是怎么來到自己面前的,他又是如何轉到自己身后的。這一切太詭異了,按說常人的速度根本達不到那么快,而他卻做得如此看不出破綻。先圖心想,這中間一定有問題,只是自己昨天沒看出而已,即便那人有著飛快的速度,肯定也有破解之法。

    先圖仔仔細細的回想著那招魅影神功,不知不覺中便進入了夢鄉。或許昨晚睡得不夠好,現在又香甜的睡著了。

    呼嚕打起,盤膝而坐的先圖均勻的呼吸著,緊閉的雙眼沒有阻攔住眼淚的逃跑,呼嚕聲時大時小的驚動著牢里的二十九名獵戶。是啊,先圖怎么睡著了還流淚,他是在做夢嗎?他夢到了什么,看來這不是一個愉快的好夢。

    夢中,先圖剛剛所想的那些武功隨著記憶進入到潛意識,隨著潛意思來到大腦深處的夢中。他看到了什么?原來夢中的先圖正在被那個劫匪狠狠打著,劫匪的笑聲在夢中顯得格外陰森。先圖被一次次打的站不起來,看著這種奇怪的招式,先圖愣是想不出破解之法,只好在夢里被打的渾身都是傷,難過的淚水如同斷線的珠子一樣流了出來。

    夢外,獵戶們圍在先圖四周,好奇的看著打在地上一滴滴的小水花,低著頭熟睡的先圖看樣子是那么痛苦,眉頭不停的緊皺著,渾身不時的還打個顫。

    “你們看啊,爵爺這是怎么了?怎么這個樣子?”有位獵戶好奇的對著其他獵戶問道。然后就聽到二十九名獵戶開始討論著先圖究竟怎么了。

    “我看爵爺這是在做惡夢,我們叫醒他吧?”

    “不可,千萬不可,萬一爵爺是在修煉什么功法,這樣會走火入魔的。”

    “爵爺剛才不是說要想法救我們出去嗎?他現在肯定是在冥思苦想中,我們還是不要吵醒他了。”

    頓時,你一句,我一句,大家沒完沒了的猜測著先圖到底在干嘛。然后又從二十九名獵戶中分出兩股勢力,一邊的幫派想要叫醒先圖,另一邊的卻極力阻止。牢里的吵鬧聲傳到了先圖沉睡的夢中。突然,先圖在夢中看到了張無忌,看到了張三豐,看到了太極。

    “對,以靜制動”。先圖大喊一聲,便睜開了眼淚模糊的雙眼。聽到先圖的大喊聲,獵戶們便安靜了下來,誰也不再爭吵下去了。齊刷刷的二十九雙眼睛瞬間齊射先圖的臉頰。

    先圖先是一驚,然后似有所悟的說道:“你們大家放心吧,我已經想出了制敵之法,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出去了。”

    此話一出,牢里一片歡呼,剛才還吵得臉紅脖子粗的獵戶們,一個個親的比親兄弟還要親,紛紛相互擁抱著表示慶賀。

    突然間,先圖發現了一件事情,按說這些無惡不作的劫匪們,不可能放過山上經過的每一個人,怎么這些獵戶都被抓來了,唯獨不見唐僧。莫不是唐僧有佛祖的保護,順利的隱身經過了這座山。但隨后一想又覺得不太可能,唐僧的九九八十一難可是從出發就算起的,按說出了祭壇,他就開始履行命運的職責了。

    正在想著,聽到有人走了過來。走來的是兩個小嘍啰,估計不在當家的排行中,他們是來送牢飯的,邊走邊討論著閑話。

    “你聽說沒有,前天抓來的和尚給逃出去了。居然在我們看守這么嚴格的情況下給逃走的,本來老大還指望著他在山上給咱們弟兄念幾年經的,可這下子去哪找他,看守的那些兄弟們現在都遭殃了,聽說被打的都不能下床了。”

    “是嗎?我也聽說了,那和尚看起來溫厚老實的,還告訴我們要度化我們,可怎么就一眨眼就跑了,我們太相信他的話了,這年頭,和尚的話也不可相信,還說什么出家人不打誑語。”

    “哎,我們兩個弟兄可得嚴加看守著這些人,昨天晚上聽說將那個小子打了個半死,敢跟咱們二當家的撂攤子,這不是找死,咱二當家的那招幻影步法,可是經過高人指點的,那個小子怎么會是他的對手。”

    “是啊,咱二當家的武功真的挺厲害的,咱們寨子能幾次逃過朝廷的圍剿,二當家的功不可沒啊!”

    說著,那兩個人抬著一只桶走進了先圖他們,桶里裝的都是喂豬的稀飯。居然讓他們吃這種飯,先圖心中閃過一絲不快。

    “來,開飯了,趕緊吃吧,吃完了去干活兒!”送飯的嘍啰對著他們大呼小叫的。

    “嘩啦啦”的飯倒在了牢門前的臟碗里,每個人都有一只怎么刷都刷不凈的碗。碗里還有幾只蟑螂在游著泳,雖說大冬天的,但先圖想,可能蟑螂也喜歡冬泳。

    “瞅見沒有,就那小子,就那墻角的那小子,昨天差點兒就把他打死了。不過挺奇怪啊,今天他居然看樣子沒啥事兒了,弄不好晚上二當家的睡醒了還得拿他練練。”劫匪小嘍啰好奇的看著先圖,小聲在那嘀咕著,還不停的用手指著先圖,好像在描述些什么。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