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一十六章:旋輪被爆

    “這個家伙還真的打算將我們三個人變成六個人啊!”

    目光呆滯的望著在天際上手中托著一支縮小版的鬼氣旋輪,忍不住道了一句,不過這話雖說是幽默點夠了,可是在背后,水靈月和凡塵卻誰也沒有笑出聲來。反而望著那道旋輪忍不住心頭發寒。這個家伙,還真的是瘋狂到了極致。

    目光不留痕跡的望著在遠處閉眼的葉秋風,水靈月的眼神似乎有著一簇簇的湛藍之色閃過,不過最終,一股玄青之色將湛藍之色掩蓋而去。和凡塵相互對視一眼,水靈月和凡塵的手掌緩緩抬起,而后那體內所剩無幾的真氣便快速的向著韓麟的體內涌去。

    現在,恐怕只能夠疊加他們三個人的力量來給將雨衣鬼尊的這般攻擊抵御了,雖說未必抵御的下,可是他們必須為葉秋風再堅持三兩分鐘的時間。

    目光望著背后水靈月和凡塵伸過來的手掌,韓麟隨即輕輕點頭,他明白這二女究竟是什么意思。不過當水靈月和凡塵二人體內的真氣進入到韓麟的體內時,韓麟還是忍不住臉色蒼白了一些。他們三個人的真氣各自有各自的特色,或者從某種程度上而言,凡塵和韓麟的真氣相容的可能性會更加一下,畢竟二人的真氣皆是那種凌厲十足的攻擊方式。可是水靈月卻是不同。

    臉色變得蒼白,不過韓麟最終還是快速的將水靈月和凡塵的真氣調離體外,隨即一股腦的加注在面前這道金色光屏之上。而隨著真氣的融入,在韓麟三人的面前,那道金色屏障愈加的深邃。目光望去,那里好像升起了一輪金光四射的太陽。

    不過在金色屏障之中,里面卻多出來了一些奇怪的紋路,在這些奇奇怪怪的紋路之中,竟然帶著一些斑駁的色彩。可能是由于水靈月和凡塵的真氣進入其中的緣故。

    “不死心的三只小螞蚱。”

    望著在地面之上的水靈月三人,雨衣鬼尊的眼神變得淡漠,目光向著自己胸前那已經停止流淌灰黑色液體的傷口望去,眼神之中的猙獰大盛。與此同時,在雨衣鬼尊的手上,那道快速旋轉的鬼氣旋輪終究是被其手掌一張之中。閃電般的消失。

    呼

    當鬼氣旋輪再一次出現在水靈月三人的視線中時,已經是達到了這金色屏障的面前,不過現在這個鬼玩意兒的破壞面積可是大的可怕。

    鬼氣旋輪迎風暴漲,似乎每眨一次眼,這支充斥著極端破壞力的旋輪都會旋轉上百次。上千次……

    空間在這支鬼氣旋輪的面前是那樣不堪,如同一塊剛剛磨出來的豆腐,一根頭發絲穿過,這塊豆腐便一分為二,在旋輪面前,空間裂縫陡然浮現,一條條漆黑的裂縫之中不斷散發著極端恐怖的空間裂縫。每一次空間吸力的爆發,那在空氣中的陰森鬼氣皆數被吸納了進去。

    這一幕。看得韓麟眼皮子直跳……

    手掌狠狠地向著面前一推,在哪里,金色屏障此刻也迎風爆炸。短短光陰,那金色屏障的面積已經是比起那旋轉的渦輪都要大上太多。

    嘶~~~

    讓韓麟三人心寒的旋輪終于轟然便撞在了韓麟面前的這道金色屏障之上,不過讓在外的交戰之人眼神一凜的是,這一次卻并沒有爆發什么劇烈的爆炸之聲和恐怖的破壞力。有的僅僅只是相互之間的消磨和消失。

    噗嗤

    一口鮮血自韓麟三人的口中瞬間噴了出來,鬼尊的實力因為剛才的激怒而在現在終于得到了最強悍的展示,僅僅一個照面。雖說在韓麟的面前,這道金光屏障并沒有給分割成兩半的情況。不過這一次轟然與鬼氣的碰撞,卻讓已經油盡燈枯的韓麟三人吃盡了苦頭。而且因為三人現在氣息相通的緣故,那鬼氣無孔不入的攻擊,仍舊讓三人原本受傷之軀愈發破敗……

    嘴角之上殘掛著鮮血,韓麟的目光卻是更加的狠戾,在這道金色屏障的面前,那道旋轉的鬼氣渦輪無疑是占盡了上風,天光罩在現在已經開始不支起來,金色的光芒和灰黑色的能量現在不斷地相互銷蝕著。不過韓麟卻明白,自己的天光罩不支是遲早的事情。這種防御,也無法持續兩三分鐘的時間。

    而且最關鍵的是,只要天光罩一破,今天這個老家伙的話便能夠立即實現。水靈月有著紫皇天衣不假,可是這個東西落在水靈月的身上,即便完好,恐怕體內的創傷也再無法治愈。

    “老雜碎,還當你爺爺真的能被你劈死不成?”

