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495630.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94章晨練風波

    ps:

    親們,這是悠悠第一次發送的vip章節,呵呵,請求繼續支持我啊!!悠悠在這里拜托了!!!

    蒼軍接過這礦泉水盛裝的純凈透明的水,并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樣,可是今天的他心情相當不錯,不管渴不渴,還是把這大半瓶的礦泉水喝個精光。(www.495630.live)

    不大一會兒,蒼軍也出現了和簡家二老一樣的情形,感到渾身熱得不行,上衣都脫掉了,也于事無補,他以為是季節的原因,這時候正是數伏的季節,也沒有太在意,出了一身的透汗,汗中帶著異味,而且顯得很臟,這讓他無法忍受,鉆進了浴室把自己沖洗了一遍后,才神清氣爽地出來。

    這時的蒼軍感到從未有過的輕松,無論是從心理,還是身體,看看浴鏡中的自己,也覺得自己年輕了很多,他以為這一切都是與兒子解開了心結導致的結果,并沒有深想。

    年輕是好事啊!蒼軍本就沒有怎么發胖的身材,此時更見勻稱,臉上一些細小的皺紋也消失不見,他原本就長得年輕,現在乍一看就像是二十七八歲一樣,這讓蒼軍在鏡前著實臭美了半天,然后才擦干身體出來了。

    但見兒子早已經把碗筷收拾了下去,洗干凈收起,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而且燈也已經熄了,他也沒再打擾兒子,心情愉悅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帶著微笑進入了夢鄉。

    新禹在房間之中并沒有睡,神識已經觀察到父親已經睡下了,嘴角的笑紋讓新禹更加明白自己的沖動當初給父親造成的傷害,他沒有把媽媽還活著的消息告訴他,那樣子會讓他陷入兩難、兩難全的地步。

    吃飯的時候父子隨意的交談也讓新禹明白,父親真的是愛上了那個關菲,對于媽媽。父親并沒有哪里對不起她,那是人知常情,這個問題,這些天來聽媽媽,現在叫簡惜時常說起,每當談起這件事情時,她都很平靜地講述著過去。

    關于再婚,媽媽前世之時也時常會父親聊起,彼此并不反對其中一個不在了,而另一個會再娶。因為如果強行禁錮對方的感情和后半生的幸福。那是自私的表現,雖然今生借以簡惜的身體得以重生,可是蒼軍哪里知道?

    即使知道了。可是現在的簡惜也說過,他們應該只有一世的夫妻情分,這一世幾乎沒可能會再到一起,簡惜現在才十六歲,而父親已經四十出頭了。他還和簡惜是同學,父親娶兒子的同學?年齡的差距和社會輿論的壓力不是想像中那么容易讓人接受的,簡惜又不能到處宣揚自己是袁彩衣重生的,她也說過,如果前世自己不得癌癥,那么會和父親一起到老的。可是他們由于種種原因,維系他們之間的幾乎都是親情和他,愛情已經在各種是非當中消耗待盡。

    那是經年累月積攢的各種原因導致的。他們兩人不是那少數的愛情童話,更多則是現實中的普通夫妻,能這樣相敬如賓直到她閉上雙眼的那一刻已經是在這樣物欲橫流、現實的社會中不多見了。

    所以,現在蒼軍會重新再愛,是另一種幸運。她會祝福他的,也希望他愛對了人。但愿那個關菲也是像他愛她一樣愛著他。

    而做為兒子的他,只有盡量去照顧好他,別再讓他為自己再憔悴,他把自己撫養這么大,他是個合格的父親,那么父親幸福也是兒子最大期望不是嗎?祝福他們吧!新禹默默地祈禱。

    想能一些事情,剛剛感覺體內的悸動,促使他重新盤坐起來,借著兩重小聚靈陣還算充郁的靈氣,緩緩引動靈氣,進行周天運轉。

    噴薄洶涌的靈氣流歡暢地在經脈中流淌,今晚打坐的效果是以往的數倍還多,周圍的靈氣瘋涌進新禹的經脈當中,一遍又一遍運轉著,經脈也在一遍遍周天運行的同時不斷被擴充和鞏固,仿佛看不見的那道門啪的被打開,靈氣瞬間增加了一倍,流淌的更加歡快和迅捷,經脈更見粗壯,待到新禹收功而起時,靈氣已經盤踞在了丹田之中,組成的氣旋也在緩緩地自行旋轉著,睜開雙目,眸透寒星,身軀輕輕一抖,室內的溫度陡然一降,冰系靈根的特殊已經初見端倪,他居然輕而易舉地進入到了練氣五層。

    其實他從進入煉氣中期開始已經可以練習一些法術了,這回簡惜也給他一本她自己抄錄的小法術書籍給他,一邊打坐提升修為的同時,還要練習法術,這是他目前該做的事情,合理安排好自己的時間,余下的就是兩個字‘努力’了。

