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十一章 天才設計師

    “走,干爹帶你四處轉轉,讓你看看老夫精心研發的寶貝兒。”尉遲恭眉飛色舞的說著。

    其實先圖才懶得去看尉遲恭的那些鐵疙瘩。有什么用,除了打出的菜刀切個菜還有點兒用,弄出的刀劍在戰場殺個敵人也湊合用用,其它的還有什么用。你縱使打出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刀,對先圖來說也就是廢鐵一塊兒。真不好意思,先圖的興趣沒在這些刀槍劍棍上。

    不過人家尉遲恭都說了,不去看好像挺掃興的,先圖只好陪著老人家隨便逛逛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也了解了解唐代制作兵器的技術達到什么程度了。在現代的時候,先圖還記得秦始皇陵里邊挖出一把金光閃閃的寶劍,據說在秦代的時候,制作兵器的技術都已經達到巔峰了,經過幾千年的發展,唐朝應該不會差到哪里吧?

    一行人沿著鋪成青磚的小路向前走去,兩邊建立著大大小小的房屋,敞著窗戶的房屋可以看到里邊爐火旺盛著,工人們光著膀子一手拿著錘子,一手拿著兵器在那使勁兒敲打著,如同煙火一樣的火星兒從燒紅的兵器里被敲打了出來。

    這些工人也真夠皮實的,火星兒不停的濺開打在他們身上,卻像沒事兒人一樣繼續工作著。不得不對他們敬個禮,表示一下衷心的慰問加佩服。

    “你看到沒有,這間屋里主要打造寶劍,老夫一共設計出三百多種樣式讓他們照著打造。每種樣式上雕刻著不同的花紋,每種花紋中間都有一個恭字,這就代表著,不管你看到什么兵器,只要有恭字,全都出自我尉遲恭的設計。”自豪的尉遲恭驕傲的說著。

    難怪先圖在21世紀見過許多坊間打造菜刀剪刀的都在上邊寫個字,原來是尉遲老爹傳下去的規矩,讓他當門神都屈才了,直接封個兵器神挺靠譜的。

    先圖剛才好像聽尉遲恭說,這些寶劍里邊有他設計的三百多種樣式。他不是吹牛逼吧,就他這么一個打鐵的大老粗,還有這么個設計天賦的腦袋,打死先圖也不信。

    “干爹,您說這些寶劍有三百種樣式,兒子有點兒不信,你能不能讓我每個都瞧上一眼。”

    “哼,你還別不信,可不是三百種樣式,是三百多種樣式。注意你的言詞,是三百多。不信的話你可以去里邊數數,若是數不出三百多種,以后老夫喊你爹。”

    接著尉遲恭對著那些工人吩咐道:“你們幾個,都別干活了,趕緊找些人手來,將三百多種樣式都擺了出來,今天要讓我兒子開開眼。”

    “是,將軍。”工人們應聲答道。

    沒一會兒,在那寬敞的房間里橫著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寶劍,真是看的讓人眼花繚亂,沒想到寶劍還有這么多種樣式。

    工人們擺完后站成一排,光著膀子背著手,靜待著先圖前去檢驗。這陣式多像國慶節閱兵儀式,威武的不可言語。

    “一,二,三。。。。”先圖開始數了起來,仔細的挨著數著每一把寶劍,生怕錯漏了一款樣式。你還別說,還真是三百多把寶劍,也就是三百多種樣式,再說的具體點,一共是三百六十把寶劍,件件都做的鬼斧神工。

    先圖算服了,真是從頭服到腳了。這尉遲門神還真不是蓋的,那可真是設計大師類型啊,沒讓你在21世紀當個設計專家真是虧才了。

    “干爹啊,兒子算是服您了,您還真是打鐵的天才。兒子剛才細細的數了一下,剛好是三百六十把寶劍,每把寶劍上做工都不相同,實在是佩服,佩服!”先圖謙虛的對著尉遲恭作揖,嘴上還不忘記夸夸他的才能。

    只聽那尉遲恭面帶微笑,哈哈哈的笑了三聲,對著先圖說道:“這都不算什么,一會兒帶你去看看彎刀,鐵鞭,鐵槍,那可全都是老夫設計的,每個兵器都有著上百種樣式。”

    額,心想,看不看吧,反正自己已經相信了你尉遲恭是個天才,再去看也只能再次證明你還是天才,所以看與不看都無所謂。看來得轉移話題,讓尉遲恭早早結束這自高自傲的心情,先圖可不想跟一堆廢鐵在這兒呆著了。

    有了,先圖胸有成竹的對著尉遲干爹說道:“干爹,您不是說還有寶貝要去看嗎?我想早些去看看你說的那些寶貝。”裝出一副求知心切的表情,夸張的動作好像要立馬看到尉遲恭說的那些寶貝。

    “嗯,走,爹帶你去看看我的寶貝,你可要做好思想準備,到時候別驚訝的嘴都合不上。”尉遲恭還是那么傲氣凌人,先圖倒要看看是什么寶貝能把他驚訝的嘴都合不住。

    無意間發現寶林對他嘿嘿一笑,先圖輕輕一點頭回應到。可寶林卻在身后用雙手比劃出錘子、剪刀、布的小動作,先圖看到寶林這個樣子,也就沒再跟他二下去了。這小子的意思很明確,晚上要跟他賭色子贏錢玩兒。真不知道唐朝人也這么迷戀這些玩意兒,真是不求上進的家伙。

    莊重而又不失凝重的先圖闊步走向前方,威武的樣子看上去是那么滑稽可笑。不知不覺中已經超出隊伍很遠很遠,“先圖,先圖,薛先圖!你慢點兒啊,你看你都走多遠了。你之前不是說過你不喜歡兵器嗎?今天怎么這么心急的想看到。”寶林這熊孩子在后邊指名道姓的喊著先圖。真不知道他爹怎么教育他的,怎么老愛說實話,就不能虛偽一些嗎?誰說先圖不愿意看那些兵器了,它們要是金的做成的,先圖今兒晚上就不回去了。

    想著事情的先圖停了下來,扭頭向后看去才發現,明顯的超出大家幾十米的路程,難怪寶林會喊的把姓都叫了出來。

    還沒徹底從思想中拉回自己,就見到尉遲恭追著寶林滿院子打,嚇的先圖只想說這人太暴力,太血腥了。細細看的時候,你才會發現寶林嘴里已經流血了,好可憐的孩子。

    “爹,我錯了,別打了,我真的知道錯了!”寶林邊跑著邊央求道。

    “打死你個狗日的,老子的兵器咋了,先圖想去看看你為啥不讓人家去看。你還是不是我尉遲敬德的兒子,就這么敗壞你老子的兵器嗎?”追在后邊打的尉遲恭不停的罵著寶林。

    “別打了干爹,放過寶林吧,你看他都吐血了。”先圖跑上前攔住了暴力的尉遲恭,勸解著讓他放過尉遲寶林,畢竟虎毒不食子,寶林是真的在吐血。

    “好,看在先圖的面子上,老子今天不跟你一般計較,下次再敢對我說不喜歡兵器,老子非宰了你。”站在那氣喘呼呼的尉遲恭黑著臉對寶林說道,聽他的語氣,以后想說不喜歡兵器也不行了,這人怎么這么霸道。

    “知道了爹,我錯了,以后再也不會不喜歡兵器的。”尉遲寶林用央求的語氣道歉,換來的只是那邊尉遲恭狠狠的瞪眼。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