    一張極為好看的女人臉現在已經變得煞白,不過韓麟倒是斗志昂揚,在以前他從來沒有在天王級和至圣級交手的想法,但是現在的他竟然真的做到了這一步。他很怕死。但是體內依舊充滿了不服輸的氣勢。

    噗嗤

    一口泛著精純真氣的鮮血眨眼間便向著面前的天光罩噴去。這都不知道是韓麟自從跟著葉秋風之后第幾次損失精血了。不過韓麟卻并不后悔,在以前,雖說體內的精血完好,可是那種進步的空間太小。他明白這種損失精血的后果危害很大。

    但是所謂不破不立,這戰斗卻是最后的提升實力的方法。而且在韓麟的感知中,自從和葉秋風三人再一次這幾場大戰下來,自己精血的恢復盡是出乎意料的順利,而且更主要的是,精血恢復的時間和質量在以前相比,也是截然不同。

    不過話說回來,損失一口精血,韓麟依舊是有些心疼。

    ……

    對面,當金色屏障上,一口精血的能量再一次融了進去之后,此刻,這道金色的屏障此刻開始暗淡的光芒竟然又是深邃起來。而在那里,那道鬼氣旋輪旋轉的速度倒是被天光罩擋了下來。

    “還不知死活嗎?”

    目光盯著在地面上閃爍著的金光,雨衣鬼尊的臉上依舊平淡,不過在血紅的眼神深處,依舊有些驚訝,他的這道攻擊,就算是人皇級中期的高手碰上,也唯有被劈成兩半的份,可是現在……不過他卻并不擔心,因為在他的感知中,韓麟的這種做法無疑是杯水車薪。

    事實上,韓麟現在的做法的確是杯水車薪了,在這道旋轉的鬼氣渦輪之中,那鬼氣的濃郁程度遠遠不是韓麟三人能夠想得到的,天光罩的力量雖強,可是發揮天光罩法訣的人手卻太弱。不過饒是如此,韓麟三人沒有被這支旋輪給瞬間分開已經是很不錯了。

    赤紅著雙目,韓麟再一次一口精血噴了出去,現在的韓麟在每一次旋輪的割據中,皆是感覺到鉆心的抽痛,精血的損失,對于原本受傷的韓麟而言,已是雪上加霜。現在還能夠堅持下來,早就是一股意念的支撐罷了。

    在韓麟的背后,凡塵和水靈月自然是知道韓麟的情況,對于對此,她們二人也是毫無辦法,天光罩這部法訣的運用者只能是韓麟。而現在,她們只能祈求韓麟再多堅持一丁點的時間。

    因為在遠處的葉秋風哪里,原本滾滾呼嘯而去的狂暴能量,在此刻竟然隱隱平靜。

    “你們是在給那個小子爭取時間對嗎?我偏不讓你們如愿。”

    淡淡的一笑隨即望了一眼葉秋風,,雖說是神色猙獰的雨衣鬼尊,但是微笑的話語卻讓人頭皮發麻。眼神一瞇,身影已經是出現在韓麟的面前不遠處。滾滾的鬼氣陰風蕩漾在雨衣鬼尊的周身,隨手一揮間,一道真氣匹練已經激射出去。

    這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可是……

    韓麟卻知道他已經撐不住了。

    噗嗤,當真氣匹練閃電般的轟在了金色屏障之上時,那苦苦堅持的韓麟終是軟綿綿的倒了下去,而水靈月二人也是相繼倒下了身軀。

    他們已經無力堅持。

    “不愧是鬼界的鬼尊啊,這等手段,我等望塵莫及。”

    然而就在雨衣鬼尊的鬼氣旋輪剛突破這道屏障激射向韓麟三人時,一道雷光突然掠過,而那道渦輪竟是被這道雷光給轟爆了去。與此同時,一道同樣平靜的聲音緩緩落下……(未完待續)(www.495630.live)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