    只是法術卻不可以家或者是附近,必須要人跡罕至的地方,他把地點便設到了遠郊的那片海拔并不高的山中,也就是他們中考一天曾經去過的那一片山中,白天已經很少有人跡,更別提晚上了,所以他初步決定了練習的地點。

    看看天光漸亮,他起床洗漱過后,看到父親還在熟睡,便輕輕關好門,外出到公園練習《混天劍》《裂地拳》《柳蹤步》,他拿著簡惜送給他的劍,那是簡惜在網上買的鋼劍,比起那些晨練老人們的樣子貨,這柄鋼劍如果開了刃,就和真劍一樣可以殺人了,重要的是,這劍的重量拿著很合手,不像那樣子貨,太輕,根本發揮不出什么來。

    這時簡惜在下飛機后,在出租車上交給他的,只有指環中才可以逃得過安檢的掃描,這東西雖然沒開刃,可是也絕對不會讓帶上飛機的。

    新禹邊走邊看著手中的劍,他是第一回拿到跟真貨差不多的劍,這柄件是仿古樣式,劍鞘上面的花紋精美,撥出劍來,劍身上還有兩道凹槽,只是劍刃很鈍,但這并不影響新禹的喜愛之情,對于兵器男孩子沒有不喜歡的。

    雖然他的腹中至今還有一柄小劍,可是他的修為太低,那柄小劍根本不為他所用,動都不動一下,沒辦法,只能因地制宜,先拿著這柄劍先用著,哪天找個地方把它開了刃,省得像那次殺賈家之人時,還得用那不趁手的短刀,劍法也很難發揮到極致。

    不急不緩來到了公園,抽出劍來,劍鞘放在一邊,開始練習起來,手中的兵器趁手,舞將起來得心應手,再加上那晚夜斗時的感悟,不知不覺整個人已經身劍合一,速度越來越快,腳下柳蹤步更是詭異莫測,整個人已經介乎于空靈之中,感覺異常奇妙,良久才收勢直立,閉上眼睛靜靜地感悟好一會兒,才慢慢睜開雙眼,一抹欣喜在星目之中劃過。

    是的,《混天劍》共有九重,九為圓滿之數,而他剛才不知不覺中已經邁過第一重的坎兒,進入了第二重,據他所知,簡惜都沒有進入第二重,這讓他欣喜不已,雖然只有實戰一次,但是卻給予他如些的幫助。

    而這時他抬眼看去,才看到自己的四周已經遠遠地站了一圈兒的人,大多是老人,也有少數的年輕人,他們正小聲地對著他指指點點,再看自己周圍,一地綠葉,剛在舞的高興投入,全然忘了這是公園,雖然沒有運用靈氣,可只是劍意帶起的劍鋒,也把周圍大樹上的樹葉都掃落下來。

    新禹不由得一陣巨汗,這個——這個——他真的不是故意的,看來以后練劍也要換地方了,下回早晨再也不能來這里練習了。

    看到新禹已經收起架勢,遠遠怕被劍風掃到的人群中忽然響起一陣掌聲,這些看熱鬧的人已經被新禹那漂亮的劍法折服了,也都不再鍛煉了,都遠遠地觀看著。

    還有年輕人拿著手機已經把這段給錄了下來,準備傳到網上共享。

    新禹卻是不知道,看到這些人善意的捧場,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只得學著古人行了個拱手禮,然后落荒而逃了。

    來到早市買些早點,便拎著劍和早點,快步往家趕。

    而那天早上的清潔工卻是痛罵“哪個敗家小子,把樹葉弄得一地都是”,這是盛夏,還不到落葉滿地的季節,一地的樹葉可是讓清潔工收拾了好久,邊收拾邊罵,新禹在家耳根子一陣發燒。

    從此以后,新禹再也沒有在早晨來過這個公園,第二天早一早趕來,讓準備還要繼續過眼癮的人們失望地發現,目標竟然沒有出現,不禁悻悻而回。

    這想過眼癮的人還不少,不少年輕人都是在貼吧中看到的視頻,犧牲了睡懶覺的時間,起個大早,卻失望而回,在貼吧中一頓大罵出氣,有罵發視頻的,有罵新禹的……而且已經有人在人肉新禹了。

    新禹并不知道自己已經出名了,還在該干啥干啥,并不知道貼吧中已經因他而開鍋了。

    視頻大部分都是遠距離拍攝,不是太清晰,可是在新禹收勢閉目感悟到結束睜開雙眼時卻是靜止的,拍攝的人這時也敢靠近一些拍攝,所以臉部很清楚,沒多久便被光復中學的學生給認了出來,這不正是在光復中學風云一時,品學藝貌兼備的‘三二一樂團’的鼓手蒼新禹嗎?
股票指数一个点是多少